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委屈的时候总会想起你

习惯了你在我身后默默坐着的感觉,习惯了两个人一起值日有事没事拌个嘴的日子,习惯了课前课后你在身后默默刷作业我在写东西的日子,习惯了有事第一时间转过头询问你的意见,习惯了遇到麻烦第一时间找你解决,习惯了私底下偷偷给你说好话,习惯了为了保护你而刻意去疏远却忍不住关心的你。我错了。哪怕我能够再自私一点点,一定不会主动把一直默默陪着我的你推远。你是个高材生,班级前三,老师眼中的大器,同学们心中高冷无情男。只有我知道,当你抢到能坐到彼此身旁的座位时的高兴,只有我知道,身旁的你整个晚自习都在低声哼唱,强迫我去评价你的歌声。唉,这么逗比闷骚的你啊,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跟我说你特别的高冷呢。第一学期,我们其实没什么交集,不清楚你有没有 反正我对你一点点印象都没有哈哈。你委屈巴巴地说:哇靠,这么不公平的吗,我可是守在你身后的神呐,你竟然对我一点点印象都没有。

谁说不是呢。我对谁都不大有印象啊,当时一心扎入文字的深潭里无法自拔,我连学业都落下了,哪儿还有闲情逸致去关注其他人啊,何况你是个男生。这样的特殊时期,关注你干嘛,想被通报批评扣上早恋自恋的帽子么。

“哦呦,你这么说,好像也对啵。”谁说不是呢。“你个仙人,没注意到我也正常了,你都快上天了wo”“不是,你  ,,有完没完了还”“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你不用说,我自己转过去”这么神经质的你,好像别人不知道哇。可是想一想,好像,你真的是那三年唯一一个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默默站在我身旁的那个人啊。是我太矫情,太害怕失去你了吧,所以才那么奋不顾身地把你推开,我不是讨厌你啊,我真的不是讨厌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在那么紧要的关头为了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掉链子,我真的不是讨厌你啊。可是,就在我把你的座位和我的隔离了之后 ,这两个座位连体婴儿似的存在了三年,无论班里抽签还是大抽签这俩都一直一直是一个整体。然而,我却狠心地把它俩给拆散。我记得那几天你那暗淡的神情,记得你明显沉寂的心,记得你的眼眸渐渐不再闹腾归于平静。这么些年,你一直默默做好守护神的职位,虽然有时候显得特别的神经质,可在我心里,你是那几年唯一的神。其实挺想特别认真严肃地跟你说一声谢谢,然后每次打开话匣子之后,我们俩却各种神经质聊天,其实彼此都知道,是不想让对方担心吧,毕竟两个人隔得那么远,你哭了需要人陪着时,我不能跑过去抱住你啊。还有,我好想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