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火燃起的时代(8)

上:被火燃起的时代(7)


<致林蒙>


林蒙:

我现在乘着我的世界里那股最暗淡的光,给你写下这封信,说是给你,但却是为我。

歌里唱到“有人说一次告别 天上就会有颗星 又熄灭”。

你看,我这里又暗淡了一点。

时间能够改变什么呢?那距离呢?

我有点害怕。成长带来的东西会比失去的要多吧,不然为什么大家都活得好好的,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人是有执念的,总爱紧抓着什么不放,其实抓与放都一样,一样无助,不信你试试看。

今晚军训的时候,大家围坐在一起学唱军歌,后来大家情绪意外的高涨,男孩子们开始怂恿人上去唱歌。一个瘦弱的女孩被几个熟识的人推推搡搡的拉到中间,她站在这方天地的中心,在断断续续地起哄声中捂着脸低下头无声的笑着,这是我猜的,我猜她笑着。不一会她就平息下来开始唱起一首我并没有听过的歌,渐渐地这声音已经不再颤抖,甚至愈唱愈同这炽烈的夜景相契合,像我这样近视的人即使看不到,也能感受得到。我拍手和歌的瞬间想起你,你也是这样把我拉进你们的世界。

我此刻依然能感受得到,别人的热烈。但此刻还是圈子最外层,兜兜转转看起来好像回到原点,虽然我经历过很多,不过此刻的我依然在失去着什么。

我晒得有些黑,林蒙。我每天都会流很多汗,可洗澡的时间很短,要在一个小时内冲到澡堂,排队、淋浴、吹头发、原路返回,洗衣晾衣。汗液的味道充斥着每一间淋浴房,让它们显得格外拥挤,所以这个世界跟我之间就又隔了一层。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喜欢争抢什么,哪怕是时间,或许是我还太小不知其可贵之处,或许是我根本就想要浪费这一切,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还记得你说你希望我敞开心扉,我也想,可我是那么的提不起劲头,光是冲每个人微笑仿佛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一切好像都无可挽回的随着深渊远去了。为何我是如此的脆弱,偶尔的落泪都会惊到自己。在这样热情洋溢挥洒青春的集体活动中,我竟找不到自己的归宿。

一个亲人的离去远远不会击垮一个人对吗。一个陌生的城市不足以让人封闭自我对吗。可是还有那渐渐远去的人,可是还有那接二连三地礼貌性的问候。我不该对众人的问候抱有能治愈我的期待,这其实都是大家的善意,但却使我非常别扭。故作洒脱以让人释怀。可我就是难以接受,不想接受,如果能有机会挽回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做交换,林蒙,我是真的愿意。我就是一个脆弱的人啊,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所有的话说出口,可我不能。别人不懂也好,不愿懂也好,毕竟这事在她们那里只是打一个过场。可每说一次我的心头上就又被划上一道,麻木并且没有尽头。很多事并不是只要有真诚的期待,就能有回报的,付出都不一定有回报。

我永远记得我打电话给我叔叔问情况,他在那头低声说:小真,如果真的有一丝希望,我们怎么也不会放弃的,是真的没办法了,真的没有了。

他是那么恳切,又是那么卑微。我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透露一丝情绪。我什么都明白,可我不能说。我能哭,只是不能在人前。

林蒙,我知道低气压不好,所以不能再写下去了,生怕你们知道了也变得像我一样小心翼翼。哪怕你没看到这封信,我依然害怕你察觉到。来说点开心的吧,张穗下个周就要来了,我很开心。又担心把她弄得不开心,你们是不必跟我一起承担这些的,所以我又有些害怕这次见面。

假如你看到这里,你一定会说,去吧,见了面会好一些。你一定会这样说的。

时间不早了,晚安。我很想你们,晚安。

                                                                                      杜小真




下:被火燃起的时代(9)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