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仙传》第三卷:黃茶 太和仙子~婆婆威武(45)

《茶仙传》第三卷:黃茶 太和仙子~婆婆威武(45)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文|指月轩主


上一章 六星七星

玄宝宝见胤珏振振有词的讥讽他,也不生气,慢悠悠地说道:“那我告诉你,当年北斗七星神君下界去寻麒麟神兽,为什么自称轩辕氏,轩辕,玄圜也,他就是我们玄武的小号,不仅南斗六星天剑是我们的,北斗七星轩辕剑也是我们的……”

      这边玄宝宝与胤珏斗嘴,那边太和仙子问兰芷仙子道:“你们带胤珏去看了苹婆婆?”

  “没有呢,只去看了炭翁。”兰芷仙子回答。

  “此时星光正好,咱们去婆婆那里看看。” 刘云婷说完,对春茵说道: “师妹,苹婆婆一直念叨你,这次来若不去她那里,她一定会怪罪我。”

  春茵说:“我也很想念她。”

  玄宝宝却说:“我不要去看那个老太婆,胤珏也不要去。”

   小钥儿笑了,说道:“婆婆一定也不想你去。”

   原来上次刘云婷去浮玉山,苹婆婆和小钥儿都跟了去,她婆婆妈妈把玄宝宝烦个半死。

  大青仙人与琼瑶仙人告辞离开,小钥儿与玄宝宝留在桑园,春茵四人走大桑树,飞在空中,不一会儿,来到舟山北面的一大片竹海,溪流从竹林间穿过,月光下闪着晶莹的光气。

      只见一团白色的雾气当中,半掩在竹林中的三间厅房出现在大家面前,一阵阵机杵声从窗户里传出。

      “怎么不进来?还要我老太婆去迎接你们?”

      清脆的声音如同鸟儿啼鸣,竹帘挑动,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她粉面细眉,身形微胖,一头黑发挽着堕马髻,斜插一枚金簪子,汉宫打扮,甚是精神。

  春茵施礼道:“婆婆安好!”

        女孩上前挽住春茵就往厅中走,一边走一边说:“刚听见小钥儿乱叫,天上星儿快让她吵得掉下来了,我就说是来什么客人了,原来是你。”

  她忽然扭头望望胤珏说:“你是谁?莫非是清绝仙子的郎君?”

        她停下脚步,仔细打量胤珏: “不错不错,配得上我们的清绝仙子。”胤珏尴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太和仙子说:“婆婆,他叫胤珏,是春茵新收的徒弟。” 女孩却说:“我看这个小郎君很好,什么徒弟,喜欢就喜欢呗!”

      “婆婆,”春茵打断她的话,手中出现一个黑色漆金食盒:“你看,我给你带了你爱吃的绿豆糕。”

  “啊,还是春茵有心思,云婷从来不知道我爱吃什么。”

  众人进房坐下,苹婆婆也不招待他们,打开食盒拿出一块绿豆糕,美美的吃了一块,说道:“细如凝脂,比起当年宫中的,还要好吃!”

  胤珏坐在那里,百思不解,这个苹婆婆,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人仙初期,颠颠倒倒的,怎么师父与二师伯还如此尊敬她?春茵密语说:“苹婆婆是汉宫宫女,师姐是她从小带大的。”

  苹婆婆是云婷生母许婕妤的侍女,许婕妤生下她就去世了,苹婆婆照顾刘云婷起居,她入山修道,苹婆婆也跟着,是她唯一没有遣散的宫中旧人。刘云婷得道后,将她度化成仙,住在舟山的竹林里,平日里养蚕缫丝,织绢绣花,刘云婷的衣物用品,都出自苹婆婆之手。她不象炭翁那样,太和门下弟子,没有人得过她一丝一线,而她偏偏喜欢春茵,上次去浮玉山,还送了她一个绣枕。

  胤珏心想:“二师伯与师父大不相同,师父像是象牙塔中人,行处尘埃不生,无欲无求,心地纯良,二师伯不忘旧情,仁慈谦和,虽然仙山也在大千世界之外,心中却有天下苍生,是个有担当的人。”

  正在思想,就听苹婆婆说:“你这个小郎君,要对春茵好一些,不要做负心人。”

        胤珏心想:“苹婆婆真的是糊涂了,没听到太和仙子说的话吗!”

  他看看师父也没有着恼,于是也不做声。

  “女孩儿家家的,生来害羞,不知道怎么表白心迹,男人若是粗心大意,那可就苦了她了……”

  苹婆婆继续唠叨着,几个人都不声响,她唠叨一会儿,看着胤珏说:“我上次去浮玉山,你还没入清绝门下吧?”

  “是啊,那会儿我还是西湖龙君。”

  “西湖龙君?那可是个不好当的差事,”苹婆婆又拿了一块绿豆糕,边吃边说:“西湖三足鼎倒扣着一只黑鱼精,一只白蛇精,他们经常在鼎里打架,你知道不?”

  胤珏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黑鱼精和白蛇精他都知道,可没听说过它们一起镇着,那分明是差了好几个朝代的事。

  太和仙子说:“婆婆,胤珏年少,怎知道这些事情。”

  苹婆婆点点头,自言自语说: “嗯,这些陈年旧事,他不会知道。” 说罢打开座塌旁一个案几的暗格,拿出一个鸡蛋大的水晶球,递给胤珏说:“绿豆糕真好吃,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个水晶球送给你玩。”

  刘云婷与春茵对视了一下,看来苹婆婆很喜欢胤珏,竟然把把这个宝物送给他。

   他接过水晶球,谢过她,向师父投过去疑问的一瞥。春茵微微了点头。他刚刚在想,苹婆婆应该是个没有时间概念、你我不分的人,她的世界,是一个平面,事物没有双面,只有一面。

  世间修习之人,在修炼心性的过程中,会经过“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阶段,极易走火入魔,也容易修出绝世功夫,洞悉常人察觉不到的秘密。苹婆婆就是如此。在她的眼中,世间不过是一幅山水画,从海角到天涯,只有一步之遥,黑山火海,不过是平地的颜色差异。

  她见胤珏收了水晶球,说:“这个水晶球,名叫缩地招魂丸,你想招谁就招谁来,你试一试?”

  胤珏说:“怎么试?”

  “你把钥儿那个疯丫头招来,想着她就行。”

  胤珏脑海中浮现小钥儿的形象,只见水晶球中显现出桑园琉璃殿,小钥儿与玄宝宝席地而坐,两个人正在饮酒。

  苹婆婆把水晶球滴溜溜一转,水晶球上空闪现一阵旋转的晶光,小钥儿登时出现在屋里。

  “婆婆,你又调皮了!”小钥儿含笑说到,看来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苹婆婆好像没有看到小钥儿一样,对胤珏继续说:“这样你就可以见到心上人了。”

  胤珏挠挠头,心想这下可糟糕了,一会儿玄宝宝还不知道怎么恼我呢!

        正想着,就见玄宝宝怒气冲冲出现在小钥儿身边,看到她无恙,又见是苹婆婆,哼了一声,晓得又是她在折腾,也不讲话,拉着小钥儿就离开了。


下一章 水母娘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