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梦里醒来

清晨醒了又睡着,做了一个梦。

梦见有个亲戚结婚,我们全家去参加,我们走在东王东边的马路上,往村子里走。我看到倩和家人迎面走过来,她还是初中时瘦小的样子,扎着一个高尾辫,穿着皮衣。我喊她,她没看见,就经过了我们,路上很多来往的行人,我的视线被遮挡了。

我们继续朝前走,我就紧跟在爸爸身后,他心情不错,唱着歌。但是梦里我依然知道真相,知道他生了重病,知道他将离去,我忍不住伏在他肩头哭,强忍着不出声。

我又醒了,抹了一把眼睛,整理了从梦里溢出来的情绪,只是心里还是浓重的忧愁。

年前倩说过年来家里玩,和老爷子打牌。后来疫情闹得很凶,那天倩打电话要过来,老爸正发烧打着吊瓶,我劝下了她。心里也知道,这次错过,可能以后也没有机会见了。梦竟然又反射了现实,他们还是没见面,互相没有看见对方,只是我觉得可惜。

可我又感恩,在梦里,我又看到他健康的样子,没有心事哼着歌,去赴一场喜宴。上次看他好好的还是去年4月份,那时我去济南出差顺道回家,一家人去民丰湖玩,拍了很多照片。那时候真好,我以为往后的日子就像那一天。

可是6月就查出来了,我们陪他去北京做手术,11月又复发住进医院,过年的时候已经持续化疗放疗3个月,病情来势汹汹,身体渐渐不好。后来我见他,都是身体不大爽利,有时又满怀心事了。

《阿甘正传》里,妈妈对阿甘说,“我的时候到了,你不用害怕,死亡只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们命定的归宿。”也许是命数吧,有的人活到90多岁,依然不觉得幸福,有的人早早离开,万般留恋与不舍。亲人陪他走到路的尽头,他们停下来,看着他一个人向前,渐行渐远。

生命总是孤独的。

孤独地找寻生的意义,孤独地体会意识的消亡。孤独地在梦中战斗,孤独地听醒来时候的心跳。但我们依然需要陪伴,当经历恐惧和疲惫,从混沌中醒来,身旁的人一无所知,平和地睡着,你靠向他,便可以脱离出那些奇特的境遇。

“就送到这里吧,后面的路只能他一个人走。”梦里,来接人的小丑说。“有一天你们也会去的,在那之前,好好体验人生吧,把他没经历的人生好好经历个遍,重逢的时候讲给他听吧。”

但愿黄粱梦醒,月明归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