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会先到?

Day1

2018.12.29下午3点左右,在操场排练话剧,当时在操控背景音乐,突然一阵妖风袭来,后面就完全不省人事。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恢复意识还是在组长的叫喊声中回过神过。据说救护车来了还是自己走去的,虽然我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之后进入半昏半睡的状态中,朦胧中躺在推车上穿梭在医院各个角落,意识停留在医生给我缝针的时候。当时印象最深刻的是头特别疼,那个给我缝针的医生一直在按,按哪都疼,后面觉得麻醉还不够量,又慢慢进行了凌迟,磨磨蹭蹭之后才开始,天知道这几针简直经历了一个世纪,后面还是另外一个有经验的医生特别麻溜的帮我搞定了,据说还对菜鸟医生进行了现场教学。好吧~_~综上所述,我人生第一次缝针就当了小白鼠吧。之后兜兜转转来到了病房,转移到了床上。一躺上床发现后背疼痛不已,觉得这床板实在是太硬了,医生说压倒了神经肯定会痛的。接下来病床开始出现一批又一批的人前来探望,据说有各种局的大佬,可惜我的目光所及之处仅限于天花板,后面实在困得不行,半梦半醒间又听见其他病床的家属已经到达,听说有人通知了我老爸,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瞬间心情有点down,一路在外漂泊,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一直很安全,没出什么大事情,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意外。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爸来了,看到老爸的眼眶湿了我也不好受,接下来学校的各种大佬出现各种官方问好。最后以莫莫留下来陪我过夜告终,中途老爸回去后面又返回,原来是被老妈和老哥劝了回来。一晚上下来我和莫莫基本没怎么睡觉,我是疼得睡不着,莫莫是感冒还照顾我睡不着,中间还有个小插曲,就是在床上尿尿,结果因为我问了莫莫为什么和梅梅对我这么好,她回了一句,我们也是你的家人啊!是的。我又多了俩姐妹,我不孤单。

Day2

第二天一大早就是抽血,想想都心疼。然后就是进行各种检查,在移床的时候老爸的神助力让我疼得想骂人。检查完了又回到病床,惊喜的发现我的小伙伴已经帮我把床铺好了。躺上去感觉完全不一样,然而过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浑身哪都不舒服,后面来了两个医生,一个是我的主治医生,一个是骨科医生,过来询问了几番之后告知我的颈椎骨折了,并且给我套上了一个颈箍,这下子是完全动弹不得了。大约到了下午,老妈和二哥终于赶到,老妈一把握住我的手,久久无法言语,确实很难受,当时就想着以后再也不跑这么远让家人担心,乖乖待在家里算了。一下午就出来了颈椎骨折的消息,然而医院却是没有一点治疗措施,只说躺够三个月让它慢慢恢复就好了。接下来老爸他们也开始要求转院,然而并没有位置,到了晚上开始出现了转机,有学生家长告知有床位。这个事情我居然是最后知道的,老爸知道的时候已经在广州打好招呼,准备明天过去。听到这个消息我又不淡定了,我觉得如果现在过去广州的话那学校肯定是不管不顾了。当晚我实在是急得不行。后面想想还是算了,为了那个所谓的脸面,最后没想到老爸居然妥协了,也是意外的惊喜,我还是低估了老爸对我的关心。这天晚上请了护工过来,这个护工刚开始不愿意接手我,还在那里吐槽我,后面鋆鋆帮我怼了她。半夜起来小便的时候老妈叫她都叫不醒?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晚上。

Day3

第三天一大早救护车就来了,快得有点不敢置信,匆匆吃了早餐就走了。再一次吐槽当地大医院的低效率,检查到了第二天居然报告还没出来,真是搞笑,来了高明一年,第一次进来就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此生再也不踏进去一步。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传说中的中医院,依例来到急诊中心,再次照了CT,然后再进行分诊,由于还病床的人还没办理出院,只能在走廊那里等着,这一等足足等了大半天,到了晚上才得以进来。在等的途中立马有护士小姐姐帮我敷药,用红外线灯进行物理治疗,感觉整个人好像活了过来,瞬间对这个医院好感度倍增。这一天舅舅也赶过来看我,虽然我和舅舅一向不太亲近,毕竟看在老妈的面子上过来看我已经很不容易了。接下来舅舅和老哥离开,这一晚睡得特别安稳。这也是受伤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