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这件事儿

不知道为什么,会进入一个周期性焦虑的模式,什么都想要提高,进步,急不可耐的倒计时,然后去诋毁自己过去的时光,这种回顾否定在毫无起色的进程中,长长的探索中,宛如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里作妖的蚂蚁,引起雪崩的那个声响,无孔不入,仿佛你身边的定时炸弹,搅得你心绪不宁,叹息连连。

可能有的时候会通过文字,来缓解情绪,扒拉扒拉心中的气氛和不满;把喜悦和惊喜变成字,写成诗;吐槽遇到的奇葩事……在和自己对话的过程中,达到一种和解。也算做一种发泄吧,把难听的话写出来,就不会说出去,变成刀子插在别人心里;把不满吐露出来,好像它就会消失,蒸发了似乎从未发生过;把遇见的眼眸定格在整齐的诗行里,那种悸动,看到屏幕你还会不由得笑红了脸……可能我们性格里的懦弱和胆怯会有产生涟漪一般效果,敏感多虑,内心戏丰富,浮想联翩,过分矜持。

文字可能在另一个空间里给了我们勇气,我只管说,我只管叙述,我可以不计后果(因为它不可能发声,你不能耳闻,我最多不过是想想而已),在相对隐私的空间里,我可以用字母做代号或者给主人公起个漂亮的名字或者从旁观者的视角,我可以捏造可以虚构大可以如实反应。

这是一种低成本的袒露,我把最深沉的爱放在里面,也许是最恶毒的诅咒,最后悔的眼泪,最无助的乞怜……有文字记着,我的心就可以暂时失忆,更多的时间留给未来,在与过去好好告别之后,如同舒服的沐浴,神清气爽,呼吸舒畅,每个细胞都快乐着。

小学的时候最喜欢的是写日记,最不爱的是我的理想之类的作文,种一颗蒜苗,那种欣喜,在细致的描绘里,普通的绿色有数不清的描述,每一片叶的纹路我都了然于心。那种好奇,那种无畏的表述,花着心思去雕琢,徜徉于天地的一种纯粹的快乐,因为热爱。

上中学的时候,在特别压抑和难过的时候,我会不停地写字,因为一场糟糕的考试,因为课堂上尖锐的批评,因为话语间不愉快,恰好碰上头疼脑热大姨妈,集体爆炸,内向的我不会去倾诉,懒得去运动减压,更多情况下求助于文字,飞快的写下做过的破事儿,不要不要不要在犯错了,不要不要再让别人看笑话。可能过多的被内心的倔强和孤傲影响,写下来,相当于经验的总结,一笔一划,一字一句是告诫和警醒,揉成纸团或者撕碎丢出去,大概是一种和解。你长吁一口气,努力的勾起嘴角,翻篇。

我最害怕是写给未来自己的信,之类的东西,可能是不确定性,我总觉得文字的对象最好是过去的事,关于个人未来,祝福,祈愿和美好期待,总觉得还没发生呢,我怎么去构想,万一实现不了怎么办,可能我个人相对悲观,目光短浅。关于未来,更喜欢的是做好现在去构建和实现。"你不要一生碌碌无为还觉得平凡可贵",类似这种警告和威胁性的语言,可能对于未来,降低期待,做最坏的打算,反而能相对轻松的度过当下的每一天。未来越黑暗,反而越痛快。

我们可能会一直处于一种挣扎的状态,为了生活,为了欲望,在纠结和困顿之中,感谢文字在另一个维度,让我们得以喘息蓄力,得以放肆嚣张,耕耘我们的精神家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