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19 | 修房款

六娃现在正面对着刘金生,心想怎样才能从这个仪表堂堂的人的嘴中获取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出来。

“你和曲红莲是什么关系?”六娃先打破平静,这也是正常的流程。

“我和曲红莲是朋友。”刘金生眼神朝下看着什么,手不自觉穿插在一起。

“是哪种关系的朋友?”六娃心里暗笑,这下还想打擦边球,也不知是不是想隐藏什么。

刘金生咳嗽下,“我们在谈朋友。”

“那为什么不直说。是有啥需要隐瞒的吗?”

“没……没隐瞒。我和曲红莲耍朋友大家都知道的。不是想隐瞒,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不太好。”看着刘金生那没心没肺的模样,让六娃唏嘘,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太好骗了。人命当头,怎么都还只想着自己的名誉。

“曲红英回来的时候,你知不知道?”六娃不想再和他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道。

听了这话,刘金生沉默了下,脸也阴沉了下来。

看到刘金生这变化,让六娃感觉到兴奋,难道有新线索出现了?六娃立即坐正,试探问道:“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警察同志,能给我一支烟吗?”刘金生叹了口气。

看到刘金生收起了锋芒,六娃心里打鼓:这刘金生是不是知道什么?

站起来给刘金生拿烟,给他点上。

刘金生深深吸了一口,缓慢把烟雾从嘴里吐出来,审讯室也突然充满了烟草的味道。

刘金生眯缝了下眼睛,夹着香烟的手放到台面上,身体向前倾着,开始回答六娃的问话。

“警察同志,我不隐瞒,我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六娃看了看审讯室的监控,确定了审讯室监控正常开着,“好,你说。”

六娃睁大了眼睛,期待这个人能剥开这个案子哪怕一层的外衣也好,六娃已经期待已久了。

刘金生继续说道:“曲红英是曲红莲姐姐,我们很熟。

打电话那天大概是四月六号。

乡上因为要搞扶贫,曲红英姐妹的房子是老房子,已经很破败。她们门口今后要规划公路,所以乡上有指标给他们一笔钱维修房子。当天是我联系曲红英回乡上领钱、办手续的。

接到电话后,曲红英下午就赶回来了,回到乡里就来乡政府找我确认具体的事情。

也是我带着她办理了相关手续,走完了流程。”

说完,刘金生又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雾。刘金生做这个动作很老练,应该也是一个“烟鬼”,六娃心里想着。

即使到了现在,六娃对这个年轻人的好感也未增加一分。说不上是不是嫉妒别人的好皮囊。

见刘金生迟迟不开口,六娃追问道:“那后来呢?”

刘金生点了点烟,抖落掉燃尽的部分,看着六娃说:“后来她就回去了。过几天就传出来被杀害了。”

不甘心线索就这样消失,六娃追问:“她走之前有没有特别提到什么呢?”

“没有。”刘金生确定地答道。

虽然不太想问,但是六娃还是忍不住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虽然只是猜测,但也是比较合情合理的方向。

而且这个问题肯定不能问曲红莲或者他丈夫,现在只能试探着问问刘金生才可能有答案。

“曲红英正在和谁谈恋爱,这个事你知道吗?”

刘金生这时正在往嘴里吸烟,听到六娃的问话,突然被呛得咳嗽了半天。

看到刘金生比较反常的举动,六娃心里有点狐疑:“老烟枪”也容易被呛?

等到刘金生基本平静下来了,六娃已经坐定等待刘金生开口。

刘金生看了看六娃,眼神有一丝躲闪,回答道:“怎么可能呢。姐都已经结婚的人了。”

六娃看到了刘金生的失态。案件开始变得有意思。


衣带拍摄于绵阳:全身是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