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

清朝康熙年间,康熙皇帝下达敕令编校《全唐诗》,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最终在曹寅的主持、和其他10人的共同努力下,仅用一年时间,共“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凡二千二百余人”。但由于清朝距离唐朝太过久远,成书时间又很仓促,编校过程中就难免出现一些纰漏,也因此引发了人们的争议和质疑。

比如这首《题龙阳县青草湖》(一作《过洞庭》),其中一句“满船清梦压星河”如今成了文艺青年的标配,殊不知,这首诗是元末明初诗人唐珙所作,却被收录进了《全唐诗》: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1张图片

唐珙,字温如,他的父亲是南宋义士,曾经在元朝偷盗宋皇陵时,偷偷把南宋皇帝骸骨重新安葬,以免遭到亵渎,唐珙在父亲的影响下,也是一个颇有侠义气质的南宋遗民,这一点从他流传下来的诗中可知。

史书上对唐珙生平并无详细记载,除了他父亲的侠义故事之外,我们只知道他是元末明初颇有名气的诗人,历史上以一句“珙豪于诗”带过,所流传的诗歌也不多,仅8首——他是个猫奴,因此作《猫》诗一首;他喜欢兰花,又作《墨兰》一首;他痴迷佛法,作《澄碧堂》一首;他有复国壮志,作《韩左军马图卷》;他也感叹时光短促,作《题王逸老书饮中八仙歌》;他热爱书画,分别作《赵文敏书洛神赋》和《题海岳后人烟峦晓景图》;当然了,拜“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所赐,这首酒醉后所作的《题龙阳县青草湖》,成了唐温如流传最广、影响力最大的一首诗。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2张图片

《题龙阳县青草湖》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这首诗的创作时间无法推算,从诗意可知,创作地点在龙阳县青草湖——与洞庭湖相连,在一个秋夜,唐温如于微醺中,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洞庭湖,和漫天繁星,有感而发,作出了这首诗。

与其说这是一首诗,倒不如说是一篇游记,记录了诗人在秋夜游洞庭的所见所感。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3张图片

前两句以秋风起兴,吹过广阔的洞庭湖,在星月的照耀下,泛起层层白色涟漪,好像湘水之神的满头白发,相传,帝舜南巡时死于苍梧之野,湘君听说后嚎啕痛哭,她的眼泪洒竹子上,留下了抹不去的斑点,这就是湘妃竹的来历。

这两句诗,暗含悲秋之情,但诗人并未明说,第一句用个“老”字,奇幻绝伦,连水都能老,更何况人;第二句说“湘君白发”,帝舜是千古圣君的典范,却死于苍梧之野,因此让湘君伤心到一夜白发,再结合诗人自己南宋遗民的身份,他又何尝不是为没有圣君,以至于国破家亡而感到悲伤呢?

洞庭本是美的,湘君也是美的,但是在唐温如的悲伤之下,却是如此触目惊心。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4张图片

后两句是千古名句,夜幕降临,风也停了,泛舟湖上,有些醉意,躺在小舟中,望着满天星辰倒映在洞庭湖中,产生了一种亦真亦幻的童话感,自己似乎不是身在湖中,而是驾着小舟游荡在天上的银河之中,“醉后不知天在水”大约是受了杜甫“春水船如天上坐”的影响,两个诗人都是写哀愁,都在湖中驾着小舟,唯一不同的是,杜甫在寒食伤春,唐珙在夜里悲秋。

最妙的是“满船清梦压星河”,这个“压”字简直让人拍案叫绝,试想一下,梦是轻灵空虚的,如何才能把虚幻的梦境,描写出真实感呢?“压”就给梦注入了厚重,虚幻的梦是不可能被压的,只有在现实中,才能体会到压迫感。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5张图片

因此,这首诗是亦真亦幻的,正如酒醉后的感觉一样,像辛弃疾那样的爱国诗人,在诗中写自己壮志难酬,而唐温如呢,他的壮志不是难酬,而是永远不可能酬了,因为他的故国南宋,已经灭亡将近百年。

因此,唐温如眼前有真实的洞庭湖,也有真实的满天星辰,但是他醉了,把自己醉进星河之中,在梦中用亦真亦幻的船,承载着自己生不逢时的悲哀。

这是多浪漫的一首诗啊!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6张图片

《全唐诗》虽然误收了这首诗,但如果没有《全唐诗》的错误,也许我们今天就难以读到这首诗了。有错,是《全唐诗》的遗憾,有《题龙阳县青草湖》,却是《全唐诗》乃至后人的幸运。

有人建议,应该重新编校《全唐诗》,把《题龙阳县青草湖》一类的错误从中删除,对此,你怎么看呢?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7张图片

“满船清梦压星河”被收进《全唐诗》,是低级错误,有人建议删除_第8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