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物贩子|第二十三章 鼠人

一顿尴尬的见面后,四个人开始了畅所欲言,谈天论地。用王苏苏的来说,喝酒前她是艺术学院的,喝完酒艺术学院是她的。要说吕娜的性格是真的让我佩服,第二天给我发了微信告诉我,她要继续去拍戏。我跟老宋也赶忙去了剧组保护她,在发生了那件事后,剧组也变得平静,我和老宋决定去继续调查话剧院里的残肢。

那肯定是罪物留给我们的警告,让我们不要再管这件事情。

我跟老宋趁着晚上学校人少,顺着银杏林溜了进去,这才发现坏了事,银杏林都是亲热的学生,我俩穿着黑衣服过去把人都吓得从草坪上站了起来,像极了僵尸变异,借着月光你看着两个两个的人排排的站在一起。

好不容易又到了话剧楼前,我们准备排查起来,中午的时候打了电话大华,他是这片的片警,通过他我们才知道这第二个女生至今只发现了一个头颅在学院附近的垃圾箱里,剩下的便毫无线索。

老宋从东边的路往话剧楼转悠,我从西边的路向话剧楼走着。没走多一会老宋给我打了电话让我赶紧过去。到了才发现,这有个下水道没了井盖,里面还若隐若现的发出哀嚎声,本来就空洞的环境传上来变得阴森恐怖,月亮当头,照了下来,井里一片漆黑。只有那声音阵阵的飘上来。老宋用手电朝下照了照也没什么发现。

“陈哥,这是被人偷了井盖?”

“不可能,艺术学院安保这么严,而且最近出了命案,谁没事会来这偷井盖。”

“很可能跟那天的残肢一样,是故意让我们看见的。”我看着黑漆漆的井,总是仿佛诱惑着我下去。

“那咱们怎么办,通知警察,溜了?”

“老宋,有时候就得阴差阳错着,既然凶手想让咱们下去,那咱们就下去瞧瞧。”

我跟老宋掏出了匕首握在手里,含着手电一前一后的爬了下去。

地下通道还是挺宽敞的,我跟老宋一前一后走着,污水里散发着一股子恶臭,不时有老鼠,虫子爬到脚面上。
“哇哇”隐约的前面传来一丝哭叫的声音。

“老宋咱们去那边看看。”我回头拽了下老宋的手,他的手跟我一样,下水道潮湿闷热早都沾满了汗珠。我们顺着声音,往那边走着,除了脚落下来的踢踏声和污水的哗啦声就是似有似无的女性哀嚎声。

往前走是个岔路口,两边都是黑漆漆的。

“声音在东边,我们往这边走。”我戳了下老宋。

“陈可,听我的往这边走,相信我。”老宋笑着过来拉着我。

“可是声音不在这边啊。”

“这都是通的,你信我就对了。”老宋含着笑嘿嘿的跟我说。

“好吧,诶,老宋你这手咋个这么凉啊。脸色咋都惨白了起来了。”

“吓得吓得,不碍事,陈可赶紧跟我走吧。”说完老宋从后面推着我就跟我走。

这边没了声音,但是臭味却越来越重。

“老宋奇怪啊,这边臭味咋这么重,虽说都是下水道,这边比那边抽了许多,还有股子死老鼠的味道。”

“陈可这地方,老鼠这么多,臭位重正常,”老宋跟在我后边还是推搡着我。

“不对啊,老宋,这前面越走越黑咱们这是要去哪啊?你到底在干嘛。”我有了些愠怒。

“陈可,你就听我,往前走再往右转就对了。”

在半推半搡下继续往前走着,污水声也越来越多,哀嚎声缺一点也听不见。

老宋在后面总是咯咯的笑着。

不对啊,老宋从来都是听着我的指挥行动,也不会叫我全名都是叫我陈可。
脸上还总挂着股阴笑。

“老宋啊,昨天你真坑啊,让你TP下路一起偷家你就是不偷,被人家反一波了吧。”

“嘿嘿,昨天想多浪会没成想熟了。”

正说着,前面是一块大木板子搭路,老宋催着我:“陈可,赶紧往上走啊,马上就能见到女尸了。”

听到这,我知道这人肯定不是老宋,老宋身强力壮一向都是走在最前面的。我立刻回头踹了一脚。把匕首也拿在了手里。

“你到底是谁,老宋在那里。”

“陈可,你干嘛啊,我是老宋啊。”老宋躺在地上一副哀怨的样子,手背过去不知在干什么。

“放屁,昨天玩的是吃鸡,根本就没玩LOL,哪里来的偷家?”

老宋眼瞧着被发现了,从背后扔出几块石头。

我侧着身子躲了过去,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石头是几只大个的耗子。个个大绿眼睛张着大嘴。

老宋冲了过来,对着我一拳轰出,那拳风呼啸着朝着我而来!我这小身板自然吃不住,还未来得及做出防御动作,就见那拳头像着胸口砸来,打得我差点掉进河里。

我用匕首呼啦这老宋,划破了他裤脚漏出来都都是老鼠,老鼠吱吱吱的从裤脚里窜了出来。

呵呵,这家伙是群老鼠,我往后顿了顿,甩出张火符一脚把老宋踢进了河里。老宋烧得噼里啪啦乱响,里面的老鼠顺着衣服往外揣着,不一会面目都没了,漏出一张皮,一套衣服顺着污水流走了。

我说这家伙一股子老鼠味道,浑身臭气。

拜托了老宋,我开始观察这木板子,一看就是新放置的。我掀了起来,下面乌七八黑的,用手电照了照,才看见,老宋在下面靠着。

这老宋是真的么,是谁要把我们到这来?

我喊了几声老宋都没啥反应,我捉了只大个的老鼠丢了下去。老鼠正巧落在了老宋手上,咬了起来。
“哎呦,这他妈是啥,疼死我了。”

“老宋你咋在底下呢,陈哥,刚才我跟着你走走你就把我踹了下来。”

“陈哥,这次你是真的吧。”

“废话,还不赶紧滚上来。”

“嘘,陈哥,前面地道里有件白衣服,我去捡过来看看。”说着老宋猫着腰就要往前走。

“卧槽,老宋,这他妈是陷阱别去啊。”

老宋不听劝,走的我已经看不见了。见喊不动老宋,赶忙跳了下去,两个人在一块还有个照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