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队“见习生” - 草稿

“你们篮球队被南岗中学血洗啊!”

“我也听说了,56比8,有这回事儿么?”

“你俩得分了么?”

陈飞和郭梦围着杨淘、冯满问个不停,脸上带着满满的嘲弄语气。

昨天和南岗中学进行了一场友谊赛,作为新生的杨淘和冯满没有获得上场机会,但陈、郭两人的提问引来了许多的“吃瓜群众”。看着周围的同学越聚越多,杨淘竟然产生了多少得说两句的责任感,在这份责任感的驱使下,他把作业往桌洞里一塞,一屁股坐上了课桌:“列位,不瞒你们说,昨天我们和南岗中学那场厮杀真的是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我们学校……”

“被吊打啦,56比8,还昏天黑地,是你们被打得两眼一抹黑吧,日月无光,是脸面丢光!”杨杏最见不得哥哥吹牛,一句话就把他堵了回去。

“那不是我没上场吗?”杨淘白了妹妹一眼,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对马教练的安排,杨淘是颇不服气的:凭什么新生就得见习一个月不能上场?从五年级开始他就已经是校队的核心后卫,还随队获得了区冠军,球场上的局势,还能有什么看不明白的。

第二天,杨淘和冯满又跟着南阳中学的校篮球队前往星洲中学,刚进球场,就看到了满头大汗的王鑫,王鑫和杨淘是小学队友,在校队里司职中锋,身高足有一米八五,体型宽大,是个篮板怪兽。他也看到了杨淘,老远就挥手:“淘哥,好久不见啊?”

“瞎扯,前几天还一起打球呢!”杨淘大喇喇地走过去击掌。

“额,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听说你们被南岗虐得很惨?”

“哎,快别提了。”虽然没上场,但一提这件事,还是让杨淘很没面子。

“不能够啊,肯定是你放水了吧!”王鑫对杨淘的实力还是很清楚的。

“哪是放水?简直泄洪了,教练就没让我上。”

王鑫还想说点什么,就听到星洲教练在喊他的名字:“淘哥,教练喊我,打完再聊哈!”

双方热身结束后,首发球员悉数上场,让杨淘无法接受的是,王鑫竟然站上了跳球的位置,还朝着他看了两眼。昔日的队友已经是校队先发了,而自己连球都打不上,只能“见习”,说出去实在是件颜面扫地的事情。

中场休息,对方已经连得二十多分,而南阳的投篮总是被篮筐拒之门外,一分未得,坐在场下的几位新人如坐针毡,马教练眯着眼睛,倒是破不在意。

“马教练,比分拉开后,能让我上场么?”杨淘小心翼翼地哀求着道。

“不能,见习期一个月,每个队员都一样。”马教练素以不通情理著称,这次也不例外。

眼看着比分拉到了30比2,杨淘再也坐不住了:“马教练,就我们队打成那样,有什么好见习的,见习怎么输吗?”

“给我坐下。”教练厉声吼道,“带你来,是让你看看对面怎么赢的。”

一句话说得队员们哭笑不得,这个马教练简直搞笑。

“南岗和星洲是我们区中学生篮球赛的前两名,我们和他们打本来就毫无胜算,你们要好好看冠军球队是怎么打球的。”

几个新人仍不服气,但看到马教练凶悍的样子,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般,杨淘干脆死了上场的心,静下心来,仔细关注场上的变化。只见王鑫抢到篮板就用力前甩,对么的3号后卫飞快地往前冲,同时伸手一拨,电光火石之间就把球打到了篮板上,篮球打到板上反弹到跟进的球员手里,轻松放篮,整个过程不到7秒就已经完成了。

“NBA速度啊!”杨淘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要知道在小学里,杨淘也是以快著称的,能凭速度让他折服的球员并不多。

比赛最终以毫无悬念的70比8结束,李明、马文、朱若、秦风和单书五位主力垂着脑袋坐在场边,虽然输多赢少,但沮丧的姿态还是要做足的,光看表情还以为他们是1分惜败呢。

“别沮丧,再输几场就习惯了!”杨淘原本只想活跃下气氛,却换来了队友们的“死亡之瞪”,只好悻悻然走开了。

“淘哥,原以为你是南阳的秘密武器,等半天也没让你上啊!”王鑫哪壶不开提哪壶,惹得杨淘有些不爽,一脚把场边的篮球剔出老远,刚想转身,突然想起来了:“三金,你们那个控球后卫挺会打的,几年级啊?”“三金”是王鑫的昵称。

王鑫听了一挑眉:“厉害吧,那可是初三的学长,之前可是星洲的顶梁柱。”

“之前?现在换谁了?”杨淘没反应过来。

“还能是谁,我呗!”王鑫故意秀起了手臂上的肌肉。

“给我滚!”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打完比赛回家时已经七点了,杨淘一推门就看到餐桌上摆满了菜,中间放了一个蛋糕,虽然只剩一小块,但上面写着“儿子生日快乐”,一股暖意瞬间从杨淘心里升腾上来:“到底还是家人好啊!”他环视四周,猜测着爸爸妈妈和杨杏会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给自己一个惊喜,难得过个生日,总得收点礼物才算圆满吧!

冰箱上贴着一张留言条,是妹妹的笔迹:

淘子,本想等你一起过生日的,但你回来得太晚啦,我和叔叔婶婶出去看音乐喷泉了,吃完饭记得洗碗哦!老哥辛苦啦!

“世态炎凉啊!”杨淘叹了一声苦气,菜微凉,好在饭是温的,加上九月的天气也不算冷,只好凑合着吃了。杨杏是杨淘的堂妹,父母出国了,就长期寄居到了叔叔婶婶家,杨淘的爸妈一直都喜欢女孩,以前杨淘的生活还算滋润,现在家里多了这个乖巧漂亮的女孩,差点被宠上天,杨淘的家庭地位一落千丈,一下子从第三掉到了第五——第一自然是小公主杨杏,第二是杨淘的妈妈,第三是杨杏带来的小狗包小白,第四是杨淘的爸爸杨柳,第五就是杨淘了。

杨杏他们回来的时候杨淘正在洗碗,他回身看了一眼兴致勃勃的三个人,一阵凄凉涌上心头,杨爸爸推了推眼镜搭在杨淘肩上:“你们看我们杨家的好儿子,多能干!”

“哥哥最棒!”杨杏手举着炫彩棒挥舞起来,她一直都觉得杨淘还是挺优秀的,成绩全班前列,打球也帅气,除了爱吹牛和偶尔冒点傻气外,简直完美。

“得!寿星洗碗,你们出去赏灯,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这碗洗得绝对值,看这是什么?”杨妈妈神秘兮兮地掏出了一个纸盒。

杨淘打开一看:“天哪!库里的签名球鞋!”这鞋可不便宜,杨淘在专卖店看了好几回,到现在也没攒够买鞋的钱。

“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也是至理名言。


区中学生联赛即将开始了,今天是南阳的最后一场热身赛,球队的先发前锋马文发烧请假一天,晨训时,马教练指着隔壁班的钱锋说:“今天马文不在,你做好上场准备!”

杨淘听了差点把刚喝的水吐出来,同样是新生钱锋咋就能上,好不容易取得的心理平衡一下子被打破了,他原以为自己才是那个救火队员,气得后槽牙都快咬裂了,暗骂老马“有眼无珠”,又说钱锋打球一无是处。后一句遭到了班级女生的集体炮轰,钱锋长相帅气、打扮入时,在女生群体中有着不错的群众基础,大家纷纷批评杨淘是因妒生恨,还在杨淘好汉不吃眼前亏,对着冯满悄悄嘀咕了一句:“绣花枕头一包草”。

论长相,钱锋确实算得上“绣花”,可人家绝不是一个包草,放学以后,新野中学的队员陆续走进了南阳体育馆,李明虽然打中锋,但身高也就一米七八,几场比赛下来跳球从来没有赢过,热身结束之后,钱锋搭着李明的肩膀商量了好一会儿,两人竟然交换了站位,钱锋走到中圈,代替李明跳球。钱锋高高跃起,在对面中锋指尖上将球回拨,球带着回旋汪后飞去,钱锋看都不看,全力冲往对方篮下,李明手刚接到球,就像扔炮弹一样把球往前砸去,球来得疾,但钱锋更快,大跨一步跳起,用了一个排球中的垫球动作,双手把球垫进了球框。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马教练原本准备批评他们自作主张的,看到球进了,就强咽下半截话,转过身来向队员们说:“打篮球,就是要变通!”说话的语气,好像那战术是他布置的一样。半场结束,双方达成了27平,钱锋一个人就拿了25分,他气喘吁吁地坐在板凳上,队友看到钱锋往篮下的冲击能力特别强,每个球都往他手里送,也不管是不是空位,有好几次钱锋都是碾着防守人上篮,超强的腰腹力量把杨淘都看愣了,到后来对方五个人都去围夹钱锋,钱锋把球传出来,单书的空篮也没上进。

看着风头都被钱锋这小子抢了,杨淘挺不服气,但他确实有实力,就把怨气撒到了单输身上。轻轻对旁边的冯满说:“单书、单书,他上就输,还不如让我上呢!”

话音刚落,单书在冲抢篮板的时候落地不稳,痛苦倒地,他紧紧地抱着膝盖,发出“嘶嘶”的声音,整个替补席都围了上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