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红楼〈七〉

      2018年7月3日    星期二    阴

重拾红楼〈七〉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第七回

            送宫花周瑞叹英莲

            谈肄业秦钟结宝玉

送走了刘姥姥后,周瑞家的又来到王夫人这里回话。丫鬟们告知,王夫人到她妹妹薛姨妈那里聊天去了。

于是周瑞家的又来到薛姨妈处,见王夫人和薛姨妈聊得正起劲,周瑞家的不便打扰,便进了薛宝钗房间里。宝钗便放下笔,转过身来满脸堆笑让周姐姐坐。

谈笑间,周瑞家的了解到,薛宝钗从娘胎里带出一股热毒,经常该吃药。她吃的是一癞头和尚给的“海上方”,配药的原料和过程极其繁琐:需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花蕊十二;秋天开的白芙蓉花蕊十二两;冬天开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末药一处,一起碾好,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还要白露的露水,霜降的霜,小雪的雪等等和在一起做成冷香丸,就光配这一副药,也要足足好几年时间,才能配置好。听得周瑞家的在一旁直感慨。

待周瑞家的要告别时,薛姨妈叫丫头香菱拿出一匣子十二枝宫花,让她给探春,惜春,迎春,及黛玉,凤姐儿带去,当王夫人说留着给宝丫头戴的时候,薛姨妈却说:“宝丫头古怪着呢,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

周瑞家的看着香菱模样长得标致,眉心还有颗红痣,就悄悄地向坐在门口的丫头金钏打听:那香菱小丫头,可就是时常说临上京买的,为他打人命官司的那个小丫头子?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又拉着香菱的小手,细细地问:“你几岁投身到这里?你父母今在何处?今年十几了?本处是哪里人?”可怜的香菱,却是一问三不知。

周瑞家的一路为香菱叹息伤感,一路把薛姨妈交给她送花的任务完成了。她首先来到三春住的地方。正在下棋的探春,迎春忙停棋接花,欠身道谢。正在另一屋和尼姑智能玩耍的惜春,看到送花来,却嬉笑着说:“我这里正和智能说呢,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做尼姑去,可巧又送花儿来了,看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大家自是取笑一番,周瑞家的又问了智能寺庙月供的事,然后前往凤姐那儿去了。

来到凤姐处,却闻贾琏和凤姐正在闺房嬉闹,“且见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贾瑞家的只能和平儿说明了来意,平儿取了四枝回过凤姐,又拿了两枝,打发彩明给小蓉大奶奶送了过去。

周瑞家的正欲往贾母这边,给黛玉送花。却碰到自己的女儿匆匆忙忙过来,待问了之后,方知是女婿冷子兴“因多吃了两杯酒,和人纷争起来,不知怎的被人放了一把邪火,说他来历不明,告到衙门里,要递解怀乡。”周瑞家的听了,非常不屑:“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小人家没经过什么事,就急得你这样。”胸有成竹的周瑞家的,让女儿在家等着,自己先往黛玉房中送花去了。

黛玉却在宝玉房中和宝玉游戏,听说其他各位都已得到宫花,她是最后两枝。黛玉就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的也不给我,替我道谢吧。”当宝玉从贾瑞家的口中得知宝钗生病时,就打发人去瞧了去,说是改日再去探望。

至此周瑞家的已送完十二支宫花,这一段利用周瑞家的送宫花这一条线,把书中几个主要人物的性格、为人作了交代:用一句宝钗满脸堆笑,形容宝钗为人的贤惠和虚伪,用宝钗讲解冷香丸的制作,道出王孙贵族生活的奢靡。而后又利用周瑞家的好奇,点出了香菱的从小被拐,连几岁,老家哪里都不知道的悲催。

送至三春处,迎、探春欠身致谢,惜春嬉闹,写出个人性格。并透露惜春因玩笑“做尼姑去”,而一语成畿。

接着周瑞家的又来到凤姐那儿,用几句话就写出了贾琏轻浮,凤姐骄纵,夫妻俩行事也不避人。

离开凤姐到黛玉房中的路上,贾瑞家的又遇到自己的女儿,得知女婿冷子兴因做古董生意惹上官司,“周瑞家的仗着主子的势利,把这事也不放在心上,晚间只求求凤姐就完事了。”几句话就说明了,这种事情在贾家根本不算个事儿,可见贾家在当时通天的势力,这也为将来整个家族的败落埋下了伏笔。

在周瑞送花到黛玉处,当黛玉得知到她这儿是最后两只时,用“冷笑”两字,道出了黛玉的性格底色,用一句“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表现出黛玉的敏感和小心眼,以及极强的自尊心。

到这里为止,只是这一回的上半回,“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这句诗的意思,只有我们各自细细品读,方能领悟。

下面是下半回:“相逢着问何名氏,家住江南本姓秦。”。

话说王熙凤忙好一天家里的各色事物,来到王夫人处回话。可见明面上是王熙凤掌管这贾家的大小事务,其实还是王夫人在操控一切。汇报完当天的事务,王熙凤说贾珍媳妇邀请他们明天到宁府逛逛,王夫人应允她带几个人去。第二天一早她去回贾母时,宝玉也要跟了去。

他们一行人来到宁府,尤氏,秦氏自是热情接待,闲聊间,秦氏说他的弟弟秦钟也在此,于是介绍给宝玉认识。宝玉见了眉清目秀的秦钟,两人竟然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两人一个恨自己生在富贵之家,不得交接寒门之友;一个恨自己生于寻常人家,不得交接豪门之朋。最后两人约定,双双求家人让秦钟到贾家私塾陪宝玉上学,以常常能聚在一起。

大家吃完晚饭,尤氏叫下人安排两人送秦钟回去。当听说外头安排焦大送秦钟回去,而焦大又喝得烂醉的时候,尤氏,秦氏都急得直叹气。

原来,这焦大是贾府的第一代奴仆,因在战争年代焦大冒着生命危险,把贾府的太爷爷从死人堆里背出来,保住了性命才有贾府日后的繁华。于是焦大居功自傲,倚老卖老“自己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的好喝酒,喝醉了无人不骂。”

这后半回最精彩就是焦大骂人这一段,开始他只是骂赖二、骂管家、骂底下一把子杂种们。贾蓉听不过骂他两句,他居然要和贾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当凤姐怒叫下人把他捆起来后,焦大骂人变得更加没顾虑了:“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王袖子里藏。”

真是:一部红楼,淫邪之处,恰在焦大口中揭明。焦大的醉骂重在揭露贾府的腐朽和没落。

此回涉及主次人物三十来个,叙说事件十七八件。我连着细细看了三遍,看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才把里面的所有事件弄清楚,在这里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功底!

作者从周瑞家的送宫花,到凤姐宝玉姐弟两个去赴宴,再到宝玉和秦钟相识,最后焦大醉骂,整回行文流畅自然,一气呵成,从宝钗的贤惠虚伪到黛玉的敏感多心,以及贾蓉的骄横,凤姐的干练毒辣,宝玉和秦钟的稚嫩单纯,人物刻画得非常精彩,其构思和文笔真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