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好记叙角度,写出动人篇章

作者:郑培忠

画画、摄影需要选择一个最佳的角度,同样的道理,写作,尤其记叙文的写作,也需要写作者选择一个恰当的写作角度。选择恰当的记叙角度,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表达效果。

采用第一人称的记叙角度,分三种情况:

一是以事件主事者的口吻来记叙。作者在文章里以“我”的身份直接出现,记叙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是主人公。如鲁迅的小说《社戏》,作者以“我”的身份出现在小说中,向读者讲述了“我”小时候看戏的特殊经历,表达了“我”对童年时期快乐生活的怀念。这样的记叙,便于作者直接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读起来使人感到真实、亲切、自然。但这种记叙只限于“我”“我们”的所见所闻,不是“我”所亲身经历的事就无法直接记叙,在反映生活的广度和记叙人物的深度上受到一定的限制。

二是以事件参与者的口吻来记叙。作者在文章里以“我”的身份出现,记叙的是主事者的所作所为,而自己只是事件的见证者,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细节看得清清楚,甚至是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如都德《最后一课》,“我”(小弗郎士)见证了韩麦尔先生的爱国主义情怀;鲁迅《孔乙己》中的“我”(小伙计),见证了孔乙己在咸亨酒店的遭遇与命运。采取这样的角度记叙,便于客观冷静地记叙,但无法知晓当事人的心理想法,不能直接抒发当事人的思想感情。

三是以事件的旁观者的口吻来记叙,作者在文章里以“我”的身份出现,“我”不是主事者,不是参与者,只是事件的目击者。如莫泊桑《我的叔叔于勒》让“我”以局外人的身份旁叙,见证了菲利普夫妇的势利贪财以及于勒的可怜可悲。这样的记叙,可以拓展反映生活的广度和记叙人物的深度,但是与当事人有一定的隔膜,只能作客观、冷静的记叙。

第二人称的记叙角度,有两种情况可采用。作者可以把读者置于自己的对面,把读者当作倾诉的对象,如魏巍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就采用了这种记叙角度:“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坐到办公桌前开始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往孩子口里塞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一起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当读者读到这类句子时,会感觉特别地亲切,与作者之间没有丝毫的距离感;作者也可以把读者放在旁观者的位置上,让读者以旁观者的身份面对作者和被写作者,如朱自清的悼念文章《给亡妇》,朱自清在文中称呼过世的妻子为“你”,采用虚拟对话的形式,表达了对妻子的怀念之情,读者就好像一个旁观者见证了朱自清和亡妻的这场对话。

第三人称记叙角度,是指作者以局外人的身份,站在旁观者的立场,用“第三者”的口吻,记叙他人的经历和事情的变化过程。如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在文中鲁迅或直呼刘和珍的名字,称“刘和珍是我的学生”;或使用“她”这一称呼,表达了对刘和珍的沉痛悼念之情。这样的记叙,具有全知的视角,可以对当前发生的事明察秋毫,也可以对以前的事记忆犹新,还可以插叙和补叙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和细节,能比较自由广阔地反映生活。

总之,写作记叙文之前,必须先确定恰当的记叙角度,才能写出动人的文章。

【学生佳作】

一把紫苏

段红霞

曾经有一把紫苏,它开在红尘中,温暖着我。

曾经有一位平凡、平实、温良如紫苏的老人,深深地感动着我。

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她弯着腰,站在一家大商场门前,颤抖的手里,握着几把晾干的紫苏,向来去匆匆的行人兜售。我知道她手里的东西并不值钱,与大商场里的东西相比,无论是外观,还是内涵,都相差甚远。在这个“时髦”社会,有谁愿意花钱买老人手中的“土货“呢?老人的紫苏不好卖啊!

寒假的一天,我又一次经过那家大商场,老人仍然弯着腰,站在商场门前。寒风呼啸,掠过她消瘦的脸庞,让她显得更加苍老。我看着那位老人,佝偻着腰,还是两手拿着晾干的紫苏——每把不过十来根、三寸长,用稻草绑着——低声下气地向行人叫卖。

我停下脚步,很希望她有一次我亲眼目睹的交易。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除了老人嘶哑的叫卖声外,很少有人和她搭讪。我很矛盾。我去怜悯她吗?她不是乞讨,她是在用自己的劳动获取报酬。这时,商场里走出一对母子,母亲抱着哭闹的孩子急匆匆地去赶车,不料钱包掉在地上,正好落在老人的脚下。来来往往的人只顾赶路,谁也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钱包。老人只要弯一下腰,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钱包收入囊中了,可是她没有。她看了看钱包,然后踮起脚尖,看了看刚走过的母子俩。她想张嘴喊,大概是不知道姓名,张着嘴,却没有喊出声。她马上弯下腰,捡起钱包,就急匆匆地追了过去。

“喂,等等。你钱包掉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那位抱着孩子的母亲正要上车,被老人一把拉住,正莫名地想发火,却看见老人手上拿着自己带有独特配饰的钱包,一下明白刚才发生的事。她细细地打量着老人,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老人手上的紫苏上。她打开钱包,取出了100元钱,放在老人的手里。

“大妈,谢谢您。这是我的心意。请您收下。”我以为老人会欣然收下。因为,现在拾金不昧者,不得昧心钱,却要求别人回报的也不在少数。

“不用,你自己收好,赶快上车,车快开了。”

“您不收下,我心里过意不去,说实话像您这样的好人并不多,刚才我差点还——我心情不好,孩子生病了。我……”

“大妹子,孩子没事儿吧。”

“没事儿,孩子就是感冒了,有点发烧。”

“这是紫苏,可以预防感冒,送给你。你赶快回去熬给孩子喝,莫说钱不钱的,孩子要紧。”

“千金难买好心肠!我不但要用紫苏给孩子治病,还要用紫苏教育我的孩子,希望他能记住这一把紫苏的故事。这钱就算给孩子的教育投资吧!”

她接过了老人送给她的那一把紫苏,挥挥手,上了车。那把紫苏,像火炬一样,随着公交车的启动,把温暖传递开来……

老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文章记叙的是发生在闹市中鲜为人知的温暖的一幕,表现了老人的心灵美。“我”是旁观者,“我”没有参与事件,却目睹了事件发生的经过。采取第一人称的视角进行记叙,将闹市中,人们忽视的小人物、小事件和小场面,清晰完整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客观真实地表现了老人的品质。以“我”这个旁观者的口吻来记叙这件事,不仅拓展了记叙的空间,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而且丰富了人物形象。因为“我”是旁观者,“我”对老人进行全程观察,有利于通过场面和细节来凸显老人的美好形象。这样的记叙,聚焦了人物的言行,严密了记叙的起承转合,巧妙地表现了文章的主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