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爷爷

      不知怎的午夜无眠,爷爷的形象突然跳进脑海。细细数来,爷爷92岁去世,离开我们快三年了,这三年貌似很长很长,生命中发生了很多事。

    从我记事以来,爷爷就退休了,隐约记得他经常带着我和弟弟从村东头跑到村西头,那时二叔可能还没成家、三叔可能还在读初中。94年国企改革,爸爸干起了个体户,爷爷又去给爸爸帮你,晚上住在店里看着各种机床设备。我对奶奶没任何印象,听姥姥讲:奶奶身高一米七,难得的大脚(那个时代的女人裹小脚)、很不幸发生了意外,老一辈的恩怨不知从何说起。现在才理解:爷爷过了30多年的单身退休生活,这份生活中多少的孤单寂寞。

      “扫地扫旮旯”,这是爷爷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也许冥冥中在讲着莫个道理吧。爸爸去世早,爷爷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在爸爸是植物人的那一年春节,我们全家聚餐,那是唯一一次我看到爷爷哭了,虽然很少看到爸爸和爷爷聊天,这就是最深沉的爱吧。

                                        2020年2月11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