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安

我希望我读到的小说只是小说,与现实无关,我希望小说的荒诞只在书里。                               

                                                —— 题记

        林奕含在书中说:我所写的最可怕的事,竟然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原来可以过上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的,竟是这个世界的幸存者,因为有些人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去经历。

        房思琪是一朵在十三岁那年就已经被摧残的花,在死去后的五年里,她的尸体被虫食鸟啄,在泛着臭味的沼泽中腐烂。当有一天人们嗅到了她的腐味,没有人去追问罪恶之手,只是觉得多看一眼她都脏了自己的眼。她曾想忘记那些肮脏的记忆,但肮脏的记忆从来不会忘记她。很不幸地,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幸存者。

      书中的伊纹和房思琪的命运其实是一样的,一个被性侵,一个被家暴。只是伊纹可以解脱,房思琪却不能。伊纹还有毛毛先生,思琪却只有了绝望。

        蔡宜文说: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不是由施暴者独立完成的,而是由社会协助施暴者完成。施暴者聪明地洞悉了这一事实,他知道在犯罪的道路他不是一个人,相反地受害者在受害以后才会变成一个人。于是施暴者对社会提供的便利善加利用,他知道在罪行揭露之后,很多时候社会将是他的保护伞,将他的罪恶粉饰美化,将受害者的痛苦排除在外。于是乎地狱坦荡荡,魔鬼在人间。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作者林奕含真实的故事。她不止一次地说不要只把它当小说读。我很抱歉,一开始我以为它只是小说。没有真实地感受过这个世界的黑暗与恶意,我还存有很多天真的幻想。我天真地惊奇一个高中老师在二十年间性侵无数学生竟不被发现,性侵是一个学校男女老师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好像是去年看到林奕含自杀的新闻,因为初中的一个意外让她痛苦不堪,尽管她有美满的家庭,有着别人羡慕的一切,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当她自杀的新闻出来以后,各大媒体聚焦于“天才少女”“强暴”这一类的字眼以博取关注,对林奕含的私事大挖深挖以赚足点击率。而本该被曝光的凶手却极少有人提及,因为即便罪行累累,依旧逍遥法外,甚至连一点道德谴责都不必受。这便是凶手明目张胆堂而皇之的原因,他知道这个社会会为他撑起一把保护伞,在受害者曝光以后,被谴责的一定不是自己,而是受害者。

        难怪林奕含说,“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有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

愿安_第1张图片
想要摘下星星送给你


        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家暴的新闻,有人说跟渣男在一起的女的本身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曾看到女孩在路上被侵犯,有人谁让她穿的那么露骨。帮凶有时候比行凶者本身更可怕。

      上个学期写作老师让全班以小组形式分享作品,我毫不犹豫地建议我们组选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书,尽管它有很多难以启齿的东西,可我还是坚持把它拿到全班分享,因为那不是小说,那是别人的活生生的人生。在人心不古的今天,它有可能是很多人的真实的人生,但是我更希望它只是小说,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暴力,每个人都能被温柔以待。

愿安_第2张图片
希望这只是故事

愿安_第3张图片
最沉重的阅读分享


        余华说:与现实的荒诞相比,小说的荒诞真是小巫见大巫。这句话用来形容林奕含的人生与小说,竟是如此恰如其分。小说太苦太难读,读不下去便可不读,可她却有这个人生要过下去。林奕含本该是熠熠生辉的星啊。想要摘下星星送给你,想想还是算了,我够得着星星却够不着你。

      愿每一个女孩都是幸运的,愿天堂的林奕含安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