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受着脊椎右旋障碍的威胁,你知道吗

2006年夏天,我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位植根于民间的专注于脊椎相关脊病研究的科学家廖京健先生。廖先生从二十岁开始自学中西医学,历经三十多载,不辍于对人体科学研究,在人体科学的领域有着重大的、颠覆性的理论和实际技能的突破。

见过一次面之后,我应邀作了他的助手兼打字员。

我从2007年的元月至2007年底,一直跟随廖京健先生,每天主要工作就是把他口述的理论或给国内外相关机构的报告用录音笔录下来,然后整理成相关论文或报告文件。据我粗略地统计,撇开提交给国内国际的各类报告不说,廖先生那一年的学术论著大概该有而三十多万字。

在给廖京健先生作助手的那些日子里,我亲眼目睹了在他手里发生的一个又一个被现代医学视为的各种奇迹“奇迹”。例如少儿先天性脊柱侧弯、股骨头坏死、各种腰椎疑难杂症,在他眼里都形同于纸老虎……

单就普遍存在于人类的长短脚现象,廖京健先生不需要借助任何器械,他可以让每个找他矫正的人(当然是没有残疾的人)在瞬间就恢复到两条腿一样长。

当人们惊叹于廖京健先生的“神奇”时,他会告诉在场的人,之所以会感到神奇,是因为人们对自己身体所具有的功能一无所知。

廖京健先生反对神化一切,主张科学地解释自然界包括人体的所有现象。在他看来,世界上只有我们还没有掌握的知识,但是却没有永远解释不了的谜团。人们只要不断扩展自己的思维空间,并且随着科学的发展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意识形态,就能够最终解决目前所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廖京健先生在世界上首先第一个提出了“脊椎右旋障碍普遍存在于全人类”的概念,并且进行了国家相关著作权登记,申请了专门用于矫正脊椎右旋障碍产品的发明专利以及相关的知识产权的保护。

廖京健先生通过几十年的大量临床实践研究探索,发现了脊椎右旋障碍形成的真正原因,即人类在数百万年的劳动进化过程中,由于直立行走受地心垂直引力影响,加之长期右侧负重,人体为保持身体平衡所产生的扭力,加上逐代强化的基因遗传等等,最终形成了人类脊椎右旋障碍。

相信我们很多人曾经一段时间都看过背背佳的广告片,但是背背佳的专利发明人只提出了问题所在的浅层原因,至于人类形成左右肩不登高、左右脚不等长的真正原因,他却没有给出合理的科学解释。因为不仅仅是他不知道“人类脊椎右旋障碍”,我们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包括我在未结识廖京健先生这位民间的科学家之前,对“脊椎右旋障碍”这个概念也是一无所知的。

摘录这位民间科学家科学论著中的一段话供大家分享: “脊椎右旋障碍在人类种群中的普遍性和一致性令人惊异,他不仅仅出现在骨关节病患者、内脏病患者、各种非传染性的疑难病患者群体中,同时还表现在亚健康人群中。在白种人、黄种人( 黑种人还未调查过)中,发现脊椎右旋障碍存在着普遍性和一致性,同时还发现了脊椎右旋障碍具有遗传性的大量证据,即父母与子女的患病椎体、椎节一致。脊椎右旋障碍在婴幼儿中也同样存在,从理论上解释,这种现象应该来自基因遗传,所以可以追朔到未出生的胎儿和婚前男女的精子、卵子中的基因遗传因素。对于以上这种脊椎右旋障碍普遍性和一致性的存在,我呼吁全人类都应该必须加以重视和关注!” 这位科学家同时指出,“脊椎右旋障碍在威胁着全人类的健康生存”!

是啊,当人类还沉浸在对有形物质不断地疯狂占有的迷途中时,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及子孙后代的身心健康问题???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看看孩子们明显倾斜的高低肩膀,躺下来比比我们自己明显不等长的左右腿,难道真的人们天生就是这样的吗?不,这仅仅是一种由于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的脊椎右旋障碍所给我们造成的一种假相!我们的左右肩和左右腿之间的差距实际上是完全可以忽略到我们肉眼所看不出来的程度的。只要我们解决了普遍存在于我们自身的脊椎右旋障碍,这种假相就可以得到根本的解决。

那么有朋友也许会问,脊椎右旋障碍容易解决吗?回答是肯定的,解决的方法也是很简单的,关键还在于我们自己,只要我们对脊椎右旋障碍这个概念有了根本上的了解和认识,解决这个障碍,就会简单如游戏。引用廖京健先生的一句原话,“就是‘疑难’之所以被称之为‘疑难’,就是因‘疑’而难,疑破解了,那么难也就不存在了”。……

成长于民间中医世家的我,很庆幸在茫茫人海中能够遇到廖京健先生这样用有生之力,致力于中医研究的民间科学家,曾有机会作为他工作助手,更是幸运中的幸运!

我创建的砭术经络疏通+热疗排湿寒祛病养生系统法中,其中就借鉴了廖先生的脊椎右旋障碍矫正法……

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脊椎右旋障碍”,没准还能搜到我在2007年11月份初写于新浪博客的相关博文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