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进监狱还是忏悔着活着,哪一种才是真正的弥补?

《虚无的十字架》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之一,关于作者,我并不是很了解,年初的时候,从朋友圈看到朋友在推荐一本书《解忧杂货铺》,光看封面是我喜欢的风格,于是自己也买来一本。

前段时间朋友推荐了一款读书软件,在试用读书软件的过程中,无意间看见东野圭吾的这篇作品《虚无的十字架》,光看书名,本以为是一本鸡汤或者关于战争题材的小说,也不知道我这谜之感觉从何而来。

这本书与其说是一篇推理小说,我倒更觉的他更想探讨人性。

多年前的一场悲剧,主人公中原和小夜子的生活发生了改变,因为无法忘记,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相爱的夫妻只能选择离婚,也许不相见最熟悉的人,兴许就不会记起那悲伤的事故。

而小夜子的死亡,更是引出一个又一个的疑问,看似凌乱的时代和地理位置,都如同草蛇灰线伏案千里一般,层层卜丝,在不断地拷问着人心,杀人者当真一律该判处死刑?死刑一定能让受害者得到心理安慰?或者死刑就一定能解决问题吗?

一、

平原和小夜子的女儿被强盗杀死了,这对夫妇成为了遗族(死者的亲属)。他们对杀死女儿的强盗十分怨恨,一直在法庭上诉,一定要让凶手“以死谢罪”。因为凶手一直装得悔过的样子,法官一直不判他死刑。直到把这件案子上诉到最高法庭,凶手已经厌倦了这种法庭上的争吵,请求法官判他死刑,虽然知道凶手要判死刑,但是这对夫妇并不高兴,因为凶手并没有因为他所犯下的罪过而感到悔恨,而是因为厌烦才请求法官判处死刑。

二、

两个年少懵懂的中学生因为无知与害怕亲手杀死的刚出生的婴儿,两个相爱的人自从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至此,悲剧从未停止……

沙织二十多年前与作为学生的初恋男友怀孕把儿子生出来杀死儿子,小夜子认为他们杀了人,要求沙织和她的前男友史也去自首,而史也因为当初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一直背负着虚无的十字架,并拯救了他的现任妻子花惠(因为被男人骗财骗色怀孕并没有钱和勇气生活下去想自杀的女人),而花惠的父亲不想让女儿的老公史也因为年轻的过错坐牢,所以把得知真相的小夜子杀死了,这样就不会有人告发女婿史也的杀子之过。

三、

花惠说,“如果当时没有遇见我先生,我现在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儿子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我先生或许在二十一年前夺走了一条生命,但他拯救了两条生命。而且,他作为医生也在拯救无数生命。你知道我先生拯救了多少罹患罕见疾病的儿童吗?他不辞辛劳地拯救一个又一个小生命,即使这样,仍然说他没有付出任何代价,没有做任何弥补吗?有多少被关进监狱的人根本没有反省,这种人背负的十字架或许很虚无,但我先生背负的十字架绝对不一样。那是很沉重,很沉重,如山一般的十字架。

中原先生.你的孩子曾经被人杀害,但身为遗族的你回答我被关进监狱,和我先生这样的生活方式,哪一种才是真正的弥补?”

中原没有回答,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四、

东京时间12月20日下午3点,备受关注的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案件被宣判后,我在网络上看到一些网民对该宣判的不满,很多网民认为应该直接判处陈世峰死刑。然而,就算陈世峰死了,江歌的亲人就能遗忘掉发生在江歌身上的事情吗?

古装剧里经常有这种情节,坏人在被好人打败时常说“给我个痛快,杀了我”而好人总会说:“我不杀你,我要让你的余生都在为你的罪孽忏悔”

所以,比起死刑,直截了当的让犯罪者死去,活着,兴许对他来说更是痛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