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八月 (11) 如果遇到她

丁赟半夜忽然醒来。

头晕晕沉沉的,坐起身看着身上的被子愣了一会儿神,才确定自己人在哪里。

想喝一些水,刚要开灯就看到了床头的玻璃杯。他摸上玻璃杯,水已经凉了。




“别再给我打水了。”

“没关系啊,反正我也不能去上操,也不能老在凳子上坐着吧。”

“你……”

“给你打好你就喝,我不舍得你和别人挤着打水。”


丁赟想起丁珮快放假的时候踏空从楼梯上摔下来,尾巴骨疼了好久,连着一周没去上操上体育课,走路也一瘸一拐的。

上完操他总是和京坤先跑着回来接热水,就在丁珮摔伤的那周发现每次回来水杯虽然还在原来的位置放着,但是已经接好了温水,以为是同桌帮忙捎的,后来发现同桌比他回来的还晚,他去问京坤,京坤也说不知道。

想过会不会是丁珮,但是他都已经拒绝那丫头了,更何况丁珮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也不太可能是她吧。

京坤自从发现了丁赟的“田螺姑娘”,也就不紧不慢的回来了,反正丁赟有水,分着喝就是了,他有点高兴,希望见见是哪个田螺姑娘忽然对他们家丁赟上了心。但他没敢告诉丁珮,怕丁珮难受。

好容易熬到了周五,轮到京坤值日,临上操前他还和丁赟拍胸脯保证今天一定要抓到田螺姑娘。

师中课间操每个班会留一位轮值的同学,请病假的可以在教室里休息,今天是京坤轮值,丁珮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说要不要帮忙做些什么,没想到京坤拿着扫把靠在门框边上说他要抓什么人,她笑了笑,问京坤是不是最近分班的压力太大了,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了,话还没说完,就听京坤扭回头问最近有没有什么人课间操经常来班里。丁珮乐了,说除了值日生也没别人了,这么紧张干什么,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回座位上去了。


田螺姑娘并没有现身,丁赟的杯子是空的。

京坤觉得奇怪,难道她认识自己,也知道自己和丁赟关系很好,怕被认出来所以今天没有来吗?

他查了这周的值周表,五天有四个值日生是男生,另一个是林绮。林绮那丫头绝对不可能喜欢丁赟的,难不成是隔壁班的小姑娘?


丁珮看着京坤一会儿看看值日表,一会儿双手撑着脑袋发呆,于是问他拿值日表干什么,京坤有点支支吾吾的,他知道班长和丁赟表白失败了,忽然又出现这么个田螺姑娘,班长知道了岂不是又要难受一阵,犹豫着要不要说,丁珮却抢先说话了。

“还找那个打水的人呢?”

“诶呀烦死了,今天她怎么就……”京坤挠了挠头,却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心里想着“我也没有和班长说我要抓一个打水的人,班长怎么会知道?”

“一周五个值日生,四个是男生,一个是林绮,除了他们也没有外班人来过,教室里只剩我,你说打水的人是谁?”

丁珮抽走了值日表,起身慢慢的插回教室后的透明公告栏里。

接着,上课铃响了。

她听到了这一周京坤和丁赟关于什么田螺姑娘的对话,也听到了今天京坤和丁赟说一定要抓到那个人。

京坤还在愣神。

“班长…真的是你?”

“不信拉倒,别想了赶快做题吧,等着化学老师请喝茶吗?”

“不是…班长,你给丁赟打水为什么不告诉他?”

“董京坤?一上我的课就说话?又想站起来了是不是?”化学老师站在讲台上点他名字,班里发出了一阵闷笑,丁赟扭回头看了董京坤一眼。

丁珮在低着头写题。


中午吃饭的时候京坤也一直忧心忡忡的,丁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问京坤,他只说回寝室再说。一回寝室,京坤关上门就告诉丁赟,那个田螺姑娘就是丁珮。

丁赟没说话。

周六休息的时候他给丁珮发了消息,结果收到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舍得你和别人挤着打水。”


他不想伤害别人,所以那些额外的好,他也并不想接受。

想着丁珮一瘸一拐给他打水的样子,有些不忍心,把“我不喜欢你,不要瞎费功夫了”这几个字删掉,发了另一条。

“好好养身体。”




丁赟摸着那杯水,想起那时的“田螺姑娘”。

丁赟有很多朋友,但除了丁珮,好像再没人那样记挂过他了。

分班之后,丁珮也会在返校之前提前看好一周的预报,告诉他要加衣服带雨伞了;天气干燥的时候会经常带水果来,丁赟依稀记得她经常会让京坤给他带柚子,一瓣一瓣的装在小的保鲜袋里;他嗓子不好,换季容易咳嗽,那段时间丁珮正好也病着,有天晚上请假回了家,第二天这姑娘带着小保温杯来了,硬是在食堂看着他吃完早饭之后捏着鼻子把热热的艾叶药汁喝完……


他说着不想接受这些多余的好,但是这个姑娘不由分说的挤进了他的生活。


丁珮说好只做他的朋友,他也就借着“朋友”,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生活里的另一个人。


丁珮数学不太好,他会站在班门口给她讲一些尽量简单的方法;有时候月考出成绩,丁赟会留下来晚一点再回宿舍,路过丁珮班的时候进去看一眼贴在黑板上的成绩单,看到依旧没有起色的数学成绩,丁赟会皱皱眉头;还有的时候,丁赟会做一遍文科班的数学卷子,把每道题的过程都写在草稿纸上拿给丁珮看;丁赟不太会关心人,但是也会慢慢和丁珮说一些学习之外的事,也会在天气冷的时候给她发一条消息……


高二生日的时候丁赟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封信。

接着是高三的冬天。

大一在S市开着空调的寝室里,他拆开了很大的快递盒子。

是丁珮绣的抱枕和信。

大二的时候丁珮很忙,寒假回来看着视频学做了一只牛皮本子,然后认真的写了信。


丁赟会收到很多礼物,但是丁珮的信,是他最期待的。


因为丁珮,他变得不太冷漠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