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烤虾

叮咚、叮咚,这已经是有轨电车今天下午第二十次经过咖啡馆门前的带草莓花纹的遮阳伞了,司机火鸡先生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搭在敞开的车窗上,惬意的打着响指,再有两圈儿,他也要和城里所有的忙碌的居民一样,顺利完成整天的工作,就要下班回家了。路过遮阳伞的时候,火鸡先生热情地向伞下的三位绅士热情的招呼,“伟大的美食家先生们,你们晚上好啊,愿您们今天也有好胃口,咕咕。”其实他和伞下的绅士们一点也不熟,从来没有在一张餐桌上用过餐,从来没有一起品尝过刚刚出炉的甜点,甚至,连一起喝一杯咖啡的机会都没有。仅仅是因为这些日子无论是拥挤的早班车还是只有一两位乘客的晚班车路过咖啡馆时,他都能看到这三位先生总坐在路边这把草莓伞下。每天几十次重复的邂逅,让火鸡先生都产生了错觉,仿佛这三位美食界的明星已经是他的老朋友了。

草莓伞边上是穿着合身的西裤、雪白衬衫的蜥蜴服务员,这会儿他的领结已经歪七扭八的散成了一团,胳膊上本来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餐巾也已经满是褶皱了,这可不是他平时的样子。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不管换了多么耐心的人,如果每天只和三个百无聊赖而且又不断抱怨的客人混在一起,也会慢慢的变得邋遢、 失去活力的。更何况,这三位挑剔的客人面前已经堆了像小山那么高的空盘子和喝光的咖啡杯,而且,他们还一遍又一遍的翻看菜单,不停的追加蛋糕、三明治以及各种饮料。

袋鼠、考拉和鸭嘴兽这三位顶尖的美食家本来像城里其他的大人物一样忙碌的,可没有时间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的窝在咖啡馆里打发时光。城里每一家新的餐馆、咖啡厅开张的时候都会邀请他们做公正的评判,牛排够不够软,蛋糕够不够甜,咖啡够不够香醇全屏他们敏锐的舌头和鼻子做出科学的结论。从街边报摊上美食杂志的畅销程度就能大概知道他们受人欢迎的程度。伯爵夫人、总督的母亲、甚至市长那还在读书的美丽女儿都是他们忠实的追随者,会仔细的阅读三位美食家的每一片论文和专注,还会邀请他们在市政厅发表针对各种烹调方法长短以及各种食材优劣的公开演讲。每当这个时候,城里所有的居民都会盛装出席,就连觅食的小鸟们会放弃嬉闹和喧闹,乖乖的蹲成一排,仔细的聆听三位大师的训教。

就像冰淇淋在骄阳下没法久留、蛋糕卷最好趁新鲜吃掉一样,对美食再热爱的城市也总有一天会开满了餐厅和酒楼的,直到三个月零两天以前,城里最后一块空地也被斑点狗夫人申请了执照,变成了卖热狗的摊位以后,三个美食家似乎就是去了继续研究的课题。于是他们只好一遍又一遍重复的试吃城里所有的现有的餐馆、蛋糕店、面包店、大食堂以及路边摊,最后,当他们把专门提供婴儿食品的超市也试吃并提出了改进意见以后,他们似乎彻底的失业了。书店里、报摊上再没有他们新的作品问世,人们也慢慢开始厌恶他们对食物挑三拣四的刻薄批评。至于在市政厅里的讲演,在三位美食家联合发表了那篇《柠檬味香皂搭配酥皮炸鸡的独特风味》的长篇大论以后,三位美食家终于失去了最后几个狂热粉丝的追捧,被迫中止了对超现代美食的理论探索和实际论证。

城里所有的厨师和服务员都开始厌倦挑肥拣瘦的袋鼠、一顿饭能吃七八个小时的考拉以及会因为结账的时候没有享受专家折扣而大发脾气的鸭嘴兽先生之后,他们在城里生意最萧条的咖啡馆里召开了秘密会议,大会一致决定,从那天开始,城里所有能吃到食物的地方都不在接待这三位麻烦的美食家先生,只在这个靠近有轨电车的小咖啡馆的遮阳伞下为他们保留最后可以填饱肚子的地方,暗号就是一把印满草莓的巨大遮阳伞,为了监视他们行踪,厨师们还自愿出钱,用比市长工资还高的薪水,专门聘请了最有耐心、最好脾气的资深服务员蜥蜴先生作为特派员,专门伺候这三位到处惹麻烦的美食家。

在所有的地方都碰了一鼻子灰以后,三位美食家只好又回到了草莓伞下,每天在这张固定的小桌前,一边翻着只有三页的简单菜单一边回忆着他们受人尊敬的美好时光。

“鸭嘴兽教授,你还记得马克西姆餐厅刚推出冰镇胡萝卜汁的时候吗?”袋鼠大师用手指抹了一下已经喝光的咖啡杯内壁上沾着的最后一点泡沫,一直手托着腮帮子,瞥向旁边右边的同僚。

“嘎嘎,谁会忘掉那么美味…嘎嘎,我是说那么难喝的饮料呢,”鸭嘴兽正了正架在鸭子一样扁嘴上面的的深度近视眼镜,“我警告过他们很多次了,一定要在里面添加一瓶盖苹果醋才能激发胡萝卜的优雅气质,可是他们就是不听,这还不算,他们居然还推荐客人用芹菜蛋卷作为配餐,简直糟透了,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也…也没有特…别的糟糕嘛…”仰坐在对面的考拉懒洋洋的抖了抖自己的毛茸茸的小耳朵,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抬手去擦已经被激动的鸭嘴兽的口水喷湿的大鼻子,稍微往外歪了歪头,指望晚风把他的鼻子吹吹干,“我个人意见,还是香格里拉餐厅的炸薯条更让人不能接受,嗯,不能接受。怎么可以至搭配番茄酱就端上来呢,热薯条一定要沾着薄荷汁或者桉树树叶扎成的鲜汁才能称得上是美食,嗯,新鲜的桉树叶。”考拉这句话用了足足十五分钟才说完,即便如此还是累得他有点气喘,吧唧吧唧嘴就又眯起眼睛不再出声了,也不知道他是在回味当年的美味还是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三位尊姓的先生,我像热爱朗姆酒和热蛋挞一样热爱你们伟大的学术思想,”城里最资深的服务员蜥蜴先生也终于按捺不住,彬彬有礼的上前打断了这些让人生厌的抱怨,“但是,三位有没有想过去别的地方砰砰运气,您看,小店里所有的餐食都已经被您这几位尊贵的客人反复点了好几百次,另外,后厨刚刚托人告诉我,实在没有什么可再三位面前献丑的新的拿手菜了…”

“胡说!这道,这道鸡尾酒我们还没有点过呢!”一听到蜥蜴这么说,最先提出反对的就是坏脾气的鸭嘴兽。他指着已经被他们反复研究、已经有点褪色的菜单上最下面一行小字,使劲瞪着蜥蜴服务员,当然,这其实并不会对蜥蜴有什么威慑,因为鸭嘴兽的眼睛实在太小了,就算他做出自己认为最夸张的愤怒表情,眼睛也只比豌豆大上一点点。

“我最尊贵的美食家先生,这一定是我工作的食物”蜥蜴轻轻点点头,依旧不紧不慢的上前回话,“这并不是什么好喝的鸡尾酒,只是为了让菜单变得好看才加上的一句祝愿,您看,后面几个字已经脱落了,原文是说祝您青春永驻,像靓丽的野鸡尾巴一样永远鲜艳夺目。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愿意用我微薄的薪水替您支付今天的餐费,另外,再送上一瓶上好的冰镇香槟酒,用以表达我诚挚的歉意。”蜥蜴从身后的冰箱里捧出一大瓶香槟酒,就放在了鸭嘴兽面前一堆空盘子之间的最后一点空隙里。

“只是,按照总督大人最新签署的命令,在末班车以后,任何人也不允许在咖啡馆里饮酒,真是太遗憾了…”蜥蜴趁着三位美食家扎堆研究香槟酒瓶上年份的空,悄悄了收起了桌子上的空盘子和空杯子。

“另外,我的同行还告诉我,城外码头明天一早就会来一艘外国的大船,船上的厨师还是第一次来我国访问,听说他的手艺比城里所有的厨师都要技高一筹,三位大师要不要去检验一下他的技艺呢。”蜥蜴伸出长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大眼睛,上面满是鸭嘴兽刚才喊话崩出来的吐沫星子。

“我们倒不是交不起这便宜的餐费,只是,你们这里的服务实在是太差劲了,看,连…”最年长的美食家袋鼠先生使劲环顾餐桌,终于给他发现了问题,“连放胡椒的罐子都没有灌满,你知道吗,对于一个美食家而言,半满的盐罐和全满的胡椒瓶子才能激发出味蕾的活力。好吧,我暂且接受你的道歉,如果,你能再给我端一篮刚烤好的面包圈带走的话。”

“当然愿意效劳,这是我最大的荣幸。”蜥蜴可找到机会结束这长时间的折磨,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袋鼠这无理的要求。

“这---简直---太好了。”考拉慢吞吞的发表意见,却使劲抱着冰凉的香槟瓶子,生怕被他的两个朋友抢走,“我还剩下---嗯,让我看看,还剩下三分之一块三明治,我决定把他当做小费,表彰、表彰你的热情服务。”

“荣幸之至,亲爱的考拉教授。”蜥蜴被这样吝啬的顾客搞得啼笑皆非,还是恭敬的道谢。


虽然三位美食家相约清早第一班无轨电车就到码头集合,可是等到火鸡司机见到他们先后上车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正当空,已经快到午餐的时间了。好在蜥蜴服务员虽然对这三位美食大师已经非常的不耐烦,提供的情报却还是非常准确的。当这三位好胃口的绅士到达码头上的时候,一艘刷着七彩油漆的外国大船早已经稳稳的停靠,栈桥上还搭了长长的餐桌,粉红色的桌布、淡蓝色的水晶餐具以及各种奇异的外国美食吸引了城里的居民都来捧场。三位美食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在长条餐桌的尽头占到了三个临时的座位,都撸起袖管准备大吃一顿。

“叮叮叮!”身着雪白长袍、戴着高高厨师帽的外国大厨用小勺轻敲酒杯向大家敬酒,“亲爱的朋友们,感谢你们热情的欢迎和无微不至的关照,请尽情享用我们从遥远故乡带来的美食,只是,请小心使用这些我们伟大国王用珍贵水晶打造的精致的餐具,如又损坏,我可不好交待”。

厨师的话还没落,就听见哗啦的一声,原来是一向慢吞吞的考拉先生,他本想趁大家都在听祝酒词的空,偷偷把最大的一块奶油布丁挪到自己跟前,却不像鸭嘴兽已经捷足先登,两人争夺餐盘的时候碰倒了正拼命往杯里倒酒的袋鼠跟前的酒瓶,几乎是同时,三个美食家手里和面前的餐具被摔碎了一大片。

“我的舌头最灵敏,我可以替您品尝国王招待贵宾们的国宴,用我美妙的评论来赔偿摔碎酒杯。”望着生气的外国厨师和他的帮厨,袋鼠先生最先发言。

“我的鼻子才是最能干,我可以替您闻闻每天的浓汤,用这样专业评价作为对摔烂餐盘的赔偿!”鸭嘴兽顾不上扶正架在宽嘴上瓶子底一样的眼镜,抢着发言。

“我---我可以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胃口,有我在,再难吃的餐食都不会剩下,绝不会糟蹋一片菜叶或是一片面包!这样一来,节约下冰箱的电费就足够赔这些摔了的汤碗。”原来考拉教授也可以很敏捷,他这次说话的速度是之前的好几倍。

三位不可一世的美食家不知道是因为被晒过了头,还是被吓破了胆,在灿烂的太阳底下活像三只铁板上的烤龙虾,不知所措又没有力气挣扎。

在大家的一片哄笑声中,外国大厨双手插肩无奈的摇着头,“先生们,我恐怕这可不行,如果你们拿不出足够的金币,就只有用你们的汗水来赔偿这些稀世的餐具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外国的大厨每天都在码头招待热爱美食的居民们,大家愉快的品尝各种珍馐美味,高举酒杯用美酒祝愿远在万里之外的老国王幸福健康。三个美食家却只好在大船的厨房里闷头帮忙,一身身的汗水湿透他们考究的衣裳。

美好的时光像没有家庭作业的周末一样,稍纵即逝。当七彩的大船拉响了离岸的笛声,码头上送行的人群里不见了三个浮夸的美食家,却多了三个勤劳的厨师,无论是袋鼠、考拉还是戴眼镜的鸭嘴兽,从此成了城里人爱戴的好好先生。


【后记】

在美丽的澳大利亚,人们用“正午烈日底下的一桶大虾”来比喻来去匆匆的道别或是食物腐坏的味道。抛开英语(澳大利亚英语)里关于“off”的一语双关,我觉得人在享受美味的时候,时间就会变得特别快,同样的,放在冰箱里的冰淇淋蛋糕或是饼干桶里的曲奇饼干也被吃光的速度也总是超乎想象。不知道同样热爱美食的你们,是不是也有和我一样的困扰呢。

��p���2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