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苍星月夜【1】

虽然是讲夜晚,但还是要从白天说起。

第二次高考完的暑假中旬,七月末了,八月未到。那天天气很好,我和小黑相约起了个早,骑上自行车就出发去向一百多公里外的括苍山。

括苍山坐落在括苍镇,是山因镇得名,还是镇子因山得名,我未曾做过考证,因此搞不太清楚。约莫是七年前,跟着大部队走马观花地来过一次,虽说来的仓促,倒也多少领略了它的雄奇。现在想来也只是模糊地记得,山路曲曲折折的,站在山顶可以看见邻县的建筑和广袤的原野。

前半程都是山区,我们和汽车赛跑,戏弄这山谷间的风,痛饮山涧里的泉水,倦了乏了就在树荫下休息,我想我喜欢骑车出游多半是对这路上的自在和逍遥恋恋难舍。我路过城市,也路过乡间;流连于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也沉醉于阒无一人的宁静与安然,所谓俗世清欢大概如此。等我们到山脚下的时候已经五点有半,山路藏匿于茂盛的林间,不出百米已经看不见了。骑不出半里地,我俩都默契地停下来,再骑是没有力气了,只好推着走。

这样的旅途可以被认为是不堪的,说是毫无趣味也无不妥。可对小黑来说,这是夙愿,头几年他也尝试过,最终由于体力不支等种种原因没有登顶;对我来说,用脚步丈量土地,让身心俱疲好似灵魂的修行,所以我也每每热衷于此,没有多少痛苦可言。

半山腰以下都种着桃树,我们来时正好是桃子成熟的时节,一个个丰满的,水灵的桃子挂满了枝桠,挂满了桃子的树一列列地站满了山,山峦浸染在西斜落日的余晖里。见了这般情景,像我这样的俗人只能驻足观望,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骑车比推着走累,不想为了便利的自行车这时却成了累赘。路上无聊,这时天早就黑了,山中的安静让风吹毛竹发出的声音更加清晰,还伴着断断续续的虫鸣。我们放着平时喜欢的歌,把音量调到最大,并大声谈笑---多少是有些害怕的,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回去就前功尽弃。

就这样走着,路上极少有车,也没有人家。十点光景,山顶的风车可以清清楚楚地望见,剩下的山也不高,好像就要登顶了。明晃晃的月就挂在我们头顶,仅凭着月光就可以看清楚不宽的山路,月的周围还散落着数不清的大大小小明暗不一的星,这是以前极少见得到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