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那天中午你才出现

嘿,你知道嘛,

你手里捧着花一边笑着一边想我走过来,脸上飞扬的幸福像扣在狗熊脸上的蜂蜜一样甜腻。那一刻我想到了春天肆虐的雪花还有烈日下的霹雳。你那种不可一世的嚣张仿佛在向我炫耀着:看吧,你怎么可能拒绝我。对吗,我是带着枷锁来的使徒,也可能是佩戴着皇冠的女王,我看到了一个会让我失去理智的高兴好一阵子的场景。你相信吗,那个时候的微风简直就是恩赐,而路过的陌生人的眼神又像是地狱里滚烫的油锅。你听说过,那个在冬天的雪地里打滚的小白熊吗。有人说那个才是爱情。可这又怎么可能呢,远在海岸这旁的你我,是这么清清楚楚的看到盘旋在我们周围的精灵。他们是在召唤还是在索命。为什么让这眼前的幸福如此的煎熬。但你一定明白这种煎熬不是常态,就像这种幸福也只是偶然一样。他们会飘散的,会尘埃落定,会在你的笑容结束的时候,会在起哄的人们离开的时候,那个时候不知道谁会轻轻地告诉我,这种横在胸口的感觉才是真实。所以我害怕了,你反而更加张扬了,甚至带来了过去的点点滴滴作为赌注。所以你喜欢我的过去吗。

那个在烟雾缭绕里一次又一次的干咳,还有那个满嘴胡渣的男人神神秘秘的问我,你上次月经是什么时候。我看到一只野狗发了疯一样扑向带着露水的毛球,然后又连滚带爬的掉进了旁边的额粪坑里,我先是吓得一哆嗦,然后又比他还疯狂的笑了起来。你知道吗,我很喜欢站在镜子前抚摸着你吻的那对乳房,想象着争先恐后的蠕动着等待被喂食的蛆虫,吐着丝的蜘蛛,和静静地拒咀嚼着自己的妻子的蟑螂。你可能不会喜欢我鲜红的嘴唇,因为这是隔壁那个天天吵着离婚的女人丢弃在垃圾桶的。说到底还是没说没明白,就像你告诉我的一样,我可是应该学着目空一切的女王,我可是应该试着征服世界的女王。所以,我才敢明目张胆的站在镜子前替你审视我自己的。所以,我才可以直视那个躺着床上用屁股对着我的尸体的。你知道这个世界多么疯狂吗。你知道这个夏天多么闷热吗,我有时候甚至都想打开窗户来透透气了。我裹着那张色彩斑斓的床单去隔壁偷了一只笔。我擦掉肚子上的精液一本正经的坐在桌子前。可你知道,我根本不会写字。所以我试着对着眼前的纸说出我想写的那些话。

嘿,你记得在空旷辽远的夜空下的叹息吗,还有从那个闪着昏黄的灯光的矮房子里传出来的呻吟声。

你看吧,爱情就是这么不合常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