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画中的丰盛美好

昨天与女儿讨论中国的诗画,源于女儿五岁开始学习简笔画,六岁学习速写,九岁开始学习国画花鸟与书法,至今有7个年头,学习的过程不说艰苦,但让孩子养心养性是极好的。而我从小就练习书法而逐渐喜欢上诗词,在此过程中不难发现,也让我们深感到在书画的过程中,是一种觉察能力的磨练,书画的每时均需发现、观察乃至有没有能力洞察身边人事物的美好,因而心生满意,成为生命中最丰盛美好的生活经验,而落笔与笔纸之间,每处的灵动是否感觉到,享受到。

苏东坡论唐朝大诗人兼画家王维的《蓝田烟雨图》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诗曰:“蓝溪白石出,玉山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此摩诘之诗也。或曰:“非也,好事者以补摩诘之遗。”

这是一首“诗中有画”的诗。“蓝溪白石出,玉山红叶稀”,可以画出来成为一幅清冷艳的画,但是“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二句,却是不能在画面上直接画出来的。正如,我们创造一幅山水、花鸟国画会附词句、诗句,诗中可以有画,像头两句里所写的,但诗不全是画。而那不能直接画出来的后两句恰正是“诗中有诗”,正是构成这首诗是诗而不是画的精要部分。

诗画中的丰盛美好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然而那幅画里若不能暗示或启发人写出这诗句来,它可能是一张很好的写实照片,却又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品——画,更不是大诗画家王维的画了。这“诗”和“画”的微妙的辩证关系不是值得我们深思探索的吗?

写到这里,我想起:拉奥孔在分析希腊晚期一座雕像群,拿它代替对画的分析,认为雕像同画同时空间里的造型艺术,本可相通,而十八世纪德国思想家莱辛说的诗也是指向戏剧与史诗,因为我们谈到诗往往是偏重抒情诗。固然这也是相通的,同是属于在时间里表现其境界与行动的文学。

诗与画都是美的化身,艺术美自然美心思美。往往我们可以通过欣赏诗画,经由目观耳听的世界里寻得它的踪迹。有句“道不远人”,不应该“道在迩而求诸远。”意思是说:“如果你在自己的心中找不到没,那么你就没有地方可以发现美的踪迹。” 我是否有能力察觉我还活着,发现身边人事物都是多么美好,因而心生满意,成为生命中最丰盛美好的生活经验?

我们均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你的心不是“在”自己的心的过程里,在感情、情绪、思维里找到美,美对于我们的心,美感是客观的对象和存在,进一步认识它,分析它的结构、形象组成部分,得出“谐和”的规律,“节奏”的规律,丰富的启示,“漱涤万物,牢笼百态”,你就会像一面镜子,照见一个世界,丰富自己。

诗画中的丰盛美好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