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恋歌(90)

韩小信忍俊不禁地笑着对秦小新说:"小新,这个…我说了,妳可不能发笑啊!"

"嗨!有啥可值得令我发笑的?妳尽管说!…难道有比三毛更稀奇古怪的叫法儿么!"秦小新不服气,当着韩小信的脸面儿怼上锣敲响鼓,表示置疑。

韩小信勉强合拢嘴唇,迷离着双眼,说:"我们大家伙儿都是叫他戒哥的!"

"介鸽?什么介鸽?是天上飞的鸟么?…他那么胖,起名字也不是胡起的,最起码得占七八分神似才可以封绰号吧,而他体重又若若啥…却不是身轻似燕,以我看他与飞鸟是一点儿联系也没有的,真是八棒子都括不住的呀!…要么是你们以反讽的方式给他起的绰号吧?"秦小新又惊又讶,因为不理解,所以揣测再三,又不好意思明说那胖子象猪一类的粗话,怕引起对方的不适之感。

韩小信解释说:"不是反讽,根本没一丝一毫那方面的意思。…都是伙计们…在一块玩得好好的,谁有心计去讽刺他?而是他的大号就叫二能,他又姓朱,再加上他又特别的胖,为人处事…他脾气又特别的好,人们才乐意叫他`戒哥"的呀!"

"哦,是这样啊!介鸽…戒哥,嗬嗬!的确是怪好玩的…我有点儿快搞明白了!原来这称呼竟跟《西游记》里那个上天入地神通广大的美猴王孙悟空都扯上关系了…排上老二的确也不错,真的是有意思有意思啊嗬嗬!"

韩小信此刻反倒显出一本正经的神色来,庄重地说:"就这…这么有意思的团队,叫妳入伙儿…而个别人还扭扭捏捏推三阻四不肯来哩!"

秦小新微微红了脸,说:"那不是原先不知道么?要是知道有这么有趣的一群伙伴儿在这儿聚拢…人家还不早就撒丫子跑来了!"他此时此刻也显得特别欢快,无拘无束,表情也自在,说起话来就格外轻快。但他却忘说了一个先决条件:父亲的管束,那是不可能让他随随便便乱跑出来闲玩儿的。如今,他置身欢乐的气氛中,就不去多想那些不愉快的琐事了。

韩小信点点头,说:"这个,我是信了。小信,那第三位伙计…你还想了解不?认识不?"

秦小新回答:"是那位不胖不瘦又白脸的同学么?你说你快说…我一直在认真听着你说呢!"

"那好吧,那一位白脸儿的伙计名字最不好叫,有些咬嘴儿…他叫粪叉儿!"

"粪…粪叉么?"

"是粪叉。就是农家用来掏粪的叉子。"

"他咋也起了这么个怪怪的名字?"

"农村人么…大人们为了图儿女身强力壮耐摔打,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顺口叫了坷垃石头竹篮箩头…反正叫啥的都有。叫粪叉儿其实也没啥奇怪的,无非是不好叫不好听又不好写罢了…其它也没什么。难道妳的家乡的小孩儿们就没这么个叫法儿么?"

秦小新想了想,说:"有的有的,咋会没有的!以前,我有一个同学就叫个啥儿,从城里去的老师看不过去,嫌不好写,就给那叫啥儿的小孩儿当场改名写作沙自强,让那人的名字顿时就叫得响亮多了,也好听多了。只是那人人品不咋的,无论名字咋么改,好象命里注定了的,到底学也没上好,就早早地退学了。…而这位叫粪叉儿的可能为人还不错吧!"秦小新说着说着,脑海里就萦迴着范老师往日的音容笑貌。

韩小信接道:"那是那是。人家粪叉儿名不算雅,可他为人处事方面那可是没说的…那叫一个顶呱呱!妳看他文质彬彬腼腼腆腆的,可谁也别想惹他,欺负他。一旦有人冒犯他,那可是栓住日头下不来台…。人家粪叉儿在朋友场儿里还特别讲义气…最顾把儿。小新,妳想呀,要是谁是个不三不四的人,我能和他们凑合到一块儿玩耍么?"

"你说得也是的!"秦小新点点头。

韩小信向那三个打球的伙伴招招手,喊道:"戒哥粪叉儿三毛,您仨儿听见了么?快过来一下,见见我们这位新来的好兄弟!"

那仨人就停下蹦跳和拍球,往这边儿看了看,又不约而同地向韩小信站着的地方跑来。

韩小信趁机对秦小新挤挤眉眼,低声说:"小新,你看咱哥们儿说得咋样儿…是实话不?大家万众一心同心同德…可不是瞎吹牛的吧!"

秦小新忙翘起大拇指,低语道:"妳果然是韩信将兵多多宜善呀!"

韩小信随即轻推他一下,迷缝着眼,笑着说道:"妳丫毛说得哪跟哪呀!都不一个朝代也不一个人…连名字都不一样…人家汉初三杰之一的大英雄…咱连他伟人的气儿也闻不着在哪儿呢…你可别瞎缠乱扯胡诌一气呀!"

话说不及,仨人己到跟前,个个都点头哈腰,纷纷说道:"头儿,有啥事儿,请讲!""有么事呀,请头儿尽管吩咐!""头儿,我仨儿都到了,你讲吧!"

韩小信手一扬,庄重神色说:"各位兄弟,杀人放火咱不会,坑蒙拐骗咱不学,吃喝偷赌咱不沾…还是老规矩,凡是邪马歪道及不利于社会安定团结的事儿咱们都不干。现在呢,着重让三位来认识一下这位新朋友…互相结交一下。"

三毛抢着插话道:"这个…不是以前见过面了么?都成旧朋友喽,哪还是新朋友啊?"

韩小信顿着脸儿说:"就你p话恁多!…一会儿不流浪了你就不知自己谁是谁啦!你学会点儿尊重人行不?你要是知道的话…妳给大伙儿说说人家这位朋友叫啥名儿?"

那三毛被怼得哑口无言,瓷在那里嘟着唇儿,脸儿一赤一白,低头暗翻白眼,肿嘴不露牙了。

韩小信轻咳两下,说道:"这位新来的朋友,是大名鼎鼎初一(1)班班主任兼教物理…物理大家都知道么?听说过么?往高处说,那可是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和钱学森研究的专业,是发明相对论和研究原子弹用的极高深的科学理论…都代表着世界一流科技的高精尖…给你仨儿讲了我估摸着你们几个也未必会懂…。"

那叫朱二能的胖子就呵嚏嚏地笑出了声,说:"头儿,您扯恁么远…都跑题儿了!…妳还没给我们几个讲明这位兄弟叫啥名字呢?"

韩小信照胖子头上拍了一巴掌,出手敏捷,来去无踪,说道:"戒哥!妳真是个吃材…呆子!妳没看见我正在作着详细介绍的么?…多嘴多舌,不长眼,尽瞎打掺儿!"

那叫戒哥的小胖子缩着头,连退后二三步,就不吱声了。

韩小信扫巡了在场的几个人,以独有的细高个儿优势,居高临下,鹤立鸡群似的,接着又说道:"这位新朋友是我初一(1)班班主任兼物理老师韩老师的公子,是咱校小学部五一(1)班的学生,他的大名就叫秦小新。大家可记好了!从某种意义上说,秦小新就是我们几个的同校同学,从而也就成了我们天经地仪的师哥师弟,真是有缘呀!我很高兴,为秦小新同学朋友的到来,我在此代表大家表示热烈的欢迎!我宣布:我们从今以后就是团结在一起的阶级兄弟啦!"韩小信首先鼓掌,那仨人也跟着拍手,噼里啪啦,经久不息。

秦小新一听,又一看这阵势,不禁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感激涕零,浮想万千…在家乡时处处事事受歧视,而如今,孤立异乡,竟有素昧平生的人们把自己当亲兄弟看待,还上升到阶级的层面…那将是何等的庄严,又是何等地神圣啊!…秦小新一受感动,那眼泪就如开闸的江河水滚滚而下…。

  <未完…待续>

21,2月3日午间于苏州玉出昆冈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