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

伴着一声轻轻的摩擦,狭小的空间里点亮了一根蜡烛。

看这装饰,至少是明朝的王爷了。烛光照在黑子的脸上,他的眼里满是亮光。

动手吧。东子向来话少,此刻直接从背包里掏出工具,递了一把撬棍给黑子。

好嘞。黑子接过来,也不多说,直接上手,撬棺椁。

微弱的火光摇曳着,无风自动。

真沉。黑子的脸上渗出一滩又一滩汗,棺材板太重了,费半天劲才移动了几厘米。

拿手电照照。东子递给他一把手电筒,黑子接过去打开直接照进了棺材里。

黑子顺着光往里面瞧了一眼。

一双黑色的眸子正对着他。黑子同时听见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快跑!黑子吓得往后一跳,顺势滚开了一段距离。粽子!

东子见状,东西也不要了,撒腿就跑。

二人看见东边刚刚升起的太阳,魂终于收了回来。

真晦气!黑子朝地上啐了一口。

活着就好。东子喘着粗气。

那玩意儿还说了句什么“皇帝没死吗”,吓得老子半死。这年头哪有什么皇帝啊!


地下坟墓里,棺椁缓缓移开,一个身影从其中坐了起来。

他相貌英武,却是文人装饰。

他环顾四周,还是躺下的景象,只是残破了不少。

被贼光顾,可不是什么好事。他自嘲,站起身,从棺椁里跳了出来。

他走到蜡烛旁。说来也怪,东子明明撞翻了蜡烛,可它仍在燃烧着。

原来是皇帝用过的。他叹了口气。

是时候见识见识新的皇帝了。他整了整衣冠,稍稍活动了筋骨。

偌大的坟墓里,只留下他离开的脚步声,和刚刚升起的一缕青烟。那青烟,像个少年扭曲的五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