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们都是程序员-楔子

屏幕幽幽的光线,打在程序员的脸上,把程序员的脸映照的有些绿。程序员正在修改着什么,快速的键盘敲击声是实验室唯一的声音。

程序员的呼吸几乎微不可闻,他已经有三天没有睡觉了,不过这样的情况也许还会持续下去也说不定。然而屏幕上突然弹出的提示暂停了程序员的工作,程序员揉了揉眼睛,屏住了呼吸。

屏幕上的提示很短:

1918年11月11日,一战结束,德国战败。

程序员有些激动,又有些不解,这种情况已经不止出现过一次了,这台由不知名的公司制造的机器时常会打出血莫名其妙的字句,他心里暗自说道:“德国?战败?什么乱七八糟的。”,尽管程序员暗自腹诽着自己的上级部门安排自己所做的工作,但他还是一丝不苟的按照操作手册把提示打印在了一张小纸条,然后站了起来。他忍不住伸了个懒腰,缓解了下酸痛的腰身,等待着打印机完成自己的工作。

“终于结束了”,程序员心里愉悦的想着,“把纸条交给C-lab就可以好好休息一阵了吧?”

打印机完成工作的提示音把程序员唤回了现实世界,程序员从打印机上拿走了尚待机器余温的纸张,把它放进一个黄色的文件袋中,细心地封好口后,拿起放在桌边的大衣,大步迈出了实验室的大门。

走廊里的灯光不算很亮,但是在程序员眼里还是略发有些刺眼,程序员晃了晃脑袋,把这种不适感抛到脑后。他大步走到了决策科的门口,门是锁着的,程序员一点也不意外,他把文件袋放进决策科门上的红色投递桶内,然后离开了。

程序员有一辆灰色的野马跑车,是他在这个奇奇怪怪的公司上班半年后用薪水支付的,程序员还可以清楚的记得买这辆车的那个并不阳光的下午,还有那美丽的销售小姐,微微的有些雀斑的脸。

程序员开着他心爱的野马,回到了距离公司大约有20公里的家里。

程序员的家不大,是一座漂亮的小洋楼,旁边是一片枫树林,典型的加拿大乡村的风景,不过在这冬天漆黑的晚上,程序员只想赶紧回到温暖的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

打开门,程序员把大衣随手扔在门口的沙发上,鞋也不换,直接走上楼梯回到自己卧室里,开了灯,程序员走到衣柜旁换上睡衣,躺倒在床上,顺手把床头柜上的日历撕了几张,翻到最新的日历,然后钻到被窝里。

“这个冬天还不算太冷”,程序员心想,然后就入了久违的梦乡。

桌子上,还留有新茬的日历上写着:

1983年1月4日,星期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