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纬40度没有花

北纬40度没有花_第1张图片

[北纬40度没有花 眼泪融不掉细砂]

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我曾触景生情想着是时候写一个故事了。第二场雪突至的时候,却哑然我的上一个故事怎么还没着笔呢。然后雪过了好几场,地面的冰结了又化,温度从零上到了零下,时间从2015跨到了2016,而拖延症和懒癌仍旧根深蒂固。一年一眨眼又翻过了一篇儿,不知不觉已经从1打头的稚子变成了2已出头的成年人,从曾经做梦的年纪变成了梦想中的年龄,眼中的世界开始变得有一点点的不同。

十三岁那年我曾想过,十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是否考上了一所心满意足的学校,是否去到了那些只在课本上才看到的地方,是否还坚持着年幼时执著的梦想,是否已经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那个榜样。那时候总是在与班主任躲躲藏藏中偷偷在小本上写写画画记录下来的小心思,现在翻看仍能沉浸在少女时代的满满幻想中。那些总在与父母的斗智斗勇中悄悄用电脑去码字的时光,如今回忆起来都是对全世界强烈的倾诉欲望。在青春期最莽撞的岁月里,我庆幸是有血有肉的文字伴我去煎熬去克服去成长。让我蓦然回首可以发现,原来我和别人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

二十岁这年的自己,告别了初入大学的迷茫与惶惶不安,开始明了要用加倍的努力才能弥补本科与他人的差距,一味的随波逐流只会让自己丧失初心。如果只是和室友一样每天睡到自然醒每夜抱着韩剧眠,浪费的不止是一分一秒的时间更是大好的奋斗光阴。如果只是像大家一样说着去图书馆学习,几小时的埋头后最终只是抱着沉甸甸的书与电量不足的手机,丧失的不止是效率更是提升自己的契机。二十岁像一个转折点,所带来的成长如同一场大梦开始初醒,自己才能做自己的光。

这些年,从来都在惨白亦或斑斓的文字中寻找自我,然后发现另一个自我。

其实大多数时候,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所有念念不忘,生活都给了我回响。因为我的足够笃定足够坚持,让我在成年之际从南到了北。即便我的确被这凛冽北国深深地摧残着,时常的鼻腔出血、突如其来的爆痘、冰天雪地里的刀割大风,但这些好像并不能阻挡我对这个城市莫名的近乎偏执的喜欢。

前几日参加普通话考试,最后一道题让我说说我的愿望,三分钟的时间在那一刻过得缓慢,我吞吞吐吐而唯一清晰的一句就是:我从十三岁那年一直希望我通过文字使我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点点不一样,现在二十岁的我好像真的可以去努力去做到。

你看,虽然北纬40度没有花,但心里早已绽放千万花海。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我是洛小娅。

20160110。时间似过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