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物语0422-0427

今天日常同和我同时休产假的同事聊天,平常一般都是聊孩子,她今天突然聊起了工作。

大概是因为许久没上班,对于她突然聊到工作这件事,我并没有察觉到异样。聊了几句后,她突然告诉我五一过后,她就要去上班了。

我一愣,产假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吗?随即心里便有了答案,我问:你要去哪?

她简单回答了要去的地方,同时表达了这么快就要上班的苦恼,毕竟是母乳喂养。

我表达了对她的祝贺,但内心却波涛汹涌。

自从去年跨支行轮岗,身边的人事一直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导致我回到原网点的时候,从前熟悉的面孔屈指可数,仿佛是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

而现在熟悉的面孔又走了一个,我的情绪像一团乱麻,纷扰复杂。

我不喜欢这样的变化,一下子把一大半的熟悉的同事都变走了。我小声地对大猪蹄子说。

大猪蹄子抚了抚我的头,要不你也考虑换个地方吧?

我低了低头,一时无语。

我感到一丝焦虑,我不喜欢这些变化的背后,其实是自己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孕期的安逸生活让我的职业规划偏离了轨迹,年龄的增长也让我逐渐意识到职业生涯上升的有限性。

这种焦虑在得知同事要调离的消息时到达了峰值,但随即慢慢冷却。

我是太久没上班了,所以对工作上的事情变得有些迟钝。

其实,做运营主管本身不累,做大网点的运营主管才累。而且休完假后,我即将面临后台向前台的转型。

起初,我以为我担心的是转岗的适应,可是我仔细一想,别人能做我为什么不能?

我杞人忧天的其实是对自己毫无由来的高标准,要做就应该做得出彩。

变化,意味着接受和成长。人总要学会接受,更何况,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成长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