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过佳期

文:小憩

梦,沉在旧日的河,

深深浅浅,

被岁月清收匆匆掩埋。

多年里,我不曾捎去一支素净的花,祭奠一段刻骨铭心。

只记得,那时的我是个逃兵,

如纷纷落英,

轻轻地来,轻轻地去,

又轻轻地落在另一个故事里。

我在婉婉夕阳中平静,

在徐徐清风中沉醉。

我看着曾经的懦弱,

在风雨中,在山川中,

在深深的意识中,破茧成蝶。

而我并不激动,

并不鼓起勇气,潜回曾经的战场,

因为,那场梦,过了佳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