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衔已卸,军魂依旧

文丨魏机灵  图丨源自网络

01.

转眼又是一年的退伍季了。

今年的退伍和往年有点不一样。

2014年的时候,改成了夏季征兵。义务兵服役期限是两年,结束以后,今年九月份退伍了。

12月份退伍的这一拨,大多数是2014年以前入伍的了。

02.

当兵的日子越来越久,对部队的感情就越来越深厚。不少人都有军队情节,以至于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提起在部队的往事,都仿佛历历在目。

记忆中,姑父是不爱吃土豆的。但是对于土豆的各种做法烂熟于心。蒸炒炖煮,样样拿手。他只是做,做好了,却一口也不吃。

小时候的我极度挑食,唯一吃的蔬菜就是土豆。十岁以前,我一直固执的认为土豆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蔬菜,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吃的蔬菜,姑父居然不吃。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问姑父为什么不吃土豆。

姑父当兵是在北大荒,在他们那个食物本身就匮乏的年代,一到冬季,部队能吃的食物就只剩下了土豆和白菜。从白天到晚上,一日三餐,顿顿土豆。姑父说他整整吃了好几年的土豆,晚上做梦,梦里都是土豆的味道。

后来他退伍了,他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看一眼土豆。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他则开始慢慢想念土豆了。其实我知道,他怀念的不是土豆,是军营一起吃土豆的那群人吧。

03.

我的爸爸也在东北服役过,比姑父晚了几年,在漠河。爸爸怀念的,是一起挖过的战道,还有不训练的日子里,在东北老乡家吃的东北菜喝小烧酒。那酒啊,真暖啊…

后来,跟着老乡学会了地道的东北菜。猪肉炖粉条,锅包肉,小鸡炖蘑菇,汆白肉,东北乱炖,我爸爸每次说起来都如数家珍。

舅妈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吃了我爸做的东北菜以后也直夸味道正宗。每逢过节,爸爸的战友们都汇聚在一起,大家一起着手准备做菜,在温热了酒喝着,一起闲话家长,其乐融融。

04.

中国人的乡愁大多都来源于对食物的依恋,把家乡装在胃里,挂在舌尖。寒冷的冬夜里,吃上一顿家乡的饭菜,那份从头到脚的暖,总会让人热泪盈眶。

东北的黑土地就是爸爸和姑父的第二故乡,想念故乡的人,故乡的饭。不善言辞的中年人,用他们用自己对食物的眷恋,表达对军营的怀念。

05.

部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我没有体会过,但我想,他应该是和母校一样的存在。待在部队的时候,天天骂他:每天睡不醒,每天搞卫生,每天枯燥乏味单一的训练。连玩手机都要按时按点。

真正有一天离开了他,又忍不住怀念他:想当初我在部队的时候…部队xxxxxxxx…

只许自己说他的不好,换了别人来说,肯定要被臭骂一顿。

06.

有个叔叔曾经对我说过:丫头啊你知道吗,我跟你爸爸是一个战壕里扛过枪流过血的人啊,只有我们才知道这份感情的贵重。你将来受了欺负,我们这些人就算老胳膊老腿了,也会上阵给你出气,让你欺负回来。

即使是现在这么浮躁的社会,战友的情谊也真诚心纯粹。在公司你,你有事的时候大家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部队里,一人有事,大家都来帮忙,耍宝的耍宝,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处理。

所以,当兵可能会后悔两年,不当兵,会后悔一辈子。

又是一年退伍季了。绕是现在交通便利,走出军营的那一刻,还是一步三回头,生怕自己以后再也不能看一眼这个承载了自己欢笑与泪水的地方。可你要记得,就算军装脱了,军衔卸了,也仍有军魂已经烙印在骨骼深处,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end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