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村庄

是否很多东西只在特定的时间里具有魔力?

魔幻村庄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记忆里,姥娘的村子总是充满各种神奇的东西,那里既有美味的食物,也有会附体的白皮子。

到姥娘村的交通工具是一辆自行车。父亲圆满解决了我们一家六口的座位问题,我和妹妹坐在前面横梁上,母亲抱着小妹妹和弟弟坐在后座上。小时候的雨特别大,通往姥娘家唯一的桥几乎被冲塌,只剩窄窄的一条,桥下河水奔腾。父亲以高超的绝技,带着六个人骑上窄窄的桥,车把左摇右晃,惊心动魄,但最终平安抵达。

姥娘八岁就学会抽烟。母亲说,姥娘是在帮她父亲点烟时学会的。姥娘的父亲其实是她舅舅,他是一个商贩,一天到晚背着货架贩卖糖人针线之类的小玩意儿,直到很大年纪依旧没有一儿半女,在无数次的小酌之后准确预见了后半生的凄凉孤独,就和老姥娘商量把姥娘过继过来。

姥娘的到来给孤单的家庭带来无限生机,舅姥爷和舅姥娘很疼爱姥娘,总是留给她美味的食物和好看的衣物。

魔幻村庄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舅姥爷喜欢抽旱烟,忙的时候为了保证旱烟不会熄灭,就让姥娘帮忙抽着,愚昧导致姥娘八岁就学会抽烟。50年后,她躺在床上,脸色萎靡枯黄,生命从她身体流走,它们流向地板,穿过卧室,爬上窗台,径直远去。

到了姥娘家,只要站在门口大喊,姥娘!姥娘就会从屋里奔出来,一边笑一边大声说,我外甥闺女来了!

姥娘身材挺拔匀称,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脸颊两侧的头发用卡子整齐的别在耳后,最喜欢穿蓝色斜襟夹袄搭配黑裤子。记忆中的姥娘脸色白净,双眼明亮,鼻梁挺直,笑得时候会露出洁白的假牙。

姥娘做饭很好吃,炖鸡肉,蒸茄子,豆角炒羊肉都美味无比。

姥爷身材矮胖,没有头发。他说是因为小时候芝麻酱吃得太多,营养过剩,把头发攻下去了。

记忆中姥爷总是穿一个白色的汗衫,脚不离地的忙来忙去,女婿们的到来也不能让他停下半刻。刚沏的茶水,喝完一口就要离开。焦虑在心中蔓延,忙碌使他觉得自己被需要。姥爷的眼睛很小,总面积只有姥娘一只眼睛面积的1/2,正视你的时候感觉他在瞪你。姥爷正屋的隔壁是小姨的卧室,在小姨的床底下,有许多废弃的电器,那天我翻出一个坏掉的收音机,拧下许多裸露的彩色电阻和电容器。姥爷看了后并没有训斥我,只是告诉我,那个收音机只是掉了一个旋钮,还没来得及修。小姨卧室的隔壁是一个粮仓,里面堆满了麦子,姥娘经常把鸡蛋埋在里面。我在旁边翻出很多小学生文摘,在上面看三寸教授历险记。

姥爷有次半夜回家,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蹲在路中央,走近一看,是只白皮子,这货头上还顶着一盘干牛粪当帽子。白皮子问姥爷,你说我是人还是神?姥爷说,你不是人,也不是神,你是白皮子大眼贼!说着脱下鞋冲白皮子扔过去,白皮子一溜烟逃走,因为跑的太快,还和空气摩擦产生了许多火星子。

魔幻村庄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姥爷很喜欢下河抓鱼,也喜欢在河里布置迷魂阵,每次起网都收获很多杂鱼,有黑鱼,嘎呀,泥鳅等,但姥爷自己从来不吃鱼,因为他害怕鱼刺。

小时候有次半夜在姥娘厚重的棉布蚊帐中醒来,睁开眼看见满眼的黑暗,窗外传来狗叫的声音,许久才辨认出这是在姥娘家。或许白皮子就在窗外,害怕和不安瞬间吞噬了我。而此时身边却没有母亲的影子,我大哭着寻找母亲,姥娘告诉我,母亲去给别人打针了。

魔幻村庄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知道那是谎言,大哭着要回家,可大人根本不理解孩子的心,他们认为你是在无理取闹,我终于在姥娘的怀中哽咽着沉沉睡去。

隔壁小姨卧室的墙上仔细的挂着几件衣服,为了防止灰尘的入侵,外面还罩了一层塑料布。小姨很爱惜她的这几件衣服,不让我们随便用手碰。那时小姨经常带雪白的手套穿鲜艳的连衣裙,和每一个闺中待嫁的女孩一样憧憬着理想的婚姻。

魔幻村庄_第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那时小姨活泼爱笑,总是偷偷教我们蹭迪斯科,被姥娘发现时总免不了嗔怪一翻。年轻时的小姨唱歌很好听,有次偷偷背着姥娘,以莫大的勇气去梁庄参加歌唱比赛,还获得一辆自行车作为奖励。小时候小姨经常来我家帮忙,有次在揉面时,同学正好来家造访,在我的百般央求下,小姨唱了《西游记》里女儿国的插曲《女儿情》。小姨整个夏天都在收知了,5分收购,1毛5卖出,一个夏天能挣几百块。最终小姨在那个冬天嫁给了小姨夫,犹如天使跌落人间,灵性尽失。

三姨的村子挨着姥娘村,步行几分钟就可以到达,去了姥娘家就等于到了三姨家。三姨是众姊妹中最漂亮的,天生一副好心肠,虽已成年,心性却像孩子一样单纯透明。小时候最喜欢在三姨家里住,因为三姨善良可亲最疼我们。她可以大清早起来给我们炖鸡吃,买了西瓜放着等我们去的时候吃,却不小心在半路把西瓜摔碎,此时才发现西瓜放的太久已经熟过了。

三姨的果园后面有一条河,她喜欢在里面游泳,她会让我们帮忙看周围有没有人。三姨游泳技术娴熟,像条鱼一样游来游去。


魔幻村庄_第6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小时候有次和妹妹去三姨家,因为一些小事,敏感和多疑的我怀疑三姨不喜欢我们了,于是没告诉她就和妹妹偷偷跑回来,等我们到家时,三姨也已经到了,她正跟父母解释发生的事情。看到我们回来,她忍不住笑了,并没有责怪我们。

三姨夫曾是杂耍艺人,长的很像赵文卓。三姨为了哄我们这些孩子开心,经常让三姨夫给我们耍大刀。三姨夫有些羞涩,三姨就孩子般的央求他,三姨夫终于同意,红着脸给我们耍了一段。大刀在三姨夫的背上旋转着呼呼生风,我们看得目瞪口呆,由衷敬佩。

终于长大。

姥娘却已离开我们多年,姥爷开始目光呆滞,自言自语。

母亲、小姨和三姨渐渐老去,脸上刻满沧桑,华发渐生,身材变得臃肿不堪。

再去姥娘家,恍觉物是人非,凄凉不堪。食物不再美味,鱼和白皮子也早已消失不见,简单透明变得污浊不堪。

时间带走了许多,记忆中的魔幻也终于不再显现。

魔幻村庄_第7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