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化蝶(随笔)

    孤灯一盏,冷风不变。血月白光依旧,万年芳华绝代。彼岸花开,三生石间,黄泉水畔。一曲离殇,一丈青流。谁知梦将何?黄泉水畔,一身青衣,手中拿着一支长箫,看着黄泉水畔的三生石间生长的彼岸花幽幽的说道。

  “彼岸,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青衣男子放下手中的长箫,抬头远望,扬声说道。

  “三生,你怎么知道的。”只听青衣男子身后的灌木丛一阵杂乱的响声,一个清秀的白衣女子从灌木丛后走出,对自己面前的男子悠悠的抱怨到。

  “话说,我们也相知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吧。但这几千年你每当我来这里你就会跟来,真当我不知道?”青衣男子三生转头对叫做彼岸的白衣女子没好气说道。

  “可是,为什么你以前没有把我叫出来,这次却把我叫出来呢?”彼岸轻轻的坐在六道的旁边疑惑的说道。

  “因为,这次我要离开了!”青衣男子三生笑着对彼岸说道。

  “啥时候回来?”彼岸静静的坐着,良久,轻轻开口问到。

  “不知道。少则十年,多则……”

  “别说了,我等你。”

  “恩。”三生轻轻的应了一声,又缓缓举起手中长箫,鸣奏起来。

  就这样,一男一女静静的坐在黄泉水畔。白衣依着青衣,青衣鸣奏着长箫。静静的,轻轻的,平平的,淡淡的,伴着黄泉水。

  几日一晃而过。

  “过往的魂儿,喝一杯汤水吧,免费的好汤水,喝完好投胎啊!”一个长长的木桥横亘在黄泉水之江上,木桥桥头卧这一只伏碑鳌。碑上写着奈何桥三个打字,不过,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那被彼岸花遮住的小字——“过桥别喝汤,喝汤别过桥。——左云王。”可惜,没人,不,没有鬼会仔细看的。然而,刚才那喊声,便是从这奈何桥旁的一间草棚里传出来的。

  草棚不大,但在奈何桥边,不得不让人注意到。这时,一个萝莉正在对过往的鬼魂叫喊到。然后,过桥的鬼魂都会来喝一碗汤,然后再过河。

  “咦?三生,你怎么来我这了啊?”叫喊的小萝莉看到迎面走来的青衣男子三生,便走出了草棚,对三生好奇到。

  “我要去轮回门。”三生看着小萝莉,微微一笑,回答道。

  “嗯,来,先喝一杯吧!”小萝莉做了一个思考的动作,便从草棚里拿出一碗汤对三生说道。

  “我说,孟婆,我在这地狱可比你待的时间久,这孟婆汤我会不知道,我要去轮回门,因为我感受到了我的未来。所以要去,而不是和这些鬼魂一样。”三生看着小萝莉孟婆没有好气的说道。

  “嘻嘻嘻。”小萝莉孟婆不好意思的笑到,“这不是习惯了吗?”

  “你啊!”三生很是无语的说了一句,“好了,我走了,记得帮我看着彼岸。”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踏上奈何桥,离开了。

  “唉,你是在这地狱待了无数年,比我在的还久,可是,你未必有我明白啊。六道一夜做轮回,轮回一夜化三生,三生呢?”小萝莉孟婆看(kǎn)着【看管的意思】远去的清影悠悠说道。

  “一夜化蝶。”一个白衣女子突然出现在小萝莉孟婆身边,同样看着远去的清影,悠悠的说道。好似在回答小萝莉孟婆的问话。

  “真的一夜化蝶吗?”小萝莉孟婆看着突然出现在身旁的女子,没有惊讶,只是淡淡的说道。

  “恩。”

  “他让我看着你。”

  “你看不住。”女子轻轻的笑到。

  “对啊。那咋办?”

  “放心,我等他。”女子轻轻的看着奈何桥那看不到的尽头,轻轻的说道。

  

一夜化蝶(随笔)_第1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