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杂记 2020.10.14

1

然然二三事:

同一个妈生的两个娃真是大不同。在读书这件事情上,老大小一点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什么书也都配合着看,老二现在却不一样,只要不合心意的就不看,我得绞尽脑汁挑他喜欢的,以他的兴趣为出发点。要不按他的兴趣来,他就要死不活、死气白赖地软成一滩泥不配合。能怎么办呢?骂也不行,打也不行。不能改变他就改变我吧。这些天疯狂迷恋画塔吊,你让他来读书,他跑去画大吊车。那好吧,那我就找一本儿大吊车的英语书,照着你的大吊车来讲吧,这小子才认真地听起来。

人都说养娃也是打怪升级,到了老二这里,我明显感觉自己以前的段位不够,还得要不断学习和修炼才行。他不配合我的时候,我就去配合他那吧,但这也是对我提出更高的要求,我需要更加丰富的知识面以及更强大的内心,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啊。

老二最近对画画这件事情的痴迷,让我不禁又想起姜老师说的“孩子没有喜欢和不喜欢,只有喜欢和更喜欢”。这句话在然然画画这件事情上完全应验了。在他小一点的时候我还愁他不爱画画,可是这才没过多久,这已经到了每天都会主动跑去画几幅画的地步。这让我更加觉得很多时候我的焦虑的确是白白浪费时间和表情,孩子的喜好也会不断变化的,我要做的只是埋下种子,按时浇水、施肥,剩下的就是等着他哪天自己开花了。有啥好愁的呢?如果真不是那块料,愁也愁不来呀!

2

辰辰二三事

老马带着辰辰从开学这一段时间以来,把乐乐奥数的三年级的题带着已经进行到了四十多页。老马得空就会把题目自己先备备课,晚上回来让姐姐自己看一遍小动画就做题,遇到难的时候做不出来,老马就给她反复讲。越来越向好爸爸靠近了。哈哈!

那天有一道鸡兔同笼的题,辰辰做了之后,老马跟他一起看和讲。一开始,姐姐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老马可能没有太注意看,盲目自信地说辰辰是错的;但后来发现原来是老马自己掉坑里了,姐姐却站在坑边看着。原来辰辰做对了。这件事情,老马很有深有感慨。临睡前,老马对姐姐说:“我觉得辰辰越来越厉害了,你看爸爸在你这样三年级的题都掉坑里了,所以我现在都不敢说我是在教你奥数,我只能说我是在跟你一起学习。”听到他说这段话,我心里小小的感动了。之前我跟老马说我们不是要教孩子,我们不是孩子的老师,他还觉得我矫情说我说得不对。但在这一段时间的学习过程中,他自己也悟到了,我们真的没法教孩子,而只是和孩子在一起学习。我们能做的陪伴她们,引导她们。

辰辰临睡前,我给她读了东施效颦的故事(已经很久没有给她读睡前故事了,大部分都是她自己在阅读)。读完故事之后,我跟他交流了一下,让她谈谈对于人的相貌的看法。她竟然举出了诸葛亮的妻子长得也不漂亮的事儿,觉得还是要有丰富的知识和才华才是最重要的。我想这是她最近在阅读吴姐姐讲历史这套书的成果吧。一直想引导她读一些历史方面的书,可是前面一直不成功。最近把吴姐姐的这套书借回来,她看了之后觉得非常有兴趣,想让我把这一整套书给她买回来(为了省钱,我还是在图书馆借了)。关于孩子兴趣点这件事儿,再次应证了姜老师的话的正确性,感觉可以做一本姜老师语录随身带着了,也难怪工程的妈妈有人说想把姜老师供在家里,哈哈!

3

自我成长

最近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儿可做,得空就听听或读读书或是画点画,每天也还是坚持着潇洒姐的100天健身,再就是每天安排一下“鸡娃”要准备的东西。最近继续坚持听蒋勋老师讲《红楼梦》,真是越听真有兴趣,还在看林曦的《只生欢喜不生愁》,这些闲书、闲事儿让我每天都感觉小有收获,也让我感觉充实而美好。

今天听《红楼梦》又讲到王熙凤在正月15的宴席上给大家讲笑话,讲了两个冷笑话,最后都以“散了”结尾。引得大家都很想知道这个笑话和故事后来怎么样了,结局怎么样了?蒋勋老师说,我们和自己最爱的人结果无外乎生离和死别。听起来好象挺悲惨,但细细一想却觉得残酷而真实。多希望能像童话结尾一样,王子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啊,但这都不是真正的结局。如果真把一切都看开了,也就不会再计较一些小事,好好珍惜和最爱的人们在一起的时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