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记忆,捡起来的故事

随着记忆,捡起来的故事_第1张图片
长岛

 儿时,家境贫寒 。父母为了让我们兄妹三人吃饱穿暖,没日没夜的干活,从来没有为他们自己想过 。从我记事开始,母亲是家里的天,做事情井井有条,贤惠聪明,是方圆百里知名的“好女人”。父亲忠厚老实,虽说没有母亲头脑灵活,但人品可是没的说 。那时候只知道他们是娃娃亲,当时没怎么明白,无意间听村里人嚼舌根子得知 。现在才搞明白:母亲小时候家境好,而父亲家境贫寒,不知道怎么的经人介绍,九岁他们就定了娃娃亲,这一来就是他们的一生。

    母亲是初中毕业,而父亲只上完小学,所以俩个人在处事上老是意见不合,免不了吵架,而我们兄妹三人从小就听话,可能是为了避免他们争吵,我们格外的懂事。哥哥大我和姐姐很多,在我眼里他从来都是大哥哥,不是能帮我解围,陪我上学,让我依靠的亲哥哥,因为我上小学时,他已经是一名高中生了,所以儿时对哥哥的记忆并不多。反而是姐姐,大我三岁,从小就受我欺负,处处让着我,永远不忘她是姐姐,即使自己的身体很差,依然坚持维护我这个“妹妹” 。

  因为哥哥是独子,我们家三代单传,所以母亲对这位哥哥格外的宠爱。记得那时家里很穷,一年四季除了过年和生日我们能吃上鸡蛋外,其它时间就别做白日梦了。当然有那么几次特殊的日子 。其实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特殊在什么地方,只是放学回家哥哥竟然在,母亲蒸了鸡蛋,兴奋的我放下书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几颗鸡蛋,心想:终于有鸡蛋吃了。馋的我直咽口水,手心发痒,可谁知母亲的一个举动让我心凉了又凉。看着母亲把那几颗久违了的鸡蛋装进了哥哥的大衣兜里,却一个都没给我和姐姐留下。瞬间,我的眼泪汪汪的流,不知道是处于急躁还是委屈,硬生生的背过气去了,吓坏了父亲母亲 。醒来时,眼前姐姐手捧着一颗鸡蛋冲着我笑,心里那个舒服啊!结果当我剥完蛋壳准备享用时,看了姐姐一眼,并问:“你还吃吗?”姐姐说:“你吃,我不吃”。那我理所当然的吃了起来,因为太稀罕了,所以吃的特别慢,一点点的用牙尖挂着吃 。再看姐姐一眼,她竟然也咽口水 。我还打趣,“你自己已经吃过了,怎么还想吃啊!” 姐姐却是低头不语 。再仔细一看,眼泪竟出来了,我说:“你没吃吗?” 她这才抬头低声细语的说:“妈妈就给你留了一个……”哦,我马上懂了,小心翼翼的把剩下的一点儿给了姐姐,说:“你也尝尝。”其实,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像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家见多不怪 。这就是我向往自己是个男孩该多好啊!

  虽然母亲在对待哥哥这个问题上一直让我和姐姐难解,但是在以后的生活中证明了母亲还是很贤淑,只是由于祖辈遗传下来的重男轻女的想法难以改变而已 。她依然为了我们自己却坚持不懈的努力生活着,记忆里的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