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觉察——身心的安检站

      如果我们患了抑郁症,我们可能会想我是如此糟糕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人想跟我说话呢?如果我们在产生这个相同的想法时保持正念,我们可能会说:“我发现我有一种毫无价值、无可救药的感觉。”那种感觉依然存在,我们并不是假装它不存在或者是我们可以戏剧般地让它消失;但是我们在自己与那个想法之间创造了一种情感距离,于是它对我们的控制就会弱些。

木沐的思考:

      为什么要有动力,要有什么样的动力?这是我这段时间在思考的问题,内在驱动力很重要,我开始更加重视内在驱动力,舒拉姐提醒我可以边做边想,在思考的过程中去寻找答案。我觉得这是个好建议,可以避免陷入想太多没什么行动的圈子里。我知道驱动力可以来自梦想,来自理想,来自责任,来自某一时刻的感动,来自心的震动和震撼,可以来自很多方面,哦,也许我想错了。驱动力一直都有,不停地在升起熄灭、升起熄灭,关键似乎在于谁是驱动方、谁是被驱动的。那我的问题也许应该是变成这样,为什么我感觉被驱动了,为什么我不是驱动方,保持觉知和平等心,失去觉知的我便会问为什么,保持觉知的时候我想我会说“我感觉我现在有很多为什么,这是一个迷茫的我”,所以我在思考为什么要有动力时,我是一个未保持觉知的状态。

      带着正念去做事,就如同饿了吃饭、饱了停止进食,然后做点什么。带着觉知和平等心,带着正念去做事,不带批判,如实地活在当下,顺其自然。写着写着也顺便把另一个问题解决了,要有什么样的动力?不需要有什么的动力,只是带着觉知和平等心,带着正念去做事,如实地活在当下,顺其自然,自然的法则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成功的法则是持恒练习。而正念和持恒练习便是在种子长大直至开花结果的过程中的悉心呵护、松土施肥、阳光雨露。常思:在身心的作用开始时,我知道那个缘起的因是什么么?我是否有保持觉知和平等心?保持觉知和平等心是在身心作用开始之时的安检站,安检站是否有在正常运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