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声声的记忆

今天下班算是早的,在地铁上就想好了晚饭的搭配,出了地铁,直奔超市,迪亚天天不大的空间里堆满了货品,过道变得狭窄。疫情之后,生活用品多数是网上选购,直接送货上门,方便太多,所以有小半年没有进过超市了。打算买旺仔牛奶搭配火龙果榨汁的,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旺仔牛仔,只好选了椰汁来代替,晚上的果汁变成了火龙果加牛油果加椰汁,味道也不错哦~

走在街上,雨后的风有些惬意,等红灯的档口,一阵知了声闯入了我的耳朵,虽说已经入夏了,但没怎么注意过知了的叫声,就这一耳朵,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了小时候的夏天。

每到夏天,晚饭都会由屋里搬到院子里,妈妈最常做的是凉面,凉拌黄瓜,加了麻汁(芝麻酱)的凉拌黄瓜,其他菜倒不是很深刻,虽然简单,但每次吃的都非常满足。吃好饭,会约上小伙伴一起到树林子里摸神仙(知了,也叫蝉,神仙是它的前身,神仙是我们那里的土话儿),晚上神仙会破土而出,慢慢爬上树,饭后去摸的时候,神仙们都已经爬上树了,被我们摸到的会拿回家用盐水淹起来,然后就会变成餐桌上的一道美食,据说高蛋白,非常有营养价值。没有被摸到的就会脱壳而出变成知了。记得有一次好不容易摸了一瓶子(圆形罐头的瓶子),回去的路上太兴奋,没注意脚下的路,摔了一跤,瓶子里的神仙摔掉了一半,心疼了好几天。前两天老家的朋友发了一个朋友圈,就拍了一个神仙一个蝉,说是树少了,神仙的产量也大大降低了。

不出去摸神仙玩儿的时候,就会跑到大街上,街坊邻居都会在饭后出来纳凉,大人们家长里短,国家大事啥都聊,作为我们小孩子最喜欢听的就是邻居四爷爷讲困难时期的那些事儿,有一些也会有夸张的成分,但每次听,还是会听的津津有味。当然爷爷偶尔也会考考我们,比方一斤棉花和一斤铁哪个重?第一反应是铁重,以后再听到这个问题,就知道两个是一样重了。嘻嘻嘻…

小时候的夏天最少不了的是雪糕,最开始是骑着自行车串街走巷卖雪糕的,老远的听着叫卖声,赶紧回家拿钱,有时候钱拿到了,卖雪糕的人已经不知了去向,再后来,家里有了冰箱,夏天妈妈会批发一些来放在家里,有不同口味的,可以大大满足口腹之欲。现在,雪糕的品种口味琳琅满目,但怕凉,一个夏天吃的次数手指头可以数的过来。

想到了凉鞋掉进黄河失而复得的事儿,想到了在麦场里扬场收获的情景,想到了姨家的苹果园,想到了家里的大蒲扇,想到了海军连衣裙…现如今,当时那个爱哭爱笑简单真实的小女孩儿长大了,而记忆里的亲人有些已经永远的离开了。

感谢傍晚的这一声知了声,让我回忆了下过去,感受到了来自记忆里的爱和温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