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的完美逆袭(8)

  第八章  山村相处(2)

  桌上的饭菜,明显他己经吃过了,还以为他会吃不惯呢,吃得还挺多的,我吃了点,没胃口,就把碗筷都收了。

  “咦,他人呢?”走出院子,也没看到人。

  “这么大人,反正也走丢不了,或许是走了吧”我想。

  心里空落落的。

  “估计是体验够了,穷山僻壤的物质确实不是他能消受的,走了也好。免得尴尬。”终究还是……

  我来到院子里的石凳坐下,望着家里的房了,几年没回来了,还是老样子,可是记忆中的味道不一样了。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事,搬个小竹躺椅到院子里,看着璀璨星空。乡下的星空比城市的星空干净许多,也更明亮。

  手指沿着星座的图形反复画。

  院门推动的声音传来,是文哲,他没走?

  文哲一步步走到我的身边。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歪着头问。

  “这么想我走,我就是出去溜达了一圈。”

  他挨着我坐在石凳上。

  “这里的夜空很美,满目繁星。”他望着天空说。

  我侧着头,看了他一眼,说:“谢谢你。”

  “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我不远千里送你回家。”他看着我说。

  我没有望他,眼晴看着天空,说:“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我已经习惯可以一个人了。”

  “刚夸你一句,你说又没良心了。”他气愤的说。

  “我是说我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帮我,我心领,可是不该再来靠近我。”我语气忧伤的说。

  他只怔怔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这样也好!

  我们静静的,一起看同一片天空。

  “不早了,我累了,去休息了!”我站起身。

  “我睡哪?”文哲问。

  “哎呀,我给忘了。家里有间客房,我去收拾下。”我急匆匆往里走。

  我把家里柜里的新被褥,拿出来,套上,整理好!抬着,文哲靠在门边,望着我。

  “这是之前妈妈准备的,没人用过,你今天再这将就一院,明早就离开吧!”我看着他说。

  我快步离开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不要怪我胆小,和文哲同待在一个屋檐下,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可能是赶路太累了,也可能,是之前太过紧张,现在一放松下来,回到熟悉的地方,头挨着枕头,立刻就睡着了。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

  我赶紧起床,推开房门,看到爸爸和文哲,坐在院子里,有说有笑。走近一点,爸爸看到我,说:“醒啦!”

  “嗯,爸,身体好点没?”我关心地问。

  “今天,比昨天好多了。”

  “那就好,我先去洗漱做早饭。吃完我们就去医院。”我说。

  “先不急,你难得回来,等我身体再好,可以走了,我们再去。”爸爸说。

  “不行,不能拖,最多明天我们必须去医院。”我说。

  “好,听你的。”爸爸望着我,笑着说。

  “给文哲准备一份洗漱用品。快去做早饭吧。”

  我抬头看了文哲一眼,才一会儿工夫,爸爸就这么亲切的

  待他了。

  “傻孩子,愣着干嘛,快去啊。”爸爸催促道。

  “好,马上去,爸你先坐会。”

  我进屋拿了牙膏牙刷等洗漱用品。塞到他的手上,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早饭做的青菜肉丝面,我们三个人,围在桌上,一起吃。

  “嗯,还是女儿做的面香。”爸爸说。

  “那你再多吃点。我再给你添点吧?”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你们年轻人多吃点。”爸爸说。

  “给我添一碗。”文哲把碗放在我面前。

  “你是猪吗?吃这么多?”我瞪着他。

  “叔,你看,我就说她是老虎,你还不信。”他扭头对爸爸说。

  “小雪,不能这么没有礼貌,小哲到我们家来就是客人。快,到厨房去给他再添一碗。”爸爸对着我说。

  我气呼呼的站起来,去厨房添面。

  “客人,吃吧!多吃点。”我看着他说。

  他摇着头,望着我笑。那个模样,真欠揍。

  从小,我是优秀学生,自诩脾气还是挺好的。对其它人处处有礼温和,可每次一碰上他,火气一点就着。

  吃完面,爸爸又去床上躺着了。今天我想去看看妈妈的。

  “爸爸,我去看下妈妈,你在家等我回来。”

  “去吧,你妈肯定很想你,不用担心我,我正好有点累,休息下。”爸爸招手让我离开。

  “那我去去就回。”“没事,你陪你妈多呆会。”爸爸说。

  “我跟你一起去。”文哲站在院子里说。

  “你去山里,看我妈妈,你去干嘛?况且,你怎么还不走啊!”我说!

  “想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文哲说。

  “随你吧,要跟就跟吧!”我说。

  寻着山间小路,来到妈妈坟前。可能是昨天爸爸他们来过,坟周围都收拾了一遍。

  我蹲在妈妈面前,摸着她的照片。“妈妈,女儿回来了,对不起,这么久才来看你。”我无声的呐喊。

  “妈妈,我没有照顾好爸爸,他病了,但我会让他好起来的。你放心。”我来回反复磨擦妈妈的脸。

  “阿姨,您好,我是许文哲,初次见面。”文哲站在我后面说。

  “妈妈,他是文哲,我的……同学。”我的心中默念。

  我缓缓站起身,两人面对面站着,两目相对,只是看着眼前的这张脸。

  文哲长相真的很出众,是学校公认的校草。符合每个女生的审美。可能别人欣赏的是他的长相。而我喜欢的是他的气质。看似吊儿郎当,乐观开朗,偏偏又乐善好施,沉默忧郁,一种混合的独特。他的身上好象有种魔力,让我每一次以为看明白,又立刻推翻。

  我走到旁边的草地,坐下,看着山脚的村子。他也跟着我,坐在我身边。

  “我从小生活在这里,虽然在你们眼中它很穷,很破。但在我心中,是最美最好的地方。这里有最爱我的人。”我顿了一下,接着说:“虽然生活在山村,可我从小过得很幸福,爸妈把最好都留给我。而且,让我去读书,走出大山,走到了外面世界。”文哲和我一起望着远方。

  “我的妈妈是最温柔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我说。

  “你很幸运,有这样的父母,其实亲情比任何财富还保贵。”文哲说。

  “对啊,父母就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最爱的人。如果不是我,妈妈也不会去世,妈妈还在世的话,爸爸也就不会短短三年,病的那么重了。”我自责的说。

  “别担心,你爸会好的。”他拍着我的肩膀。

  “走吧!回家了!”我望着文哲说。

  我们拍拍身上的草,一起下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