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0

小芳同学突然让我录读海桑的《给我的孩子》,说是给儿子作生日礼物。

我表示惊讶。

先是惊讶她起码是有听过我读的东西,而且于我所想,又有信任我的意味;然后惊讶作为同是奔五少年的我们,心底里还是愿意用温柔的方式表达爱意。

无论如何,我录了给她,虽然我自己都不太满意,但还是希望她儿子能听到最后,并且明白那份儿关于妈妈的爱意。


爱是相互的。

昨儿临睡前,给室友读了一则关于零食的文字。边听读她就边感慨嘀咕:

“幸亏我不喜欢零食……幸亏我想什么妈妈都愿意买……幸亏我不是那样的孩子……”

她还抬起身子,把头靠过来,埋进我的胸前发嗲的问:

“妈妈最好了!今天我像是在过生日一样,既买了衣服裤子,还有鞋,从来还没穿过这么贵的呐!(A开头的,是有点不菲)嗯!你最好了!不用学习陪着我,太好了!”

得,她是夸我呐还是骂我呐?从来没有?只不过从前小,大家爱护咱们,愿意把一些二手的拿过来,鞋应该没有亏待她的。

“某天,你不是这样说的嘛——老妈知道吗?我从下午第一节课开始,就想你了,就想回家,想和你在一起。我问为啥想啊?是不是惦记着手机呐?你说不是,就是想妈妈了,因为妈妈对我好!……老妈心也是肉长的,除了学习要求必须严格,其他事情基本上都顺着你的……你这样一表白,老妈我感动了!”

“哦!怪不得,原来那天那话还有这么多好处呀,那我以后多说,哈哈!”

呵呵!多说,就硬心了。

孩子,我爱你,仅此而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