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未能漂亮的事

说实在话,这事情办的算不得十分的漂亮,更或者说,他不该接了这个事,他不但给自己找了不快,更让旁边的人也感到尴尬,不知如何安放。

星期三那天,我收到了来自难得联系上几次表哥的来电。我们彼此之间很亲切,但不表示我们彼此经常来往,因此,收到表哥突然的来电,我有着差异。

“哥,什么事啊!”我一直以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格。

“怎么了,没事就不能联系你了,我们兄妹之间就不能联系感情了。”

“没,”他劈头盖脸一顿,让我还不上一句话。

“是这样,我给你介绍个朋友。”

“您老什么时候也操起了媒婆的活。”

“我和你讲,这件事情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所以你不要和姨妈说这个事,如果觉得可以,到时再说,如果不可以,也可以做朋友,是吧!”

“可是,我并不想出去,天气冷的让人不想出门。”

“嘛,到时候我直接过去接你可以嘛?”

“可是会很尴尬,彼此在一块,多不痛快。”

“到时候就你们两个,等你们离开的时候叫上我就好。”

“真是,您老如何想起的,搞这么一出。”

“我是你哥嘛,你这话讲的,而且我和你哥孩子都好大了。”

不好直接拒绝了,实在不知如何开口,只想暂时搁置半边,等着什么时候出现一个极好的推脱,我把烦心事放在一边,干脆不去想。

“哥要给你介绍对象?”

刚刚挂断表哥电话,老妹电话随至。“你怎么知道这个事!”

“你干脆说自己现在没有谈恋爱的念头,直接拒绝他。”

听我的疑惑, 她才道了她的不同意,“他介绍的那个,就是那个眼睛有些不好的那个。”

此人名字我是不知道的,但是却是知道那么个人的,所以,老妹一说眼睛有一只不好,我顿时知道了。

可是这会打电话过去反悔是不厚道的,而且,我觉得看人不能这么去。

可是电话里说不让家长知晓,我们老表之间的事情会逐步上升。老妈晚上提到这个事就让我感到吃惊,然而让我感觉正真觉得他失信的是。他在今天晚上,在未问询的情况下,自己决定带人上门。对于没有征询意见这一点,我觉着有些的不快。人来了,对方还带了家长,事情随之又升了一个档次,跟之前就完全不是一码事了,因此,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办的极为不美的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