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伤痕当做酒窝

  一次和朋友小A闲聊,说起小时候的臭脾气,小A说:“记得有一次去你家找你,你故意藏在你家门后想开玩笑似的吓我一下,我却生气了”,“记得特别清楚,我当时嘴一撇脸一拉,‘哼’的一声扭头就走了”,“就像这样”,小A说着表演着,那孩子气的表情,一下就把我逗笑了。小A看我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右脸上有一个小小的“酒窝”,那个“小酒窝”就像太阳下湖面泛起的涟漪,荡漾着阳光,令人感觉暖意洋洋。

  小A只有右脸上有一个“酒窝”,之所以只有一个,之所以用引号,是因为那并不是真正的酒窝,而是一块疤。

  那疤是小时候因为我留下的,用手挠的。小时候的我脾气倔,好斗,经常和别人打架,有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我就和小A打了起来。我打起架来不依不饶,下手也没有轻重,那块疤,就是因为我的不懂事永远留在了他的脸上。

  那块疤很难看,难看到那段时间学校里的所有人都叫小A丑八怪。那段时间小A被孤立,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玩玻璃球,所有人都说他丑不和他玩,我知道他心里的难受和失落,有时候我甚至想,疤是因为我才有的啊,你们所有人都来孤立我吧,我那么爱打架,打起架来又那么可恶。可是小孩子向来不深究是非,任凭我怎么想,被孤立被嘲笑的,还是小A。

可能那次我下手真的太重了,好几年的时间那疤都没有从小A的脸上消失,他也因此被大家嘲笑了好几年。初中的时候小A不知道因为什么退学了,再次见到他,就是那次我们俩在一起闲聊。

  “那个时间真是太不懂事了,一打起架就像着了魔一样不依不饶,感觉挺对不起你的”,我说。“没事啊,过去的都过去了,反正它现在是大家公认的‘酒窝’ ”,小A指着右脸颊笑着说,“朋友们都说,我笑起来脸上像洒了阳光”。我看着他,心里有释然,但更多的是高兴,高兴他变的越来越好。我坚信能把伤痕当做酒窝的他会一直好下去。

  暑假的时候右腿受了伤,被玻璃划破了膝盖和小腿。伤势有些严重,受伤之后状态一直不好。昨天感觉腿好多了,就想去操场跑会儿步,可是还没跑够半圈,膝盖就疼的受不了,只好作罢。在操场慢悠悠地踱着,看着其他人都健步如飞,想想这半个月在医院的煎熬,想着腿上那几道永远也不会消失的可恶伤疤,心中突然有些颓废。是啊,怎么能不颓废,半个月的美好暑假,却被浪费在了医院,原本活蹦乱跳的自己,却变成了不得不慢吞吞的走路的“跛子”,我总对自己说,平白无故受了这么大罪,不可能不颓废。

  可是事情偏偏发生了,你又能怎么样呢?就这样一直颓废下去?就这样被伤痛左右自己? 看着伤疤,我心中隐隐作痛,因为伤疤,也因为自己的颓废。

  突然想起了小A那笑起来好像洒满了阳光的右脸。是啊,有什么可颓废的呢,伤终归会好的,在医院再煎熬,也已经过去了,至于那些长长的可恶伤疤,如果它们不走,就让它们一直留在那吧。其实转念一想,那些伤疤何尝不是成长的印记呢!经历过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不要让痛苦只是痛苦,要坚强,要勇敢,要笑,只有这样才会变的越来越好。

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爱笑的人,都会越来越好。

把伤痕当做酒窝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