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合之众(十二)

屋合之众(十二)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伸出手指向夜空的月亮:“满月?”

“不是那个满啦!是张曼玉的曼,对了张曼玉你知道吗?”

“肯定知道了,小时候就知道是很多男人的女神啦。”

“恩,是我爸的女神,出生那天正好是月圆之夜,所以就叫曼月了。”

“挺好听的。”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曼月拉着我奔跑起来,我们不知疲倦的狂奔了好久,甚至有点追不上她。就这样我被拉着的双脚离地,她犹如平坦公路中动力十足的疯狂冲锋的赛车,但曼月乌黑的发梢在我脸上胡乱拍打着时候又能感受独特到温柔。然后周围的景色忽明忽暗、昼夜交替,前方的情景也是时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时而荒漠戈壁草原雨林。在通过一个悠长的漆黑涵洞后我又回到原点,眼前的河中的银鱼仍欢乐畅游。

次日的上午我早早起床,去镇上的一家新开的超市应聘,因为考虑到即将开业宣传活动浩大,前几天的顾客拥挤爆满,需要招一些临时工维持整个超市正常运转。和负责面试的人谈的颇为愉快,我表示理货打秤搬运都行,然后就等开业前一天下午来超市开会再另做安排。

在镇上闲逛一会儿甚觉无趣,便给周雄打个电话吃个便饭。这家伙见到我先是欲哭无泪一顿埋怨小龙因修车一事和他老爸大吵一架,电影投资变得遥遥无期了,准备和小迈阿正去市内做一段时间的活动幕后,问我去不去?

“什么活动的幕后?”我好奇问道。

“哎呀,不瞒你说,就是一个公司举报大型文艺演出,我们就去搬运组装舞台之类的,你不是正好没工作吗,去不去?”

“我上次面试的工作失败了,但是上午在附近一家快要开业的超市做几天临时工。”

“噢~对,新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超市,这样也行,反正都是靠力气干活的。”说完他大口大口吃饭,期间还因吞咽过猛噎着两回。我提议让那两人也过来吃个饭,说定以后很少见面了。

“不用不用,那两人昨晚在网吧通宵,现在估计正睡得很香着。”整个脸埋在大碗中的周雄说道。

“喔,这样啊!”

“没事,我过段时间会继续和小龙保持联系的,投资还有希望的。你也别太松懈,感觉有什么好的创意及时联系我。”他说完,我点了点头后,喝了一杯冰镇啤酒。

“搬到镇上来吧!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多浪费,再说你现在情况也撑不了多久的。”周雄对我劝解说。

“你说的在理,但是我现在是骑虎难下,女朋友不知道哪天就突然来了,如果到时候看到我擅自搬家非得揍死我不可。”

周雄喝完啤酒咧了咧嘴:“哎呀~女人就是麻烦。”

临走时他本来说好骑摩托去其他好玩地方转一转,但回头看到桌上的啤酒瓶后我说还是算了吧!随后我独自回赶,半路上在商店买盒香烟,出门后看到两个十几岁的小流氓在用手拽女孩的裙子。虽然这俩小子看起来瘦骨嶙峋,但使出的蛮力女孩明显执拗不过。我立刻过去大喊几声驱赶他们,看到露出的恶狠的眼神后,小流氓立即放手后似乎想与我有一场硬站。僵持十几秒后,两人秒怂跑掉。

女孩整理完衣服抬头后我惊讶看着她,这不是昨天晚上药店见过的那个……差点把梦中的名字叫出来。看到我后她也惊呆了下,感谢的话对我忙说不停。

“怎么回事啊?你招惹他们了吗?”我问。

“哪有啊!听别人说他们是兄弟,好像精神有点问题家里治疗无果后就放弃了,一直关在家里,不知怎么就逃出来吓人了。”说完还在不断拍打自己的胸口。

“不上班吗今天?怎么自己出来了?”

“今天有事去镇上朋友家聚了下,一会还要去店里替同事值班。”

“你叫什么名字?”我忽然冒昧的询问是相比较昨晚的梦境中的差别。

可能被我突如其来的发问不知所措,愣了一下笑了下:“叫我鱈儿就行啦!”

“下雨的雪吗?”

她嘟嘴摇了摇头在手机打出“鱈”字让我看,也许发现我脸上透露出疑问。忙说:“是不是感觉很奇怪?”

我似乎明白到了什么回复道:“没没,很好听啊!我最喜欢的季节就是冬季了。”

“为什么啊?又干又冷的。”鱈儿不解地问。

“因为有雪啊!”说着说着就快到了药店门口,我假装停住要左拐,她向微笑我挥手告别后踏入店内。

对于今天的偶遇我非常愉快,关于她的名字我是这样认为的,也许只是个昵称或者乳名吧,但是那些都不重要。这个枯燥乏味的日子中,能无意结识到笑容有如此感染的女孩,就如干冷的冬季下了一场湿润的薄雪。

我回去后烧开热水泡了一壶珍藏已久的花茶,坐在阳台上品味难得一见的晚霞。因为一直没喝热水的习惯,所以要不是在行李箱翻弄寻找证件,压根就不记得还存放着这么一袋莫名其妙的东西。我抿了一口端起玻璃杯仔细观察有些疑问,这股说不上来的怪味不知是过期了?还是本来就这个滋味,或者是放的略多。一股浓郁的气息绕进我的鼻腔内传进大脑每根神经末梢,我闭上眼睛脑海中的场景回到当年的周末下午。

那是一场我自以为即将开启浪漫之旅的约会征途,我在喧闹的广场左侧的木椅上坐着愉悦的等待,刚开始这里的一切就如同她的温热的心脏般富有磁场的吸引和乐符的跳动。孩子们带着童真的笑容来回奔跑,大人们反而在后面惊恐追赶,拿着气球的少女望着远处的摩天光轮,似乎幻想着哪天能和心仪的少年一同坐上游览整个城市的风采。时间一秒一分的过去,但她还未有出现,我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虽然那是我所深爱的女孩,但是漫长的等待则消耗着初来时一点一滴的激动心情。我拿起电话拨打号码,又强忍的放下暗想不能让她觉得我是个毫无耐心的男人。周围五彩斑斓的风景变得索然无味起来,座椅的一端换了不少的前来休息的行人,我带上耳机听歌,试着转移注意力平复一下涌动不止的胡乱思绪。这时木椅迎来一个挎着纸箱满身疲惫的中年妇女,里面是用透明袋装着各种干货,印象中这些东西明显又不是煮汤炖菜之选,处于好奇我前去询问。

这些都是阿姨自家产的花茶,纯天然无添加非常健康芳香四溢。当然我是之前只是在超市偶尔碰到这类东西,见到这么多品种还是第一次。是不是自家生产我则并不在意,虽然平时不太喜欢泡茶来喝,但是眼前的五彩缤纷的各种花茶让我深有好感,随即拿了两包放入口袋。因事情过于久远已不记得当时的价格,以我的性格贵的离谱的东西往往不会轻易购买。粉红色的花瓣在杯中完全展开,却一时忘却叫不出它的名字。我目不转睛盯着它反复观看,就像初见初恋白里透红的腮帮一般令人欣悦。

那天快接近七点半,终于在集合地点见到了她,待我张开翅膀欲要拥抱时,发现旁边还多了位她好久不见曾经的同事。这位女孩子年纪应该比我们都大几岁,但是姿色身材都要比她好上不少。虽说这是实话,但我始终目光还是聚集在她的身上,尽管有时会被盯着突然转身质问我干嘛老是看她?我低下头内心回复道:“傻瓜,那是爱你呀!”

那天的约会不仅没有当初预期的浪漫效果,而且因她同事的突然插入,使得我和她的交谈变得极少。也许是看出当时的窘境,同事也时不时对着我微笑一下,这也多多少少缓解当时郁闷不已的心情。然后花茶就被回去之后放置在物品架上,搬家时塞到某处直到今日。

前些天购买的镇定精神药物看起来对我没有多大作用,最近几天的晚上依然继续里面的剧情走向,而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醒来后又是一阵自责怎么又轻易相信了呢?往往都是看着窗外感慨道:“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梦境呢!”

小区前方的公园里面的各种设施建设和树木栽培,都已差不多竣工,但外面的简易围墙扔告诉人们‘尚未完工请勿踏入’的字样。对于我这种整天无聊的人私自进入纯粹的一探究竟应该不会有事,里面的风景格外引人,一条流动的人造小河穿过一架仿古拱桥。我胆怯的站在上面遥望弯曲的水流,忽然想到了什么令自己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忙跑下去到边上安静沉思。这不就是梦中出现那条充满银鱼的河流吗?

梦境的自己站在原地,银鱼的优美的泳姿看得有些腻味,内心希望‘曼月’的再次光临,因为我有很多话语要对她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