等雪来

等雪来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学校每一年大概冬至就会飘雪。那时候姑娘总是会特别开心,尤其是突然开始下雪的那天。天地间都开满了轻盈的白色花朵,一朵两朵三朵,五朵六朵七朵,大的小的,千朵万朵,每个角落都占满,仿佛胜春的开幕。

花儿开放的声音,就在人们熟熟沉睡之后,只有等雪的人才听得到这欢欣的声响。微微颤抖着,像初恋慕的少女满怀情思抖开信纸的声音,像庭外的白玫瑰孱弱得迎风点头。

等雪来,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秘密呀!那是别人不在意的,她的整个世界不被打扰的美好。她那宽宏的爱只能回到背后,绝不能陷于儿女情爱的世俗,那时的人只想默默看着远远知道他活的好就够了。

校园的夜晚有时候格外阴沉黑暗,在寒冷的冬夜里,她像等雪一样等着他的短信。毕竟那不算什么,他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春日在图书馆的合欢树下相遇,她转身躲进小树林晨读,他上楼还书,巧妙而安静的错开。

她知道他的种种,研究他坐的位置,他只言片语里捕捉到的情绪,看什么书,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子。目光随着他的身影,并不健硕的腰背,文弱的样子,隐隐有一副政治家诡谲的气韵。

大抵是南方的暖春或者图书馆建在谷底,早早的有那么几朵迫不及待的花蕾绽开,妖妖娆娆撩人心田。那些稀薄的美好如冬日里甘甜鲜冷的空气,又美又冻人。她在等雪而已,或者等一场久别重逢。

湖心亭的夜雪她也等过那么一次,幽暗的八角亭,铜铃角上滴下雪水。有人在亭中拨弄古筝,弦凝冷涩,却又情思绵绵。信息里她告诉他:我会在湖心亭游荡,下雪的那天开始,我穿着妖艳的大红色皮靴,短发。你知道自己不会错过。我藏匿于你的生活的角角落落,盼望有一天你能一眼认出这双红靴子,其实希望你能一眼认出了短信背后的我。

你所不知道的是姑娘素颜不化妆,她不活跃。只每日一只保温杯,窝在图书馆不肯出来,日夜与文字为伴,皮肤苍白近乎透明。老子逍遥游说:独与天地之精神往来,摔断手还是奋不顾身去旅行。不逗比,不中二,除去手上的绷带,于千万人之中,你必然找不到她。

而姑娘眼里看见的男生,是辩论赛场上幽默风趣的最佳辩手,是在学生会慷慨激昂的意见领袖,是迎新晚会上,气场超燃,口吐莲花的金牌主持,是打工路上行色匆匆心无旁骛的桀骜少年,这些所有人都能看到,但是只有姑娘知道男生疲惫不堪,难以为继的一面。

12点后的夜里,他发信息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是我没办法与环境苟同。

姑娘说:我们所喜欢的人,总是被我们的光明或者黑暗面所吸引,才来到我们身边。不管光明还是黑暗我都愿意前往。

他说:是谁来自于山川与湖海,却宥与昼夜厨房与爱。

姑娘说:学校虽然一点不精致,基建覆盖率不高,建筑群也很松散,唯一好处就是空旷大气,尤其下起雪了颇有宋人旷达济世的情味。

他说:生如夏花之灿烂,我遭遇了痛苦得拔节。

姑娘说:如果有爱情,冬季会让爱情更显温暖。

他们的联系从冬季的落雪开始,到春季湖畔的水杉生出枝枝节节的小绿叶,倒影里分明可爱。姑娘在树下画水彩,采撷三分春色寄予他。再到夏季姑娘六点早起,在晨光和微风里读书写诗。湖里的锦鲤拖家带口,欢畅嬉戏。姑娘一直做那样一个美梦,有一天他会在湖心亭畔一眼认出短信背后的人。

她一直在为那样一场盛大的重逢做准备。

然而,终于在初秋的某一个夜晚,姑娘遇见了他和女友一双人。他的女友姑娘刚好认识,见面点头的关系,不远不近的距离。他的女友是舞蹈队的领队,学生会的部长,大型活动的校方御用主持。长发,长相温暖明艳,大部分人喜欢的那一挂。在大部女生素面朝天的大一,她已经会每日给自己上底妆,画飞挑的小性感眼线,穿裸色猫跟鞋,懂得在上台之前半小时快速给自己退水肿。用大气复古的老花色,带男子气概的陶瓷链手表。一切和她格格不入的精英范,校园鄙视链的上端人民币玩家。

碰见他们的那天,是在宿舍楼下。姑娘对女生的下巴尤其记忆深刻,她歪头看男生,小巧的下巴画了一个完美的圆弧,小猫一样撩人。头带着鸭舌帽,一脸娇憨,手上抓着4,5支糖渍水果边吃边聊。男生175的个子文单薄身材,望着女友眼中波光闪烁,脸上的温柔宠溺无二。

姑娘刚好风尘仆仆旅游回来,手上还缠着绷带,晚上还要去换最后一幅药。班主任说姑娘不笑的时候是另外一个人,特别严肃,冷若冰霜。那一刻她自己打心底里感觉到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