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传说之星辰院校 第十九章帝国根基

    “你了解帝国大祭司吗?”叶冷问道。

  王者看完了信,他将手中的信,整齐的折好,他用手轻轻的将信抚平。

  折好后,将信又塞回了信封,将手中的信封递给了叶冷。

  叶冷看着王者做完这一切。

  “帝国根基”,王者说了四个字。

  只有四个字,不必说多,因为没有会比这四个字更为准确,没有比这四个字更加贴切。

  这四个字不是形容别人,形容的正是这帝国大祭司。

  “所以大祭司现在不会死。”王者缓缓说道。

  叶冷点了点头:“也许把,即使帝国只是腐朽,那么我们拔出蛀虫,他依然可以再生。”

  “但是如果,把这基石毁了,即使现在郁郁葱葱又会怎么样”叶冷是对王者说的。

  他相信王者能够理解他的。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些人人都知道的道理,但是真正能做到的几乎没有”,王者是这么说的。

  “即使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帝王”叶冷元帅接着说道。

  “大帝的辉煌,不可复制。”王者说道。

  “你错了。”叶冷说道。

  “我错了?”王者感到有点惊讶,“因为这一点都不像叶冷元帅。”

  “你不了解新帝,这么多年也不了解我。”叶冷说道。

  王者点了点头:“我似乎有点明白,你为何要这样做。”

  “帝国的辉煌”,叶冷的身体站的笔直。

  他明白,他还有更艰难的事情要做,现在这点困难对他们来说不能称之为困难。

  在叶冷看来,这一切都会过去。

  “尊敬的大祭司,您最近还好吗”?新帝坐在他的椅子上。

  他依然保持着对大祭司足够的尊敬,因为他知道大祭司值得这样。

  大祭司微微的点了点头:“还不错,就是伙食差了点。”

  “哦,这真的令我没有想到”新帝转过头对着小陌子说道,“什么人敢这样对大祭司。”

  “唉,这大理寺的厨子该换一换了”新帝说的很慢。

  他的手指头敲打着他的椅子。

  手指和椅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变了好多。”大祭司说道,“我认识的神游太子以前绝对不会这么做。”

  “那又能怎么样,不管我做什么,大祭司公孙先生,你应该要知道你的身份。”新帝的声音似乎抬高了几分。

  “我不会帮你。”大祭司说的很简单:“送客。”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不过你看了这个,在做决定也不迟。

  小陌子将手中的信递给了大祭司。

  大祭司并没有着急接信,昏暗的灯光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如果很近,他还是可以认得的。

  “你是不是叫小陌子”,大祭司一边拆着信,一边盯着小陌子看,小陌子低下头。

  他感觉好像被一个老人盯的不是很舒服,小陌子退了两步,想避开大祭司的眼睛,但是如果大祭司盯上了你,那么你想避开却不是那么简单。

  小陌子感到浑身都很难受,好像感觉到被饿狼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对就是这种感觉,一种十分强烈的感觉,小陌子感到如果自己不离开这里,就会被眼前的饿狼吞噬。

  小陌子感到后背一阵阵冷汗不停的袭来,一阵阵的轰击着自己。

  小陌子退到了新帝的后面,新帝当然不知道小陌子心里所想,他还是将手指不停的敲打着他坐的椅子上,椅子和手指之间还是那清脆的响声。

  新帝的每一次敲打,就像在小陌子的心里安慰一下。

  这一切都会过去。

  小陌子忽然感觉到这种压迫性的感觉变少了,小陌子的脸上充满了惊喜。

  这个时候小陌子抬起了头,大祭司好像变了,尽管第一次感觉他虽然很杂乱,但是他的精神依旧很好。

  但是现在的大祭司好像忽然苍老了很多,现在的大祭司好像变得不堪一击。

  帝国基石已毁。

  “你以为这里面的东西可以彻底击败我们这强力的对手吗?”比蒙将军对着承奉问道。

  不是比蒙将军看不起承奉,而是如果击败那个帝国大祭司,就凭着这黑色匣子里的东西,可能不会让别人多么的辛服。

  承奉微微一笑,“本来可能要费很大功夫,但是没有人会想到这么顺利。”

  “这么顺利?”比蒙问道。

  承奉点了点头。

  “确实有点太顺利,顺利的我以为这会是一个陷阱,害怕的我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却迟迟不敢动手。”狐族的大长老缓缓的说道。

  因为他的眼泪,是滚热的,谁也不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

  朱雀帝国的夙愿,仿佛在向他招手。

  “无论如何他们这一步都是很成功。”大长老说道。

  承奉和小狐坐在一起,但是他的手并没有闲着,他的手抚摸着小狐的后背,小狐的头发很长,他的手摸上去,好像感觉到如牛奶般。

  “是的,我们应该想想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承奉说道。

  “但是,我们还不知道这匣子里是什么?”白虎将军问道。

  承奉的脸上挂着微笑,他笑得时候就觉得都是成竹在胸,“其实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哦,你的自信和你的无知也很贴合。”白虎将军说道。

  “没有亲眼看到,太多的自信只会显示你的无知,只是听到,就妄下评判,更让我觉得,你不应该是一位将军。”大长老打断了白虎的话。

  白虎将军可以在承奉年前表现的不一样,但是绝对不敢丝毫对大长老表示出任何不满。

  “属下愚钝,还请大长老明示。”白虎将军问道。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答案就在这个匣子里。”大长老说道。

  匣子是黑色,是一个黑色的匣子,这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匣子,普通到对于他们来说,只要稍微动一下年头,里面的东西就可以化作灰飞。

  这个匣子虽然摆在他们的面前,这么显眼的位置,只有一开眼,就会发现。

  但是白虎和比蒙将军好像是在刻意的忽略这个匣子。

  匣子虽然是普通的匣子,只是送匣子的人却已经不普通。

  所以这个匣子不在是普通的匣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