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果核

有一刻,我将死去。

痛苦沉甸的死去。

这是梦境,

亦是可想到的结局。

如果我见过刘以鬯先生的手稿,

大抵我逝在香港。

倘若我观摩过曹雪芹先生的真迹,

大概我茕立在太虚。

一个果核即可丧命,

我写不出未来,

如果,如果我的亲人离去,

我究竟会生会死?

我没有想要的生活,

大概我只得寻一个借口,

勉为其难或是搪塞的活下去。

我喜欢油桃。

深渊派对、天堂炼狱。

想不到这里竟有易安居士的词。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