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花对紫薇郎

紫薇花对紫薇郎_第1张图片

礼杰刚毕业,在广州东峻广场上班。

办公楼前面种了一排紫薇,儿童节刚过,紫薇花沸沸扬扬的冒出来,远望是一面紫色矮墙,像极老家。

礼杰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按时上下班,工作不懂时,虚心向老同事请教。有几位年纪稍大的女同事,喜欢逗礼杰,一次说要帮他张罗女朋友,礼杰只好笑笑作罢,心却停滞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礼杰早早来到公交车站,较空的140路过去两辆,他都没有上车。终于,他挤上了最挤的一辆140。

“滴”,羊城通响后,礼杰跟着前面一个人,挤到车厢后边。大部分人都集中在公交车中部和前部,后边能站的空间小,一般人不多。

礼杰微躬着身体,手握住公交车的横栏。她手臂下站着一个女孩子,手紧紧的握住旁边座位的靠背。头发乌黑,皮肤粉白,白色短袖,浅蓝牛仔裤,穿一双水蓝色绣花图案凉拖鞋。

礼杰看出她鞋子是新的。

公交车拐弯时,礼杰怕她歪倒,注意她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已经做好扶一把的准备,还好她抓靠背抓得够紧。

旁边两位乘客下车,礼杰用身子挡了挡后边的人,让女孩子先进去坐里面,自己坐外边。

女孩子把包放在膝盖上,坐的笔直。礼杰转头看她时,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礼杰顺势问道:

“请问现在几点拉?”

女孩子望了他一眼,笑答:

“8:30分”

礼杰又问:

“那你在哪个站下车啊?”

女孩子脸微微发红,坐得更笔直拉。手紧紧揽住包,望了他一眼,说出一个站名。

礼杰唇边带着一抹笑意,甚至是有点得逞的笑。

公交车报出到达站名后,礼杰先站起来,看着女孩,下巴往下车口方向探了一探,女孩背起包,乖乖得跟在礼杰身后,任由礼杰扩出一条下车通道。

“我也在着附近上班奥。”

“恩”

礼杰从包里拿出便签纸和笔,问女孩

“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

旁边的紫薇花映照着女孩子的脸,一片绯红,黄色的便签纸上,一组黑色号码,稍微有些凌乱。

礼杰回到公司,大姐们热情的招呼他。他笑了一下,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把便签上号码一个一个摁在手机里,生怕错了一个数字。今天的图画的特别快,CAD也特别好用。

下班走出大楼,夕阳下的紫薇花,蒙上一层黄色,特别好看。

晚饭后,礼杰拿起手机,关上房门,拨通了这个已经牢记于心的号码。

对面一声“你好”

然后就是沉默

礼杰说:“是我”

对面“哦”了一声,又一阵沉默。

............

礼杰挂上电话时,只记得自己最后一句话是,“明天一起坐车。”

随后每个工作日早上,礼杰都能准时在站台等到女孩。

每天一起上班,偶尔一起下班,晚上打电话聊天,日子就这么过了一个夏天。

这日,礼杰回到公司,财务大姐走过来,跟他说,下周公司要搬到珠江新城,礼杰呆了一下,今天的图都觉得难画些。

第二天,公交车挤过平时,礼杰伸长胳膊,把他俩的卡滴完,拉着女孩的手往后门跑去,女孩胳膊僵直着,被他拉着跑到后门。

礼杰上车帮她挤出一个空位,胳膊拉着横杆,把女孩子护在两个胳膊中间。

他低下头,悄悄的和女孩说:

“我们公司要搬走拉!”

女孩昂起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楞了一下。

“奥。”

一路无话。

下车时,女孩往公司方向走去,礼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没有回头。

旁边的紫薇花只有仅存的几朵,零落的散在枝头,风来便晃一晃。

礼杰搬到新公司,老板请同事们唱K,庆祝乔迁之喜。

礼杰是新人,这种场合自然不能怯场,走了一轮,人有些头晕,心也有些闷。

喝了一杯矿泉水休息一下,礼杰拿起电话,拨通。

对面“喂”的一声,让几天没听过这声音的礼杰,觉得陌生又熟悉。

礼杰低着声音说:“你能出来一下吗?”

旁边噪杂的声音,快把礼杰声音淹没。

对面说:“太晚拉,不去拉。”

礼杰挂掉电话后,心更闷拉。

第二天是周六,礼杰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什么时候喝完第二轮,怎么回家,他已经完全不记得,只觉得头疼。

他拿起手机,拨通电话,铃声是以“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结束。礼杰抱着手机,又躺回床上。

咪了一会,手机一直没响,他再打时,“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礼杰狠狠得把自己砸在床上。

手机里的这个号码,再也没有响过。

END

第39篇

后记:这是一个女朋友的故事,她给我简单的手稿,我以男方的角度写出这篇文,其实最后女孩子手机被偷。

你可能感兴趣的