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蝶记•知北游》第二章 五味将军4

庄周先遭黑面人的阻拦,税卫的殴打,如今又被这个五味瓶将军逼的命悬一线。恍惚之中,脑子里忽地浮现起家里舒软的木床,屋顶冒出的袅袅炊烟,熟悉而温暖的敦厚黄土,以及他养的可爱呆萌的白羊。内心一下子被柔软的回忆击的粉碎,竟然"哇,哇"大哭起来,鼻涕泪水混作一团。

离咸戎马生涯见惯了厮杀,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爷们像个婴儿般的痛哭流涕。离咸木愣当场,刚刚的凌厉杀气顿时消散,万鬼钺举也不是,砍也不是。

女子见到庄周的“活像”也愣住了,等到缓过神来乘着离咸犯呆之机,一脚踢开压在两人脖子上的斧钺,扑扇起翼翅拉起啼哭的庄周跃向酒楼顶层。

离咸心道,“原来姓庄的不会一点法术,那么适才喝酒之时所感受到的一团法术气息,看样子源自女子一人。”

他朗声道:“凭借二位的微末法力,今日想要逃出离咸的掌控是万无可能,还是交代清楚。”

女子道:“我等好意结识将军,不想却被将军武力逼迫。我是蝶女不假,然与将军却是真诚相交。玄武都蝶人与狐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离咸道:“非是离某威逼,只是责任重如山岭,不得不如此。”

他提高嗓门冲庄周又道:“只要非我敌类,把事情说个明白,离咸绝不会为难你们。庄兄弟你我以后照样兄弟相称,把酒言欢。”

庄周止住啼哭,挂着泪珠的眼眸可怜似的望向离咸,不知如何是好,又转头向女子望去。

女子见他泪水盈面,一道道泪痕流满脸颊,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还夹杂着点心疼。素手扬起气刀从衣服上裁出一块绢布递给庄周。

庄周接过布帛塞进怀中,只用自己的衣服把脸胡乱的擦抹。边抹边对着女子撒娇道:“你的衣服太干净,我舍不得用……舍不得……”。

庄周本来衣服就脏,这脏衣服抹了一把脸,脸庞成了“鬼画符”。女子觉得滑稽,抿嘴乐了起来。

离咸这等汉子见二人调情似的动作言语,哪里受得了?眼睛一闭,斧钺向着二人一指,蹙眉道:“快快回答我的问题,本将军耐心有限!”

女子悄悄调整气息,向离咸说道:“虎君之心,路人皆知,何况我们这等商贾来往于谷岭山川,知晓一些政事消息原本平常。我们来时恰逢将军与那兔神兵械斗,在将军与兔兵对话之中听说了些片面之词,因此揣摩推测而已。怎奈将军性格如雷,不待我们解释便忽然翻脸,对我二人强用法术,施加兵器……”。

离咸听得女子言语,在心里暗暗埋怨自己稍有冲动,语气渐转柔和,说道:“即是如此,你一身法力何来?虽然狐族与蝶人不曾大动干戈,但是你所说之事太过敏感,不得不防备”。

女子道:“生意来往,难免遇到些水怪山鬼,一身法力乃是为了防身。因将军正气凛然,忠义仁爱之名遍布方圆,小女子只是看出将军此行似有蹊跷,才肺腑相告……”

她长叹一声:“谁料将军不识好坏。”

离咸闻言情绪缓解,盯着女子看了片刻,见她神容坦然,不似作伪。然而心中还是尚存疑虑,粗声道:“看样子,倒是我反应过激,得罪二位了”。

他收起长斧,眼神扫探四周。瞥见缩在角落的小二,颤颤发抖。哈哈笑道:“小二莫怕,重新打扫客店,归置桌椅。再上些酒肉,我给庄兄弟陪个不是”。

离咸登上楼阶,拉过恍惚中的庄周,笑道:“既然庄兄弟不是敌人,我这里给赔罪了”。拿起桌上的一坛残酒,顺着喉咙灌了下去。酒罢,从衣甲中掏出一个精致小盒,冲庄周道:“兄弟邀我喝酒之时可是胆识过人,可是遇到真刀真枪却没有半点法力,愚兄为表歉意,也当是我俩有缘,送你一盒吃食,请一定收下。”

庄周心想,离咸适才威慑自己,也是因为反应过激,现在诚意道歉,以礼物劝我好和,便就坡下驴。再者自己也斗他不过。

庄周道:“离将军法力了得,庄周领教过啦,将军诚意解除误会,这个礼物嘛……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却没有礼物送你”。他摸了摸口袋,一摊手,囊中羞涩。

离咸笑道:“不妨事,不妨事,来日方长,哪天兄弟寻摸到了什么奇异宝贝,再送我一件回礼不迟。”

庄周迟疑道:“那……”

离咸将宝盒递他手中。说道:“庄兄弟打开盒子看看,离某这个礼物喜不喜欢。”

庄周轻巧的打开盒盖,盒子里赫然放着三颗泛着素色幽光的白色丹丸。

庄周不识,奇道:“莫不是糖果”?

女子瞥了眼不识货的庄周,盯着三颗丹丸,惊道:“莫不是青丘散?”

离咸抓了把赤色的胡须,点头道:“练家子就是不一样,让你猜到了。不错,这就是狐族的青丘散。

女子又羡又奇,说道:“曾听人言,此丹得之不易,是青丘山下圣兽白狐在幼年时食18种温补草药,于自身腹中孕育十年才有所成。不知是真是假?”

离咸道:“有此说法,白狐本就稀少,自身寿命一般也不过十载左右。一丹成,一命损,所以这青丘散难得的紧。此三枚青丘散是我十几年前因功劳主子赏赐的,一直不舍得服用……今日送与庄兄弟啦。”

庄周心神荡漾,盯着青丘散眼冒精光,轻轻拿起一颗仔细端详,喃喃说道:“能长生不老么?”

女子拂起衣袖,手指敲了敲庄周的脑壳,啐道:“天地尚有劫数,何况生灵乎,想长生不老,是想永远做哭鼻子,淌眼泪的小邋遢鬼么?”

庄周邪了她一眼,转睛盯着青丘散,努嘴道:“那这玩意儿能干啥?”

离咸刚欲回答,五彩轿里传来一语悠怜的声音:“虽不能长生不老,却能健壮体格,延年益寿,滋补容颜,增生真气”。

离咸道:“离羞大致说的不错,这青丘散是木精草药可补身体真气,功效如同“草木生长,枝繁叶茂”生物吃了能茁壮成长,骨骼强健,灵气存身,正气满盈。”言毕,瞅了眼痴迷的庄周,又看了眼女子,不怀好意的笑道:“还能助阴阳相生,鸾凤交和,大江大河,一日千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