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我漫谈

2016年,接到体检中心打来电话后,自己人生的第二场噩梦(救赎)就拉开了序幕。

第一场噩梦是读高一,完全陌生的同学和环境,即使读着县城最好的高中,依然想要退学。第二场噩梦(救赎),为什么是救赎?感觉老天在我还可以接受事实之前,给了我提醒,即使我在往后岁月中,持续和医院打交道了三四年,别人在最美好的年纪可以尝试所有的感觉,而自己却把自己一点点封闭起来,远离人群,尝遍各种苦滋味的药。

接下来的每一年,就觉得霉运总会时不时来骚扰一下。

2019年发生的事情,可以算是人生中难以承受,不愿回想的第三场噩梦,好歹走过来,目前的结果是令人欣慰的,每当处在人生低谷的时候,都会告诉自己,不会再比着有更为糟糕的事情了。

今年,2020年,数着手指,自己已经28岁了。2019年的时候,我说,感觉自己让自己在最近几年的跌跌撞撞中慢慢学会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其实就是不优秀,自己不是心里那个大家都会关注的小公主,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孩,开始学着接受自己的平平无奇,在平平无奇中,开始从零的努力,哪怕在平平无奇中上升1级。

可是,28岁了,应该是女孩子最好的年华,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从28岁之后,无论是体力或者是容貌,都会开始走下坡路,回首自己最近几年,仿佛一事无成的样子。一事无成的感觉萦绕在自己的脑海中,无情的停留了数月,不断在自我否定中来回挣扎。28,没有房,没有车,没有高收入,也没有男朋友。如果把自己必做一个产品,像是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失败的产品,自己成了一个失败的产品经理。

国庆节前,单位涨薪,自己不在名单中,两年没有涨一分钱,之前一年因为公司准备上市等种种理由把,没有涨薪可以理解,可是两年了。领导反馈说好像上一级领导莫名其妙把我划掉了,哥哥说,这种事情很大程度上是和直属领导有关系,自己被玩的团团转。这样的解释,突然觉得不知道该去接受哪一种,相信哥哥还是相信领导,平时表扬是个宝藏男生的领导。突然觉得此时的“单纯”像是一个讽刺的词一样,就像几年前“可爱”这个词一样令人讨厌。自认为自己在工作中,谈不到是最优秀,但也不是能力差的,唯一会被挑剔的在于自己偏内向性格带来的不太会表达。这样去深挖否定自己,开始让自己觉得自己有一堆的毛病,隔两天哭一次,包括喜欢的男孩子不喜欢自己。

昨天听蔡康永的情商课(电脑没电了,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