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星星

  春天,绿色掩盖住了少女们的悲伤化成了一束清新,跳动在她们的眉眼间;夏天,蝉声,火炭的滋烤声,孩子们的玩闹声充斥了我整颗三十多度炙热的心脏;冬天,你听到了吗,鞋子踩在雪上的声音,你仔细听,那是它吸收万物留下的声响;秋天呢?别急,你听我说。

  时针、分针、秒针拖着虚影刚好卡在那个只有电视就能欢愉的时代,而那个女孩,你看,她背着熟睡的外婆又从门缝中溜走了。

  七岁的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出了大门,走向了那个家门前不远处的树林里,你疑惑,树林?别急,你听我说。

  秋天,黄色落满了整个村子,如画,如悲,如梦,她喜欢听鞋子踩在落叶上苏苏的声音,那些落叶啊带着悲伤顺着风慢慢落下,一层一层堆在地上,她甚至看不见泥土的颜色,你说,她为什么喜欢秋天,那样一个沮丧的季节,嗯,谁知道呢。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她走到了树林的中央,地上的虫子因为刚下过雨频频跑出,在树叶上树林间穿梭,大人说雨后的虫儿最多了,太阳也最大,她听得了,你问她是来干嘛的,她?来看星星。

  是的,她来这里看星星,树林中央刚好枝叶未掉完全,抬起头来秋叶层林遮挡留出一个个间隙,她踮起脚尖有点看不清,拿起身边的又扁又大的石块一个一个叠起来,刚刚好站在上面,你看,那阳光穿林打叶地过来,像不像一闪一闪的星星,她喃喃,和谁说呢,不知,只是她很喜欢,喜欢阳光好像只为了它照耀,为了她变成一束星子,不,是无数束。

  外婆说过,人走了会变成星星,可是只有晚上才能看见外公他会不会孤单,于是从第一次来树林的那一天她开始期待每一个秋天,孩子们说她是傻瓜,她不在意,外婆说快收稻谷了,她开心了,因为秋天快要到了。

  她眯着眼睛,看着星们,她说,今年秋天很长哦,我可以每天看见你两次,今年的秋叶掉的也很慢,而且,我有长高了哦,和院子门口新种的小树一般高了,不知道明年还会不会和它一般,你的那辆自行车被外婆卖掉了买了一辆小小的,因为外婆说,她腿不太长,骑起来有些吃力哈哈哈,还有,我们班的甜甜明天要送给我一只她新买的粉红色的兔子发卡,我明天带来给你看,啊!时间到了,外婆叫我回家去了,今天她醒的好早。

  我看见了她跑回去的背影,伴着沙沙作响的叶子,一股咸咸的液体流淌在面颊上,流淌在心里,流淌在这过去的十年里。星星每年都有出现,可白天的星星在十二岁那年的一天被拿着锯子的陌生怪人们砍走了,从此她再也没看见过白天的一闪一闪的星星,而城市的夜里,星星早已被无数的昏黑的烟埋没去了,她在无数个夜里怀念,思念,念念不断,在这过去的三千多日子里,她从来喜欢那初秋出现在她生命里的星子,那光时而温柔时而严肃,却从来没忘记过照耀。

  你问,她到底是谁,这是秘密。


谨以此文送给七岁的自己,和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