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那些事儿 二

 翌日清晨,东边的太阳比平常出现的都早,更大,更鲜艳。虽然经过昨天一晚的尔鱼我弄,彼此都累得不行。但李佳还是在闹钟响起之前就起了床。看着枕边白皙肌肤的王医生,馨甜的睡姿,脸上得红晕不时又出现了。是害羞,还是内敛,不得而知。

 简单洗漱下,怕吵醒了这个一直暗恋许久的大男孩,没来得及上妆,抓了件衣服变匆匆上街了。

 出了门前的拐口,便有一个集市。街伤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一向生厌的卖菜李大妈嘹亮的吼卖声,曾经以为眼前这个“泼妇”肯定是东北出生,活脱脱一个相声演员,那嗓子,比王熙凤还王熙凤。但今天不知怎么的,反而觉得她的声响出其的特别,有种难以启齿的美。如果按照平常,李佳会在卖鸡蛋饼的王大婆摊个饼,别人都加香肠啦,里脊肉啦。可是李佳一想到老家的父母,每天吃的都是康叶菜,就舍不得吃。但有个声音却破口而出,“今天来个全肉的,要两个鸡蛋。”话语中带着些许甜蜜。王大婆听了,惊着了,反问道“中彩票啦,还是单位发红包啦,今天怎么舍得割肉啦。”李佳听乐,微笑不语。王大婆见不理会,便加快了手速,不一会儿,全好了。打包了鸡蛋饼,转而在另外一个摊位上买了两杯豆奶。

  轻声开了门,捏手捏脚地整齐摆放好营养早餐。当然乐,全肉的鸡蛋饼李佳可舍不得吃,那可是精心为王医生准备的,暗想到昨天晚上人家那么卖力的表演,李佳心里就偷着乐。

  在柜子里拿了本书,找了个面对王医生的椅子,喝了一小口豆奶,便看起了书。虽然在详装阅读,但字里行间的情节却没有一点印入眼帘,满脑子都是昨天王医生无与伦比的表演。心想着,待会王医生醒来了,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女孩家里,会如何作想。会破门而出,还是寒暄几句继续沉默少言,继而当做全然不知,各种生活。亦或是,延续昨天的热情,虽然昨天是喝醉了酒,但明人不说暗语,酒只是一个借口,是由头,性爱的演绎是彼此的你情我愿,而不是全然归罪于醉酒。酒是无辜的,只是有些人假装不知道而已。

 墙上的挂钟,每一秒的走动,好似和李佳心跳的声响频率重合,在光线一点点渗透进屋子,照耀到书本上。王医生一个声响打破了延续了几小时的宁静,“好渴,想喝水。”李佳急忙扔掉了书,顺手拿了洁净的玻璃杯,反复冲洗5.6遍,倒了早已凉开的水,底到王永面前。王医生起床撑起上半身,健硕得肌肉在阳光照耀下格外耀眼,明显感觉到玻璃杯里面的水晃动了一下,“给,水。”憋出一句话。

 安静地等王永喝好了水,放下了杯子,以为王医生要开始诉说点什么,结果,什么事情也没有。只身起了床,穿上了整齐摆放在旁边的衣服,没等李佳开口,说,你还没吃早饭,桌上都摆着呢。王永视而不见,象征性地倒了声别,比客服小姐说,先生,您好。还客气,足以见得面前的这个女人在他心里是如此“崇高”的地位。

  即将离去的人,你再怎么挽回也追不回。刚才在书本上看到的句子,此刻却非常应景,空荡的房子回复到往日的宁静,不带任何声响,时间带走了一切,什么也没发生。真的没有发生点什么吗,李佳在心里询问着自己。至少,她和王医生现在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夜情吧。比陌生人应该关系更亲密点吧。至少,现在李佳是这么认为的。或许,事情的发生会如她一样想象发展,周一去单位,看见王医生,两人会见面打招呼,,偶尔寒暄。或许,还会有下一次,也是下着雨的天,也是傍晚,也是喝醉了酒,同样的街道,同样的昏黄灯光,同样的房间和床,只是会是同样的我和他吗?

 突然跳动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出一个熟悉的名字,陆明远“这周二我想来看你,你有空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