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风的信

来自风的信_第1张图片

刘原看着门前的一排树在顺风而摆动,没有说话,拿起一个小包就启程了。

今年已经20岁,因为“响应”国家的号召,看着如火如荼的大时代,刘原也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生活在一个贫穷落后的乡村,最近才修上一条公路经过那里,乡村里各家都怀着养儿防老的信念,家族里孩子成群。

和刘原一起同行的还有李凯、张敏敏。三人是从小就是玩在一起,李凯家是在刘原家的东南方向外,不远。张敏敏家是在对面山的半山处。两山之间隔着一条小溪。

“快点吧,万一错过火车了怎么办?”张敏敏担心地说。

“好,我们抓紧时间。”刘原说道。

刘原、李凯、张敏敏三人走在一片绿葱葱的田野里,被整片油菜花所包围着,不仔细看,还真是找不到。阳光下的他们,显得格外夺目。

“敏敏,你看这油菜花多漂亮。”

“是啊,凯哥。”

“看到小饭馆了,我们在那里坐车去火车站。”刘原说。

不远外是一间小饭馆,每天大概中午时候,会有一辆客车经过这里,在这个小饭馆停一下,算是一个站点。这辆客车的终点站就是火车站。

“前面大树下有个坐地方,我们在那里等车来。”刘原提了提行李指着在小饭馆旁边的一棵大树。

在大树的后面尽是田野一片,大树的右侧就是小饭馆,刘原和张敏敏坐在石板上,靠近饭馆的一侧。李凯兴奋地看小客车来的方向,不时地起来,又打开行李搬弄一番。刘原则和张敏敏在说着到了云城后怎样怎样的一番模样?

李凯的二叔是在云城里做一个大酒店里做大厨。李凯极崇拜他二叔,也经常和刘原和张敏敏说着说着最后都扯上了他二叔。这次出去,也是李凯二叔叫他出去闯闯。

夏日的清风吹拂着大树与菜花,空中飘荡着菜花的香味,大树的树枝在吱吱作响,清风在拽住大树似乎在与大树喃喃细语。

“车来了,车来了。”李凯一边摆手示意停车,一边回头和张敏敏说。

张敏敏拽了一下正在倚着大树睡着的刘原,刘原睁开眼睛,擦了擦嘴。

“赶快拿好行李,我们要上车了。”

紧接着小客车缓缓地停在他们面前,吱的一声车门打开了,下来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客车乘务员,是专门负责收钱的人。

“你们几个人啊?”

“三个,都是到火车站的。”李凯笑着说道。

“来把大件行李放在这里。”乘务员指着放行李的地方大声地说。

李凯等三人,便陆续地把行李都放了进去,上车后都找了个靠前的座位,李凯与张敏敏坐在一起,刘原就坐在后面一排。

“三个人,一共是60块。”

“好的。”李凯把另外两人的份都一起给乘务员。

张敏敏和刘原就在静静地看着。

随后,小客车开始启动了,张敏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田野里的菜花在不断往后移动。

客车在快速的往前,就这样,李凯、张敏敏、刘原与云城的距离又近了。

“小客车已经开了将近一个小时,不久就会到火车站了。”李凯边说着把窗帘拉了到一边。

“李凯,大概坐火车要多久?”刘原说。

“我总共去过两次,都是暑假时,我二叔回来带我去的。大概是5个小时左右。”

“我看到火车站了,你们看,到了。”张敏敏高兴地说。

不一会儿,小客车开始进站,是一个在火车站旁边的露天站点。

“好了,我们下车去买票吧。”李凯说。

三个人陆陆续续地下车,乘务员打开行李舱的门,拿出自己的行李后。李凯走在前头,刘原与张敏敏紧跟着,火车站售票大门就在前面。

“这里真是多人啊。”刘原目不转睛地看着人来人往的人说道。

“是啊,人挺多的。”张敏敏说。

走过火车站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开阔的大厅。大厅内有10个窗口,开着的有8个。买票的人排起了长龙。

“我去排队买票,你们把钱给我,还有身份证,看好行李啊。”李凯说道。

刘原与张敏敏都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钱来给李凯。

“这是我们的身份证。”刘原说。

拿上身份证和钱,李凯便向着第三个窗口的队伍后面去排队。

“等高考成绩出来后,你会去读大学吧?”张敏敏看着刘原说。

“不会了,家里的两个弟妹要读书,我想赚钱供他们读上大学。家里人也同意了。”

“这样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两个弟弟在上初中,家里也没什么钱,我能学完高中已经是不容易了。”

“想到这些,我觉得我们真是没有办法啊。”

“放心吧,敏敏,天无绝人之路,出来也是可以继续读书的,不一定要在学校里的。一切会好起来的。”

“嗯,会好起来的。”

“来,刘原你的票和身份证。”李凯说着时边把票递给刘原。

“敏敏,这是你的。”

“还有一个小时才开车,我们去等车那里坐着等吧。”

这样李凯他们三人拿着行李向着候车室走去。大厅里的大钟已经是下午两点了。火车站依旧人来人往,匆匆忙忙的人依旧是如此。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