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之作】当时只道是寻常

无意间,又翻出安意如的那本《人生若只如初见》。它的主人,已长眠六年了,两千多个日夜过去了,足以模糊记忆的面孔。

“沉思往事立斜阳”。骤雨初歇,残云裹挟着一抹霞光,去装点夜的锦衾。这样的天气,特别适合睡觉。不知何故,昨天晚上又过敏了,情况还挺严重,今天格外困倦,浑身乏力。早起给姑娘准备了简餐,回笼觉一直睡到十一点多,这种情况鲜有出现。上次就是这样,周末睡了两天,都不见好转,才去看的医生。只是这次手脚不曾发麻罢了。午饭后,洗刷刷的当儿,已经提不起劲来,硬撑着收拾完,又去睡了,女儿放学时我才醒。猫咪小黑也趴在我的脚踝上,懒洋洋地躺着,我们彼此温暖。

教书,写文,做美食,晒美照……这些寻常生活,被人贴上精致的标签,那些往事,便不能算作寻常了。

然而当时,只道是寻常。

七月的骄阳,威力四射,刺得人睁不开眼。毕业后,在教育局的门口,遇见他。原来,我们是被分往一处的。凑巧,我们被分在同一所村小。单调忙碌的生活,磨灭了最初的憧憬。周内,村上请了人帮我们做饭,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周末,我们得自己做饭吃,解决温饱问题。

他是我们全年级年龄最小的男生,个子也小,我们又是一个县的,他家里只有一个弟弟,于是喊我姐。我们一起参加自学考试,一起聆听教学楼后池塘的蛙鸣。男友来了跟他住,我失恋他第一个知道。后来他被调到山上的小学去,那晚,我第一次喝醉了酒,在这个陌生的小镇上,看不到努力的方向……

勤奋如他,终于被伯乐赏识,调到了区教育局。有时周末去市区溜达,要么就是仨:我,先生,他;要么就是他跟着我,四处闲逛。有同学私下问我,是不是跟他处对象了,笑得我肚子疼,他就是弟弟,我就是姐姐,何况先生那时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给他介绍女朋友,帮他把关,是我们乐此不疲的差事。

恋爱,结婚,当爹妈,养闺女,买房子,搬新家……我们彼此见证着对方的每一个重要时刻。

那时,觉得未来很长,我们会有大把的时间来往。

有段时间,他抑郁了,说是在高处或者走到桥上,就有想跳下去的冲动。我们吓坏了,劝他去看医生,按时吃药,调节心理。后来,他的病好起来了,他的妻子也开了托管,他时不时去帮帮忙,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了,所有的一切,都像初春抽枝展叶的树木一般,欣欣向荣。

那个周末,寻常的不能再寻常。下着蒙蒙细雨,我们在送孩子学习的古筝班相遇,我接他送,看到他头顶的头发一绺一绺的贴着,露出白晃晃的头皮,我还问他头发是被雨淋得了还是掉了,他说睡不着觉。我笑他,啥事情至于睡不着觉!怕车停在下边被贴罚单,我匆匆将买的一包板栗塞进他手里,拉着女儿走了。此一别,竟是永诀!

当时只道是寻常,不想情深费思量。他走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不能自已,常常哭醒,自责当时没用深究一下他为何睡不着觉,倘使了解一下,关心开导一番,或者帮助解决一下矛盾,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呢!

他走了,寿衣是先生买来在太平间给穿上的。先生不许我去看,他抽着烟,郑重地对我说:“记住,这世界,没有人值得让你放弃生命,包括我。”

合上书,默念:若,时光倒流,1994年那个寻常的夏天,我宁愿,从来不曾遇见你。

田玲写于2019年4月13日星期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