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

南宁白话童谣对南宁人来说并不陌生,每个南宁人在孩童时代,父母或是长辈都会教给一些南宁白话童谣。

遗憾的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南宁白话童谣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冬去夏至,又是一年儿童节,一张张笑脸,一阵阵歌声,让我们一起重温那些年高声传唱过的南宁白话童谣,“栽进”满满的欢乐回忆里~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1张图片

南宁白话童谣那么多,这里“只取一瓢”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2张图片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握握手,我们都是好朋友。”

“山上一只虎,林中一只鹿,路边一只猪,草里一只兔,还有一只鼠,数一数,一、二、三、四、五,虎、鹿、猪、兔、鼠。”

这是南宁白话童谣?噢,当然不是。只是说起童谣,大家想到的大多是这些传唱度高的普通话童谣,不知道下面这些南宁白话童谣,大家熟不熟悉?

《摆摆手》

“请朋友,摆摆手,去街游,买乜嘢?买芋头,请边个?请朋友。

人世间,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南宁丰富多样的美食培养了一大批吃货友仔友女,逛街必备套餐之一,就是美食,请客也大大方方的,热闹些才吃得香啊。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3张图片

点虫虫,虫虫飞,飞过隔离搵婆D。婆D有只蛋,摞比乖仔送碗饭。

这首童谣反映的就是平房年代温馨的邻里关系——虫虫飞到隔壁阿婆家,阿婆有个鸡蛋,给弟弟咬一口吃,表明邻居阿婆很疼爱小朋友,有没有觉得非常温馨呢。

“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担柴去街卖,阿嫂系屋绣花鞋,花鞋花袜花腰带,好天罗来晒,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4张图片

南宁夏季较长,雨量充沛,作为典型的亚热带城市,南宁总是与雨水结下不解之缘。这雨水并不像江南的秀气,北方的豪放,更像是一个坏脾气的孩子,有时候城东下着瓢泼大雨,城西却艳阳高照,有时候上午落雨,下午立马晴好。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5张图片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6张图片

“月光光,照地堂,纱棉被,象牙床。银光照,照梳装,梳起蓬头天大光。手把梳盒轻轻放,免得惊醒读书郎。

一首首欢快的童谣,再配上儿时简单的游戏,比如跳格子、丢石子,这才是童年滋味啊,老泪纵横了~

“贺元宵,挂彩虹,家家门前挂灯笼。到处有人舞狮子,仲有一处耍长龙。狮短短,龙长长,满街锣鼓咚咚响。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7张图片

这样的白话童谣,新年时从孩童们的口中诵念出来,不但节庆气氛十足,还有着别样的童趣,更能为新年平添几分喜感。

“囤囤转,菊花园,阿妈带我去睇龙船。龙船某好睇,返黎睇鸡仔,鸡仔大,捉去卖,卖得三百六十蚊。

这首童谣描写了一个小朋友不去看龙舟而是想着给家里帮忙挣钱,真是懂事。

“天光光,地白白,老鼠出来偷萝卜,盲佬装见,哑巴喊抓贼,跛手打边锣,跛脚去抓贼。

盲人能看见,哑巴能叫喊,手脚不方便的人能打锣和追赶,童谣里也有如此诙谐的创作啊,着实惊喜。

看到这些童谣,该是既亲切又感动的吧,满满的童年回忆啊~

01

鸡公仔,尾婆娑,鸭公耙田狗唱歌,老鼠出街卖货,鲤鱼摆尾探姑婆。

02

肥婆肥冬瓜,生子生南瓜。生得几多只,只只冬瓜有尾巴。阿婆回来笑哈哈,阿公回来喊喳喳。

03

洗白白,洗白白,倒开盆水咯,快洗白白,干净的细纹仔呢,人人都中意;倒开盆水咯,快洗白白,污糟的细纹仔呢,某有人中意你。

04

买就嚟,买就嚟,糖公仔,真好睇,又得食,又得睇。

05

螳咩螳咩,有人捉你,你飞高啲。螳咩螳咩,我来捉你,你飞矮啲。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8张图片

关于南宁白话……

你觉得南宁白话跟粤语相似?那是自然,南宁白话属于粤语的一个分支语系。历史上,南宁属于百越领地。东晋大兴元年公元318年,从郁林郡分出晋兴郡,郡治设在晋兴县城,也就是今天的南宁,这是南宁建制的开始,距今已有近1700年的历史。

从那时起,中原汉人南迁至广东、广西沿江流域,中古汉语与西江土著语结合之后,发展为当时的古代粤语。古代粤语演变至今,才有了现在广东人所谓的广府话。

当广东商人开始沿江逐渐外拓,开始贸易往来时,南宁因为临近珠三角地区,顺势成为了这些粤商的一大聚居地。来到南宁落地生根后,粤商所使用的粤语和南宁本地的其他方言相结合,慢慢发展成今天的南宁白话。因此,南宁白话属于粤语的一个分支语系,用词造句中都带有不少粤商文化的痕迹。

当南宁白话遇见普通话……

上世纪90年代,南宁为了推广普通话,白话首先退出广播电视,后来公交车上取消双语广播,最后退出私人生活领域,一般家庭中两口子对话或与孩子说话用普通话,与老人说话用白话。南宁市目前不到三成人说白话,主要是老人,70后能听会说,80后大概只能听但不会说,或者说得不灵光。

那些年我们唱过的白话童谣_第9张图片
壮志路小学曾声情并茂演绎本土白话童谣,让更多人关注南宁传统文化。

回想来,当初的南宁白话童谣,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南宁人,很多歌曲都是数千万人的共同记忆,在老南宁看来,这些南宁白话童谣不仅仅是童年难忘的记忆,更是南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都说“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一种方言的消失意味着文化的消失”,方言是需要“呵护”的。或许,传唱南宁白话童谣,让孩子们从童谣开始熟悉方言,不失为一种传承和弘扬本土文化的良好方式。

文章来源:文明南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搞咩南宁整理发布、侵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